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1.04
陳鍵鋒與鐘嘉欣與林峯

主要以正文《CLOWN NIGH小丑之夜》內的他們感情為主線。
需申明,故事背景架空英式西化。請將小丑之夜當成他們幾位小生飾演的連續劇小說看待。

血腥!慎入!

作者. 念兒 (別名:isabel)敬上
============================

紅心國的可怕皇后,是個勢力強大的女人。
國王畏懼她,男人害怕她。

而她的口頭禪是;
「Cut Off  His Head! (斬了他的頭!)」

 

CLOWN NIGHT小丑之夜 番外三 之 QUEEN

 
“出世了!出世了!”

鮮紅如嬌艷紅唇的顆顆紅寶石,圍繞黃金天使雕刻的美麗寶座。是女王的位置。

“我們最寶貝的女兒,世界上最可愛的孩子終于出世了!”

一塊塊黃金一顆顆寶石,透明雪白的珍珠雕刻上偉大英國貞潔女王的金幣。恒久不變的鉆石裝上身份地位的象征皇冠。一件件奢侈又華貴的寶物,團團圍繞著還未睜開眼看過這世界一眼的她身邊。水晶,翡翠,瑪瑙,幾乎淹沒小小身軀的她。

“我的乖女兒,我的好寶貝。。。你是我們鐘家最重要的存在,最要緊的掌上明珠。”

小耳朵一次次聽進的,是從不間斷的歡笑聲。嘻嘻哈哈的,好不快樂。四周都是暖暖又好聞的香味。是非常舒服的感覺,是帶著甜甜圈的香甜美味。

“我的乖女兒,我的好寶貝。。。”


你是我們最重要的存在,是我們最要緊的掌上明珠。
我們鐘家血脈的最后續承人,我們鐘家最厲害的后裔。


可貴的你的名字,就叫
LINDA(美麗可愛的意思)吧!

“LINDA小姐的茶會快開始了。快開始了,快開始了。。。一場永不會結束的瘋狂茶會--”

穿著一身長白袍黑裙的眾女仆們高歌唱著,套在雙腳上的鐵鎖鏈同時發出刺耳的碰撞聲。

雙手捧著一大盤精致布丁,七彩繽紛各種不同口味的糖果,以及可愛到不行的小茶 具。 動作熟練又不忘禮儀,筆直整齊地往翠綠平原處走去。她們甚至不忘帶上果子裝飾的姜餅,綁著粉紅色繃帶的藍莓果醬。已經好吃的能人流口水的蘋果派。更加不可 能忘記,帶上世界上最大最高的草莓蛋糕。這些都是小姐最愛最喜歡吃的點心,現在是女王最喜歡最喜歡的下茶會時間--。。。


“RAYMOND。”
“嗯?”


下了馬車,靜靜等候仆人的馬國明自林峯身邊走開后,陳鍵鋒才突然出聲。這真讓林峯覺得吃驚。記憶中,對方不喜歡與仆人走得太近的人。這是正確的想法.因為他們是出生在階層特別分明的這時代。對於很多貴族而言,他們連生存著也不應該。

“你這是第幾次見LINDA了?”陳鍵鋒慢條斯理問到,雙手不斷撫摸著刻有惡魔雕刻的懷表。
“耶?”這是什么意思?
對方揚起一抹謎樣的笑臉。

“RAYMOND!SAMMUL!”


一頭隨風飛揚的烏黑黑髮輕輕帶過。聽到兩人名字的他們,很快看向眼前府宅。只見一名穿著漂亮米白色高級洋裝的漂亮女孩,正站在豪華大宅的二樓陽臺上。用她那 只小小的手按住頭上那頂粉紅薔薇帽子,然后蹦蹦跳地舉起自己另一只手拼命揮動,完全不理會身邊辛苦撐傘與為她揮扇的可憐跟班們。


“歡迎,你們終于來了!終于來到我的這座城堡呢!RAYMOND,SAMMUL!”


年幼的鐘嘉欣笑得天真可愛也燦爛,隨即毫不在意地自二樓陽臺處跳下。林峯和馬國明嚇著了,而陳鍵鋒卻是笑開。一眾已經被嚇得尖叫無力崩潰畏懼的女仆以及傭人 們七手八腳伸出自己的雙手企圖接住那小小主人。但一名為了接著她的男下人,更是整個身子完全倒下只為了不讓她受傷。但鐘嘉欣完全沒一絲感激之意,更是用自 己的鞋跟狠狠踩著對方的手指。


“你的手髒死了,居然膽敢用這種沾滿污泥的手碰我。你是在找死嗎?”
“不不,對不起!小姐,我會立刻回去洗干凈雙手!對不起!請原諒!”
“哼。”

一眾仿佛被監禁在紅心國內的可憐人民。這是林峯對那群仆人們的第一感覺。而在他身邊冷眼旁觀的陳鍵鋒冷笑地朝他笑說道;

HER NAME IS “THE QUEE
N OF HEARTS”.

鋪上格子布在大草原,暖暖陽光透過樹上片片枝葉灑落地面。白色天空,真是晴朗的一天。

“SAMMUL,你說這是什么?!”女孩將一杯上面還冒著謎樣泡泡的飲料遞給在旁的陳鍵鋒。“Pumpkin Juice?(南瓜汁?)”對方連看也不用看,直接說了答案就沾著吃。
“哇!那個是我的!可惡的SAMMUL!還來啊!” 女孩嘟嘴。
“。。。”林峯獨自咬著奶油餅干,沉默不語。

如此一個輕松自在的畫面,很難想象他們三人都已經活了至少80年的吸血鬼。

在不叨擾三人的另一邊這么覺得的馬國明,正小心翼翼地將黃金色般的蘋果派切好隨即準備泡茶。英式紅茶,該挺適合吧?想著就立即去準備。雖然他的手已明顯被熱 水燒傷過,但卻沒人看在眼里。可能他們想到,狼人身體那么強壯,那么點小傷也不要緊吧?馬國明也會笑說,是的,不要緊。

“。。。”

鐘嘉欣,陳鍵鋒與林峯。他們三人都是『貴族』。

出生在最古老名門家族內,皆被稱做能力最強續承者的他們。自小就尤其親密。陳家曾說過,林峯出生時本正在庭院玩得很開心的SAMMUL突然無故流淚。而鐘嘉欣誕生之際,SAMMUL與RAYMOND也都確實聽進那小小嬰兒的脆弱哭泣聲。這就是他們三人神奇的關系。自小陪伴林峯長大的馬國明,老早已知曉自己的主人對他們兩人的態度,與對雙親,親戚或是他自己的都很不一樣。感覺比較像同類。

“RAYMOND,RAYMOND?你怎么啦?” 一雙白皙的手在他面前上下揮動,終于將視線回到眼前女孩。察覺自己剛剛失神,林峯迅速揚起一抹笑顏斯文回答我沒事。然后在褲袋內摸出一小袋子。 拉開上面的金絲繃帶,打開。林峯將里面的一塊糖果遞給鐘嘉欣。

“剛剛只是想到一些事。抱歉,是我失態了。所以請你吃這個吧。”
“這是什么?”小公主的鐘嘉欣沒見過。
“很好吃的哦。”林峯笑得更溫柔。

鐘嘉欣明顯很喜歡林峯的這個笑容,她隨之笑得更燦爛。也帶著甜美香道。

“是覺得無聊了是不是?東西不好吃了對不對?!要不要吃點別的?對了對了!有紅酒哦!啊!要不要看馬戲團?!”環抱住林峯的手臂,鐘嘉欣亢奮地不斷說道。

“馬戲團?哪里?”林峯不解。Cirque du Soleil(太陽)馬戲團來了?
“這里就有啊!”

她說完,隨即分別拉著林峯與陳鍵鋒就往米白大屋跑去。而她身后,馬國明身邊那一眾女仆與下人們臉色頓然蒼白。有者更是連手上的托盤與椅子都掉下。

“?”馬國明不解,而陳鍵鋒淡笑不言。

Clumsy circus
(笨拙的馬戲團。)

“哈哈哈哈!再來啊!再來啊!”
“不要!救命啊啊啊!”

喀!鮮血飛灑。

觀眾的陳鍵鋒笑了,笑得非常燦爛。而主人的鐘嘉欣也笑了,她不斷開心鼓掌。但林峯卻笑不出來,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腦海更是一片空白。

“不要!,救命,救命啊!!”

在大屋的表演廳內,他們全部人正在那里,欣賞著所謂的『馬戲團』表演。巨大的舞臺上。有握住數不盡的長刀子或是大木槌的七個蒙面劊子手,正將雙手雙腳都鐵鏈鎖起行動不能的女人們一一殺掉的『表演項目』。

“對不起!小姐!對不起!請原諒!請原諒--!”

這是?林峯難以相信。

之后,舞台上繼續他們的表演。走鋼索、空中飛人、疊羅漢、小丑逗趣,飛刀子陸續上演。走鋼索的女仆被下面的一眾用火槍的獵人們當箭靶不斷射殺變成肉塊掉地。空中飛人,對面的人負責用彎刀將飛人一塊塊切下。疊羅漢,硬生生將人的手腳折斷扭曲掉脖子。每一個都死得凄慘死得恐怖。

跳火圈,馴獸師,街頭雜耍、噴火、踩高蹺。 一個個被硬硬推去表演的仆人們都哭叫救命。之后變成無聲無息的冰冷肉塊。本干凈美麗的白色舞臺變得鮮紅一片。林峯難以相信地看向鐘嘉欣與陳鍵鋒,發現他們都一臉陶醉。尤其是鐘嘉欣,根本已經迷戀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住手啊!他們全部都沒被訓練過!這樣只是死路一條!”他們必死無疑啊!
“所以這才好看哪!”鐘嘉欣回答地理所當然。

什么? 他楞了。

“看人類完好地走完鋼絲哪有什么樂趣可言?!看他們漂亮地馴服了獅子那還有什么好玩?! ” 看著他們飛蛾撲火。看著他們被獅子吃得支離破碎。見著血看到骨,才更雀躍啊。

這女孩--

這時,一名傳出可憐哭聲的笑臉小丑帶著七彩氣球來到。她雙手不斷發抖地將手上那顆氣球遞出。打算獻給自己最可愛的公主殿下。 可惜這小丑選錯了時間靠近。只見小個子的公主毫不留情就將小丑推到在地。

“難看死了。我現在不想看到你!是想要受懲罰是吧?!”

“那樣,就加插一個節目進去!Guillotine(斷頭臺)。”

語閉,聽令而靠近的跟班頓時將小丑抓上舞臺。
紅心女王說斬首!小丑頓然雙眼反白隨即死去。

Cut Off
  His Head! (斬了他的頭!)

這到底是什么世界?仍然還是孩子的林峯不懂。

為什么完全人都遷就甚至畏懼那小女孩?為何遷就畏懼到那女孩已經忘記什么是錯什么是對?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樣根本是不對的?

“她有絕對權力那么做,即使做的都是壞事。”仿佛知道林峯在想什么,陳鍵鋒拍拍手掌不忘說道。“因為這里可是她的紅心國哪。”
“。。。”

高高在上的鐘家,擁有皇室爵位一直背地操控這國土的鐘家。他們沒有做不到的事。

高興,就將鄰居都變成自己的仆人。看不順眼,將學校都變成自己的仆人。惹怒自己,就將那小偷變成自己的仆人。心情不高興或是突然興起,就將路過的人變成自己的玩具。一個接一個地,漸漸形成劃分出來的另一個無形國度。這么一個偏執瘋狂的國家,讓那群嗜血的可憐仆人們,心甘情愿丟棄自尊做牛做馬掙扎著那微乎其微地可能性。只為了本能的那一滴血。

在這片土地上,沒人能左右鐘家一分一毫。

“而且,鐘家在四大家族內,是唯一誕下年輕女性的家族。”陳鍵鋒面不改色繼續說著。

“出生在名門之家,我們就必須嫁娶擁有一樣地位權勢的貴族。所以,你與我家的長輩。才會經常要我們來陪她。” 原因嘛,一直都那么簡單。

希望這位仿佛天上天下為她獨尊的小女孩,下嫁自己。

“所以?”林峯淡淡開口。“你現在是在和我暗示什么?SAMMUL。”

陳鍵鋒瞄瞄林峯,很快笑開。“你誤會了,我對她可沒興趣。” 

我才不似愛麗絲世界里的紅心國國王那般纖弱又沒用。
 

“我早決定了!如果要嫁給你們其中一人的話,我肯定選擇嫁給RAYMOND!”

貌似是聽到剛剛陳鍵鋒與林峯的對話。女孩突然這么說完,隨即整個人往林峯身上撲去。 緊緊地,貌似很開心很高興很愉悅更很卓越那樣。

是的,他對叫林峯的男生一向深有好感。從爸爸媽媽口中聽過無數次。林家是個什么家族,林峯是個怎樣的人物。林家是身份尊貴的存在。很強,而且還很溫柔美麗。這在他們的世界里,是已經很出名的事。而鐘嘉欣喜歡漂亮美麗的東西,她喜歡林峯的臉蛋。而且他的性格也很好。至少比起經常欺負她的SAMMUL,好太多了!這樣的人是她的丈夫,她很滿意。嬌柔的雙唇揚起深深笑意。

可惜林峯他可不滿意啊。

只見他皺起眉,斯文端正的臉填滿為難。靈氣的雙眼看向陳鍵鋒和剛來到這的馬國明。但前者明顯幸災樂禍,而后者卻一臉不明表情。看來是無法指望他們兩只來救他了。林峯深深嘆口氣。思索著該怎么做才好。卻警覺地發現到不知不覺已站回到他身后的馬國明。

對方正拿著他的棕色外套,如常揚起笑意。而手上被燒傷的地方卻仍然紅得刺眼。

那是剛剛,被某人用一壺熱騰騰的紅茶正面潑下的吃疼痕跡。對方那句『你這種下等種族不能進入我的城堡』的沒禮貌話語,他還記得清清楚楚。這么得知,林峯很快將小女孩自自己身上拉開;

“真的很抱歉,LINDA小姐。我從沒考慮過要娶你。”
“什么?”鐘嘉欣懷疑自己聽錯了 。

“家母與父親只叮囑我,需要經常來陪伴小小的妹妹,不要讓年幼失去雙親的可憐的她,覺得無比寂寞。因此我今天才會應邀而來。如果讓LINDA你誤會了的話,我與你道歉。對不起。”

林峯說完,望望馬國明,接過外套自顧自往身上披。這是要走的意思。馬國明覺得驚訝。這近乎冷漠的態度,有些不似林峯的舉動。而在一旁看戲的陳鍵鋒則覺得有趣極了。是的,他是個只要能排除寂寞,怎么都無所謂的人。

“你說什么啊?RAYMOND。”是我啊!因此你怎么可能拒絕?!鐘嘉欣不明白。她的世界從來不存在什么拒絕也沒有所謂的不要。一向如此。不可能有例外。

“你不想娶我嗎?”不可能有例外,這世界一直都是圍繞她旋轉的。
“。。。”

本已經走到出口的林峯停下,他轉回頭。看著鐘嘉欣。

“真的很抱歉,我看我還是直說吧。LINDA小姐。”孩童的林峯舉起馬國明的手,遞出。隨即靜靜說道。“我不喜歡會打傷我『朋友』的人,更不打算讓這種人出現在我最重要的人的身邊。”

“什么?”女孩懷疑自己聽錯了。那個替死鬼是你的什么?
“既然你不允許他踏入你的黃金城堡,那也表示你同樣不被允許進入我的世界。LINDA。”
“你是說,那個骯臟的狼人,比我更重要?!”開什么玩笑!
“。。。被你殺害掉的女仆們也比你重要得多。”林峯冷冷接話。

推開門,繼續離開的步伐。卻不忘丟下一句話。

“至少他們懂得泡茶。”不是嗎?

啪嚓,大門應聲關上。
啊啊,茶會結束了嗎?


“可惡!什么嘛!他算什么啊!”

將鵝毛編織而成的蕾絲枕頭,厚重被子以及漂亮睡衣都徒手撕開隨即丟掉。

整個貼著華貴壁紙的睡房,吊著笨重吊燈的地方,頓然朵朵純白羽毛到處飄動。無視女仆們的失禮尖叫,憑靠墻壁悠哉悠哉的陳鍵鋒漫不經心接過眼前一根。無聊地上下打量一番后,他覺得誒羽毛,還挺像書本上描繪的天使羽翼。

冷笑。天使的羽翼居然和天鵝的羽毛一樣?!那還真低賤。陳鍵鋒將羽毛化成灰燼。

“混帳!他以為他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林家也不就是個愚蠢又無聊的HERMIT(隱者)而已啊!”

刁蠻任性的小公主,將絲綢制成的薄紗窗簾,與懸掛在床邊的大紅床布都狠狠撤下撕成兩半。甚至還將玻璃辛苦雕刻出來的鬧鐘以及音樂盒都橫掃地面。那些都是價值不菲的寶物,如果賣出的話,可能能買幾片土地吧?!陳鍵鋒敬佩地吹著口哨。地面充滿了傷人的玻璃碎片,屢次閃閃發亮。可惜已無價值了呢。

“只懂得鬼鬼祟祟躲在森林深處內,不見人也不想人找到他的怪家族!若不是他們拿著那個東西,若不是他們獨占了那個東西,誰人想要他們還在這礙手礙腳了啊?!”全部人可是恨不得親手埋葬了他們!裝什么清高?!

也就只是礙事的一根刺!

嘛嘛,貌似開始憤怒地說著不該說的話了。陳鍵鋒無奈走過去。


“LINDA小姐,請記得剛剛你說的話已經不是能隨隨便便說出口的東西哦。我還不想告知長老們您犯了大錯。”
“哈!長老們不會遷怒與我的。”鐘嘉欣自信這點。
“是的。因為他們還需要您幫他們生孩子啊。”陳鍵鋒笑著說出滴血般的事實。

“可惜,你的白馬王子已經嫌棄你的丑陋。你無法像你朋友一樣,垂下頭髮就有王子愛你。”

你不是美麗漂亮又楚楚可憐的公主。你只是個心腸丑陋,就連臉也掩飾不下的可怕皇后。皇后在童話故事內,永遠都被孩童丟石頭。

哼。鐘嘉欣揚起一抹冰冷的笑容。她眨眨眼,很快伸出自己的手,朝向陳鍵鋒的位置張開。
“即使沒有纖弱的王子,我也仍有忠烈的騎士愛戀不是嗎?”

聽著,陳鍵鋒抬頭盯著她。稍微想了會,很他快接過那只手,在其手背與手心上落下親吻。

見著乖乖聽從自己命令而行動的陳鍵鋒。鐘嘉欣總算滿意了。是的,一切事情本該如此。

只要她的手伸出,就會有人跑來發誓效忠。手心,手背。臉頰,嘴唇,甚至髮尾與腳趾,都會心甘情愿品嘗。全部人都會臣服她。如果出現了不順心的人的話。多簡單,斬了他的頭就好了啊。那樣,一切就會回復正常了。。。

“可愛的公主殿下,我可不是為了被你選上而欺負你的啊?!”

本以為會是誓言之吻繼續落到右邊臉頰處,但右耳卻突然聽進這番話。而對方的動作,也明顯停下。讓鐘嘉欣不得不抬頭察看。卻見陳鍵鋒繼續在她的耳邊輕輕吐氣說道。按住后腦與肩膀的手,讓她動彈不得。

“公主殿下啊,您還不明白嗎?”
“什么?!”

“我從一開始,就只是為了看你出丑的模樣而一直揚起微笑啊--”

鐘嘉欣瞪大自己的雙眼。

想要你受到屈辱,想要你悔恨難過,甚至想要你憎恨憤怒。這些都是你本該擁有的東西,我綁上最耀眼美麗的鮮紅絲帶送給你。

“一旦想到,你這縮在蛋殼內沒有勇氣看清現實的小小人兒,終于被拋棄被討厭或是被嫌棄。知道自己沒能得到愛也沒人會愛你時,我想,你肯定會變得比笑臉小丑還更好笑的人吧?我只要幻想,就覺得特別開心。我就只是在等,這一刻啊。”

是的,不要給我笑得那么燦爛。你那張精致如洋娃娃的小臉,給我扭曲到崩塌破碎。

“你該不會以為真的會有人愛你吧?!”陳鍵鋒哈哈大笑地離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裝潢華貴漂亮的房間內,只剩下自己的鐘嘉欣仿佛還能聽著對方那絕響天際的笑聲。

GOODBYE
,孤獨又可憐的女王陛下。--

喀嚓。 一刀,給父親。
喀嚓。 一刀,給母親。

將一頭漂亮的黑髮,慢慢用尖銳的水果刀一撮撮剪掉。被喝令不準動的女仆們,就連呼吸也不敢地站在房間外。任由他們的小主人,那個小公主坐在化妝臺上。將某些擁有與她一樣烏黑秀髮的仆人們的頭髮與臉,慢慢一刀一刀地,靜靜刮掉。

被壓在下面的女仆全身發抖,她們的雙眼瞪得大大,眼淚不斷流下。她們親眼看著刀子慢慢在自己的臉上劃掉,見著自己的黑髮連同頭皮被刮掉。他們看著屬于自己的血,那最重要的血。慢慢,一滴一滴地流下--。。。

“不會放過你們。”鐘嘉欣緊咬下唇,不甘心般說道。

已經沾上皮肉和血漿的水果刀,繼續往全新的臉上游動。一具具斷氣了的活玩具,陸續增加著同伴。而在房門外不被允許進去的女仆,終于有人受不了地暈死倒地,或是尖叫逃開。而房內的鐘嘉欣,已經無動于衷了。

“不會放過你們的,不會這么簡單就原諒你們。”要你們得到百倍的報應,要你們品嘗比割喉斷骨更痛的沉重傷害。透明珍珠擦過緊咬著的雙唇,那雙碧藍雙眼填滿憤怒憎恨,以及悲傷。

你們該是這世上,最不能違抗我的人。

她的出生,兩人都能深切感受到。就連鐘嘉欣自己,睜開眼見著林峯與陳鍵鋒,也覺得特別懷念。他們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已經明了這點:他們三人,是特別的。他們三人就是彼此世界的致命支架。但是?

“但是,你們膽敢那么對我。。。”一雙染紅了的小手深陷入一張臉皮,不斷用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憐的女仆,恐懼得遺忘語言能力。

“違抗我,反對我,質疑我,鄙視我。”小女孩緊緊捏住,女仆不斷抽動。
“啊啊,啊啊。。。”

“你們居然膽敢摧毀掉我的世界,你們膽敢瞧不起我的城堡。”居然嘲笑我,是我啊!

“既然你們膽敢那么對我,那我也要將你們的世界破壞掉。”帶上淚痕的臉與眼,填滿瘋狂。嚓!女仆終于一動不動。

動動漂亮的睫毛,鐘嘉欣粘粘手背上新鮮的美味血液。終于又笑了。

既然你們將我的世界都暴露在陽光下,那我也要將你們的玻璃城堡狠狠摔掉。

將一切標上你們所屬物品的東西。都一一毀掉。你們最重視的雙親朋友,最寶貝的寵物書籍,最喜歡的小鳥樹木等,全部都親手撕裂粉碎。當然還有你們最心切最深愛的愛人。都勢必將他們染成一片血紅,變得美麗,又丑陋。

要你們雙眼只能看到我,要你們后悔違抗我。

“很棒吧?RAYMOND?”





紅心女王要出來抓壞孩子了咯?

THE END
-------------

  • 我需要申明,請不要討厭此文內的鐘嘉欣。她這角色也就性格強烈了點而已。

  • 7325字。

Comments:
> 钟嘉欣曾在幼年就爱的这样愤恨了?还以为他一直如大小姐般爱的自以为是而没有遭受任何的阻挠。不过,想想以SAMMUL爱看戏的情况,这样好象才是最可能的啊

要說她無風無浪。其實也是啊。她的一生一直都被人捧在手心上長大。她的人生還是沒人敢反抗她。她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女王。因為這樣,就是因為這樣。例外的陳鍵鋒和林峯,才會被她那么在意,甚至那么執著。因為沒人敢違抗他,沒人選擇拒絕她。沒人會不珍惜她。所以拒絕他的林峯,不珍惜她的陳鍵鋒,鐘嘉欣才會咬死不放。

她最深處是如何想,未知數。但是她行動的本意,也就只是因為這個。
JIE | 2009.12.22 23:32 | Edit
钟嘉欣曾在幼年就爱的这样愤恨了?还以为他一直如大小姐般爱的自以为是而没有遭受任何的阻挠。不过,想想以SAMMUL爱看戏的情况,这样好象才是最可能的啊
seraph | 2009.12.22 18:13 | Edit
嗯,其实很少见到写的这么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感觉的文,虽然人爱丽丝走了个纯情路线,这个红心女王走了个暗黑系路线|||||||||||

我喜欢你这样童话一般的文笔哟,总觉得看上去很舒心,就算红心女王性格偏激而任性,但是,还是喜欢这样在童话里抢眼的角色><

MA,小意见就是,之前和你说的那个地方,细节描写笔墨再下重一点,这样的话,整篇文就无懈可击了><

PS,为毛我毛有阿峰他们的评价……囧
诶 | 2009.11.04 23:08 | Edi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