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1.05

現在在『家好月圓』小小店面內的全部人,不管是顧客還是店員。不管是甘永好還是荷媽。他們都很有默契地停下手上的全部工作,目不轉睛注視著小小電視銀幕里的一段新聞播報。

--『馳名專售道地香港風味月餅喜餅的連鎖餅家;家好月圓,於昨天開始陸續傳出食品

不衛生導致購買的顧客們相續中毒入院的消息。』--


畫面上是一幕幕讓人看得心寒的病者,滿臉痛苦表情被推進醫院。


電視前的顧客們,無不偷瞄荷媽與店內的糕餅。細細低語,懷疑又擔心。懷疑這家也不感覺擔心自己也會中毒。甘永好留意到客人們的臉色,困擾。他再望望荷媽,他感覺有些難過。


--『根據家好月圓董事層方面的說明,他們不排除有人惡意或故意這么做。


觀望最近外界陸續傳出的內部糾紛、管理層大牽動。看來還真的不是所謂的空穴來風。而到底是什么人所為,暫仍是未知指數。』--


聽到這,本還打算安慰荷媽的甘永好,不禁瞪大自己那明亮的雙眼。


其實,他從來就不是個愚笨的人。――


章十六


下一步嘛,我看就能打心理戰了吧? ――


堆滿了采訪記者的『家好月圓』總店,365天都如常營業的餅店此時是難得地閉門大吉。

里面的前臺、廚房、辦公室空無一人。只有最里面的董事室,有一抹身影。那是餅店的最高負責人。是破壞了甘家的女人。


媽的!” 將桌面上的全部東西都掃落地面。那帶滿鉆石戒指修長手指,此時是死死握緊拳頭。鮮紅的指甲深陷血肉內,力道之大,簡直快能捏出血跡。


背叛、背叛、背叛!!”將液晶電腦銀幕很狠丟落地面。“全部都不中用!都是垃圾!廢材!”


什么是不明所以!什么叫不知原因!一向相安無事的制作過程為何現在才出現問題?而且到現負責人們都不知問題何在!這是怎么回事!红咬牙切齒。在現在要很狠制裁那臭女人與那賤男的時候,何以會出現這問題!


是誰說的謊,是誰招的搖。


『那個內部糾紛,是不是指前陣子甘老太太突然跑來,隨即甘永家兩個兒子前來的那時啊?』

『還是其實是指,老板娘的前夫他加入的事?』

『那么不就像是說圓少爺沖進房的事嗎?』


『最近家好月圓真的太亂七八糟了,會不會這就是原因?所以被人趁虛而入了?』

趁虛而入?

『不過這小小的餅家公司,何人會有這意圖啊?而且老板娘不是有最大股份嗎?真的很讓人搞不懂對方的意圖!』

『感覺就是在被人耍著玩嘛!』


濃妝艷抹的臉此刻很是扭曲。她歇斯底里地拿起筆筒丟去玻璃那。玻璃即爆裂,粉碎散開。

我是做了什么!”她大聲轟出這句。“全世界的人都在與我作對!那女人!甚至那全家白癡的人!” 


簡直就是礙眼!

趁虛而入?耍著玩?耍她這個鐵人紅?好啊!很大的膽子啊!


我倒看看誰人有本子能與她這鐵娘子斗!


你就是如此天真。――


嘟嘟、嘟嘟、嘟嘟------怎么也得不到回應的電話聲響,甘永好皺眉關上手機。


奇怪?他是在忙嗎?平常都挺快就會接電話的。尤其他們開始拍拖,這更是明顯。


因為這是聯絡對方的唯一途徑。所以他們兩人自認很有默契地將電話看得挺重的。不過很快地,背后那一群嘰里呱啦的三姑六婆的吵雜聲,讓他很快忘記這疑問。


哎呀。你們賣的餅會不會不干凈的啊?”

家好月圓是不是也包括你們這家?!”

會不會吃死人的?!”

你們怎么還在開店的?!太危險了!”


隨著話題內容越加不堪入耳、越加難聽。聽得甘永好慌張地走進人群內的荷媽身邊,擔心母親正難過。只見荷媽還是很冷靜地笑著解釋:不要緊,我們與大公司那種經過很多人用機器打出來的餅不同,大可放心吧。


處理成熟,穩重大方。這就是甘永好他的母親。現名『荷媽餅家』的靈魂人物。全部人聽到,都沒由來的安下忐忑不安的心。那緊張兮兮的氣氛很快化解掉;


哎喲,荷媽。幸好你們將那招牌換下了。不然現在也在倒霉啦。”

不過,惡人自有惡人報啊,那女人也真是最有應得哪。”

是啊,真的太大快人心了呢。天收啦。”


不過報紙不是說,他們懷疑是有人故意弄得嗎?”

你們說啊,到底會是誰呢?”

會不會是幫荷媽你們的人啊。。。哈哈哈。”


荷媽慈愛笑起。別人的麻煩事我們最好不要說太多。免得被人說我們在說閑話,一不小心又被狗仔隊們曲解了她的意思。變得貌似是他那么神通廣大去弄他們就不好啦。全部聽聞,頓然哄堂大笑。


甘永好想了想。王啟杰是個不止在香港,就連國外也包括在內的五星級酒店財團CEO。他是個頭腦精明,又貨真價值的有錢太子爺。所以,他應該。。。不會這么做吧?


--『根據家好月圓董事層方面的說明,他們不排除是有人惡意或故意這么做。』--

--『會不會是幫荷媽你們的人啊。。。哈哈哈。』--


他應該不會無聊到,打擊一家完全沒好處或利益的小餅家公司吧?嗯。沒錯吧?他自我安慰,卻完全說服不了自己的感覺。


啟杰?!


其實,明眼人都已看得出來了吧。

 

丟開礙手礙腳的深藍西裝外套,王啟杰大力拉松脖子上的條紋領帶。他剛剛為酒店去了趟上流社會鋪設的酒會。真是笑崩了自己的臉。


見鬼麻煩的裝束。他想。如果不是自己身份的關系。他還真不爽自己打扮成這樣。麻煩死了。回到酒店內的私人辦公室,他瞄瞄已在偏廳內等候多時的一人。


對方是個40多歲了的中年人。穿著簡陋老套的舊西裝,戰戰兢兢坐在那忐忑不安著。


他看來很不習慣過于奢華的世界。王啟杰望望房外的秘書,揮手示意不能干預也不準讓人進來。不然明天不用來上班。秘書聽到,點點頭很快即拿起電話下旨去,順勢幫自己的上司重重關上門。


嚓啦。


王啟杰快步走過對方身邊,來到桌面,漫不經心地提問。“事情進行得如何?”

很順利。”對方回答。“王先生你看今天的報紙與電視新聞報導不是就清楚明白了?”


呵。。。王啟杰笑開,帥氣瀟灑。“還不夠啊。與我說得效果,明顯還不夠不是嗎?”


他只要成果。要真實又明顯的結果。不然一切過程都是不值得炫耀或高興的。何況也就開始。


對方聽到,抓頭。“我明白。我會繼續。我只是來將一部分的資料給你而已。王先生。”


王啟杰接過,打開。是一部分的內部股份分配。他笑了,是很滿足的笑容。


對于那個名红的女人是如何在官事上與甘太祖平分了內部股份還不打算放過,演變成現在每天幾乎上八卦新聞雜志封面的手段。他自問還挺了解這游戲是能如何玩的哦?


人類丑陋性格方面的一面。他可是見多了。尤其地多。不管是面對背負的、還是所謂的出發點。他與她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所以她,根本沒能力與他較勁。怕到現在此刻,那女人仍還不知道,將她的家好月圓弄得一團亂的幕后黑手是誰吧?!


將文件收好,放下。王啟杰終于肯認真看著對方一眼了。


你應該知道下一步怎么做吧?”

是”

 

給我將那傷害到他的女人狠狠拉下來!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