line-s
11.06

老板娘。”

一聲小而弱的呼喚戰戰兢兢在寬大卻無物的辦公室內傳出,靜靜回響漸漸埋沒。孤寂無助。


這里是馳名餅界的大龍頭,『家好月圓』那強硬老板娘的房間。那位鐵人紅的事業代表地。此時此刻與穿著鮮紅大衣的主人一道迎接黃昏的落下,太陽下山了。


一位看似忠心耿耿的老職員站在門口處,望望背對住他的殷紅。猶豫徘徊很久,見對方仍不轉回頭看他一眼才百般為難那樣開口:“紅姐,您現在打算如何?”


什么打算如何。”一直瞭望窗外的殷紅冷冷轉過去,蒼白無血色的臉陰沉冷酷。很是嚇人。『家好月圓』有什么問題?你想說什么?”


。。。”那職員聽,深深搖頭嘆氣。他將一封信放到已擺滿同樣白色信封的桌面上。轉頭離開,他卻不忘盡最后義務與殷紅說一聲。“老板娘,你在銅鑼灣的最后一家店也與剛剛打電話來宣告求助了。”


啪嚓,門關上。世界再次回到過于無人聲的可悲畫面內。一直不笑的殷紅此時露出一抹譏笑。


她知道,這是第26家分店與他尋求幫助。



章十七


真的就是所謂地,風水輪流轉。――


哇哇哇。”

口咬薯片的阿月快速將電視的音量扭大,往后大喊:“新聞又再說那女人了。JO鮑,荷媽。”


本聚集在飯堂拿住空飯碗脫線打鬧的甘家上下,爭先恐后到客廳一屁股坐下。包括洗碗的荷媽,臉上小丑鼻子還沒脫掉的JO鮑,就連乖乖仔的甘永好也放下手上收盤的舉動走到客廳那。新聞現在正大刺刺播放出家好月圓的閃亮版面,加上一行大大的白色字幕;


--『根據家好月圓對外發表的內容,表示事件發生的原因仍沒明白。他們也不排除是有人從中作梗。』--


畫面一轉,來到了醫院。食物中毒者們留院治療的地方。電視臺記者正采訪病患家屬。是一張張傷心摻雜憤怒不爽的臉。是得理不饒人的表情。甘永好居然這么覺得。


--『面對病患的全醫療費,家好月圓代表表示會全權負責。但病患家人們卻說不排除正途控告搬上法庭追究到底。』--


。。。這里沒有提到衛生局方面的控訴。”甘家大兒子,甘永家推推墨黑眼眶接話。“今早報紙說,『家好月圓』貌似已收到衛生局發出的警告信。里面貌似是控告與過堂。少說賠償費什么東西加起來,為數不少。加上醫療賠償,粗略估計大概也要兩三家分店的資金才行。”


全部人張嘴嘩然。雖然他們知道事情很嚴重。但也是必須真的擺在眼前才煥然察覺到真實性。單單聽到剛剛提及的錢數字,在他們心里已是所謂的天價了。


不止。”阿月很快接下話。“那些八卦雜志說什么、說『家好月圓』里面現在是亂七八糟的。每天都在吵,還說什么全部都是內鬼,收了錢要這么做。說紅姨得罪了什么人所以那人這樣對她。最后還大字寫會繼續幫我們追蹤下去。真小人。”


那你又看?”阿卡白她一眼。就是有她這種人,那些八卦雜志才能那么橫行吧?

你說什么?!嚇?”阿月粗魯地賞他一拳。阿卡痛苦呻吟了一聲。


他們嘻哈淡笑了一會后,繼續專注在新聞上。


--『家好月圓代表人說,現時制作過程已進一步得到衛生局確保沒問題。顧客們大可放心繼續購買食用。』--


--『但在我們眼前的家好月圓總行,平時很多人的中午,已經很明顯看得出光顧的客人人數急速下降。面對種種問題接二連三發生,真的很讓人擔心;這家馳名已久的餅店,會否仍撐得住。』--。。。


關于家好月圓的相關報導,到此為止。


守在電視前看完了的甘家上下,聽到最后記者的那道疑問。他們都說不出話來。


是的,他們討厭紅姨。但他們不憎恨她。

他們被荷媽教育得很好,他們不會憎恨任何人。即使對方對待他們是多么無情、多么冷酷。


即使對方將歡樂自甘家奪走,讓眼淚停留在甘家。不斷數落、鄙視、譏笑、毆打,甚至給予沉重傷害。但他們不憎恨,他們全部都只會討厭紅姨。


所以現在看到紅姨落得如此下場。沒有人會幸災樂禍。他們只會很乖巧沉默不作一聲。


其實多虧這件事,外面八卦記者們都沒怎么騷擾我們了。”阿中率先打破沉默發言。“發生這種事,真的不知道好事還是壞事。”


細媽現在不知如何了呢。”阿圓難過。對方多么不是,終究也相處了那么多年。那句稱號,他還是改不了。“不知現在『家好月圓』怎樣了。”


JO鮑抬頭望望一直都盡心盡力在生意上的阿圓,感慨。“雖然已決定將整盤生意交給那女人,但是眼見『家好月圓』落得如此下場,還是免不了覺得很難過。。。”他拍拍那兒子。


你也不要太難過了。事情應該還有能挽留的地步,如果真的不行。我變賣掉手上的股份換錢給她也行的!”不要忘了JO鮑手上還分得『家好月圓』的20%股份呢。那些都能換錢啊!


啊。。。JO鮑啊。不是我想打擊你。”阿卡抓抓頭說到。“家好月圓現在這樣,還有人敢買他的股份嗎?”這與丟進咸水海有何分別?!

。。。”全部人啞然。


一直很安靜在一邊凝聽的甘永好,自新聞上的字幕、記者的說話、家人的旁言開始,干凈清秀的臉上就越加帶著隱約的不安與確實的猜疑。


這等一發不可收拾的事情發展,還有解決辦法。都讓他越加感受到寒意。他覺得,自己貌似曾在那聽過、或看過類似的故事。是所謂的商場伎倆。你欺我詐,勢必將你打得永不得翻身。


商場上的你欺我詐,根本是世界上最陰險的武器。

這是某人的口頭禪。


甘永好想了想,越加不妥。他拉拉甘永家衣袖。“阿卡,我問你。”

甘永好下意識壓低聲提問。“如果,我只是說如果。不用在上市公司的內部股份。是只能授權給別人,還是也能用于買賣交易?”


有。能變賣的啊。”阿卡一臉困惑管家仔怎么會問這種問題。“這世界上很多東西都能用錢買到的。管家仔。更何況是商界里面。不過如果如家好月圓這等家族祖業的生意,內股應該不值錢吧?”


餅家賺得利潤回饋實在太慢了,加上現在這事情。如有錢倒不如買其他公司更實際。只要是商人都這么想的。


听到这,甘永好莫名覺得有些冷。內心有一把聲音,是確認的低語。感觉就是现实。


他摸出自己褲袋內的手機,按了按。在一個名字上停下。他想了又想,念了又念。最終有所決定。


不管是問意見、還是質問。怎么都好,去見他一面吧?――


『家好月圓』餅家生意此時此刻可說是一落千丈。

沒上市經營,沒其他董事撐腰的『家好月圓』沒其他途徑的流動資金。


一直以來都是單純的買餅與賣餅的單一基本線內獲取利潤。現在,餅賣不出去了。沒了利潤加上還需支付入院了的病患們的醫療費。能用來應急的錢已等將近耗光,要怎么辦?


面對急速下滑了的實況業績表,鐵娘子的殷紅知道,現在是最危險的狀況了。她很清楚明白。現況的『家好月圓』會就此倒閉還是卷土重來,都必須有人給一筆為數不少的資金協助才行。


選擇放棄還是堅持,都必須這么做。情況不允許到她有其他選項。錢就是這么有用而萬能。她一直都這么認為,擁有最多錢的就是最大贏家。她可就是這么贏了那女人的。確確實實的。


那現在呢?


殷紅點點自己的唇,咬。要有錢,最快的辦法就是變賣一些股份去換取。這是最實際做法。但這么做會很冒險。她的雙眼變得尖銳,填滿了妒忌。誰人能知道買者會不會是那賤女人的手下?現在這么大出戲,怕也是那白癡家的人搞出來的大龍鳳。哈!


摸摸自己手上的戒指。她笑開,笑得很是開心。“敢與我殷紅斗?。。。” 


天真!

她可是擁有掌控現狀能力的女人。與你們這群垃圾是不一樣的。


與那些吵吵鬧鬧的人不同。她不會被任何東西搞垮掉。首先現在要做地,是穩固了家好月圓。


用自己手上的股份,還有那男人的股份。。。


阿紅。”男人一步步靠近,手上還拿著一袋公文夾。“已經全部都幫你搞定完了。”

你來的正好。”殷紅將桌上全部的辭職信一一撕掉,碎紙花散落地面。“再幫我做一件事。記得,必須秘密進行。”


悉聽尊便。”男人聽,雙手插褲笑著回應。



那是一抹高深莫測的丑陋笑臉。――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