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1.02
鄭嘉穎與陳鍵鋒

主要以正文《CLOWN NIGH小丑之夜》內的他們感情為主線。
需申明,故事背景架空英式西化。請將小丑之夜當成他們幾位小生飾演的連續劇小說看待。

作者. 念兒 (別名:isabel)敬上
============================

這趟旅行真無聊。 

修長的指尖輕撫小提琴的指板和弦轴,一次次投入演奏一次次沉湎音樂。孟德爾頌的葬送曲調。黑暗沉重又寂寞。仿佛神死了,希望沒了,世界從此絕望一片。嗯。真是首最棒的曲目。身穿黑英式剪裁西裝的陳鍵鋒,斯文雅致的臉上帶上深深笑意。
 

喜好吃死尸腐肉的黑烏鴉,你該也與我一樣想法吧?! 

旁邊全黑羽毛的大鳥,嘰了一聲。
 


啊啊,為什么大地不賞予我這世界最棒最好看地歌劇呢?!就好象马基亚维利那樣,也好象圣母瑪麗亞那樣,讓我稍微覺得有趣起來啊。 

噹噹噹--,號稱歐洲最美麗漂亮的巴達利亞教堂,高高在上的雪白大敲鐘在夜幕下輕輕晃動。隨風響奏起清脆又悅耳的敲擊聲,到處寧靜又怡人。這土地是白鴿們最愛停留的地方。因此這片土地上一眾人民都自以為是地認為他們居住的這世界,是和平而美麗的。


『那些是什么東西?』黑烏鴉用那破喉的叫聲提問著。『我的主人,那些是什么東西?』


話剛說完,他們的面前突然冒出熊熊烈火。在漆黑無人的寧靜黑夜,尤其耀眼奪目。在大火的照耀下,一大群哭叫救命的女人們瘋狂逃命中。后面追趕著他們地,是穿著一身純白教服,脖子掛著金色十字架的男人。


就在神聖的教堂前,他們舉起火把手持弓箭,絲毫不留情地將女人們一一殺掉,放火焚燒。慘絕地最后叫聲夾帶興高采烈地高呼萬歲。真是非常諷刺。


果然是最喜歡自欺欺人的下等東西。手輕輕安撫那全身丑陋羽毛的黑鳥,陳鍵鋒再次笑開。
 

人類是種,只能生吃的廉價肉類哦。 

  

  

CLOWN NIGHT小丑之夜 番外二 之 FOOL

獵殺魔女時代,女人本身就是種罪過。

先生!警察先生!有人嗎?有人在嗎?有人在里面嗎?!一名農裝打扮的婦女慌張敲打某扇緊閉著地木門,她樸素的臉此時填滿恐懼與害怕。不斷拍打門的雙手止不住抖動。她害怕,警察先生!警察先生! 

救我啊!

她害怕自己可能下一秒就被殺。


Malleus Maleficarum。女巫之槌

15
世紀的歐洲,勢力強大的基督教,其霸權主義者的教士們根據聖經所說: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的語錄,素此對一眾『女巫』們展開近300年的殘酷迫害。

我想,若嫁人為妻者。皆都犯罪了吧?! 
還是,若家沒錢沒勢,也就犯罪了呢? 
或是,你生著丑陋,還是過于美麗而招致罪惡?還是,你行為舉止過于出彩而導致殺害? 
你認為?

周麗淇笑笑問著,用雙手抱住自己的,她身心靈魂的另一半牽引。
Kelvin,鄭嘉穎。

我想,這都有可能吧。鄭嘉穎揚起溫柔的笑顏給予他最愛的妻子。好半響,手握住手,唇貼唇,給予對方自己所有的體溫。 

但是我呢,只要不將任何可能性的禍害帶到你身上,不會傷害到你。我也不想多追究什么,只會誠心誠意感謝至上的天神。

現在的世界,瘋狂而無禮。 
借神之名,犯著不同的罪。


巫術是來自肉體的色欲,魔鬼知道女人喜愛肉體樂趣。因此以性的愉悅誘使她們效忠。這不就是表示說。已為婦人的女人,或是曾和男性結合過的女人,都是魔女了不是?!所以娼妓與寡婦等首要就先被鏟除掉。 

貴族與主權主義者都作壁上觀,那是不是如果我擁有背景擁有滿滿黃金金幣什么,即使我是一名魔女,也會被歌頌為聖女了?皇親貴族有權有勢地貴婦人們,是其中主張殺害下賤人民的兇手之一。 

過于丑陋被人覺得丟臉,過于美麗招致妒忌。不貞潔的女人趁機掃除,太能干的女人趁機抹殺。 
不止如此,就連良家婦女或根本不懂巫術的女人等,都會被無辜斬首示眾,更可能慘遭火判。女人,在這時代,就像是種罪過。

你說,Kelvin。我會不會是下一個?周麗淇眨眨眼,清晰美麗的藍眼睛直直盯著丈夫問道。

年輕貌美,自信獨立。聰明能干之不輸給男人。這就是他最心愛的妻子。


不會。鄭嘉穎輕撫她的烏黑秀髮,按按她的額頭。怎么能讓這種事發生在你身上?! 


不會讓這等事發生,用盡辦法怎樣都要保護你。

我向您發誓,

為此即使墮落無盡地獄,背負重重罪孽,也在所不惜。 

這里,飄出非常香甜的味道呢。拿著杖子,在鮮紅色地平線上孤高站著的陳鍵鋒。拉拉高帽自言自語道。 


紅帶血天空,在歐洲這國家已見怪不怪。烈焰紅火,交雜歇斯底里瘋狂吶喊。一遍遍傳入他耳內。叮叮當當,猶如最能撼動人心的受難曲,能清楚感受到人們那雙填滿絕望與憎恨目光。瞧,不遠處的某個小小鄉村,就正被無情大火徹底洗禮中。 

看來,有個不該死的人死了呢。幸災樂禍地譏笑了一番后,他下意識粘粘自己的嘴唇。 


該是個美女吧?心靈越美麗純潔地女性,她的血也就越美味。正因為如此,喜好血的吸血鬼才會最迷戀處女的鮮血。因為『它』是那么香甜,深深刺激著他的食欲。

抬起左手,讓名
黑烏鴉的鳥停在上面。鳥兒那雙染紅了的饑渴瞳孔,仿佛也在開心笑著。 

走吧。我帶你去吃肉。
“這時代,真是到處都不缺你最愛吃的死尸腐肉哪。” 

尤其女性嬌嫩的肉體,簡直像泛濫
臭垃圾。 

為什么!! 

男人瘋狂地咆哮,如同受傷垂死的猛獸。在神圣十字架的寬大教堂內重重響起。
 


鄭嘉穎失去理智地將穿著大教士服飾的男人抓住。大聲責罵道:你們查一下不就很清楚了?!她只是我的妻子!是我這研究學士的唯一妻子!不是什么不貞不潔的女人更不是你們口中的撒旦信徒!!你們憑什么用那種爛理由就對她處以火刑?!

硬生生將女人棒在十字架上點火,讓她活活燒死。有時候,焦尸更是不允許被認領。


她不是魔女!她根本沒做什么壞事! 


天前,一名叫周麗淇的女人被公開燒死。死體更不允許被家人領取安葬,任由她放置廣場讓野鳥啄咬。外出回來的鄭嘉穎這么得知,簡直瘋了。丟開賺回來的金,銀幣,他二話不說即狂奔到有神存在的教堂。 

“說啊!你們憑什么將她治罪!”說啊!


她黃皮膚黑眼睛就是罪!

噹--,鐘敲起了。
 
脆弱
夢也該碎了。


聽到教士的話,鄭嘉穎腦海頓然一片空白。 


『沒關系。我會一直跟隨你的。直至死為止。』 


“我們偉大的神國度不允許不相信天父的人存在!那女人卻說因為自小信奉他教而不能接受聖水洗禮!”


“死不足惜!”

『直至死為止。』 


周麗淇是為嫁給他,而選擇獨自一人離鄉背井來到這瘋狂的土地生活。不為其他,只為了他。來到這陌生又可怕的世界。不是白皮膚藍眼睛,更沒一頭黃金般的金髮。她是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和他一樣流著炎黃子孫的血。但周麗淇與鄭嘉穎有一處不一樣,鄭嘉穎是男人。 

因此她必須死?
 

男人死死咬住下唇,冷冷抬頭。
笑話。。。”真是天大笑話。什么神的使者?什么純白的存在?憑什么他們隨意一個扭曲的想法就主宰了人的生死?!我們是什么?他又是何人?!這群人該下地獄。鄭嘉穎想。 


“你這另一個黃皮膚的中國人,也給我滾出這國家!”

比老鼠還骯臟的東西,比蟑螂更下賤的人類。老早就該墮落進地獄逆火中的他們,罪孽比任何生物更深重的他們,為什么還能說話?!這群人該下地獄。 


“滾出去!”


睜開眼,手伸出。

你下地獄吧!
 


哈里路亞! 

圣母瑪利亞哭泣了。


一點一滴,飛散灑落。 

刺鼻的血腥味與溫熱的液體填滿整個世界。沾滿了鮮血的美麗教堂,世界只剩純紅染料。啊啊,其實,這才是他界的真正容貌吧?!沒任何枷鎖,不需要任何道德。殘酷又無情地畫面。

一個人類居然敢屠殺代理神職的使者們,實在有趣哪。” 


一把聲音,自深沉的絕望中響起。然后,站在血泊中心,被一具具尸體溫柔擁抱住的鄭嘉穎,見著了他。黑色羽翼大鳥跟隨這的美麗惡魔。誰?他是誰? 


“你們不是畏懼著與神有關東西的小羊嗎?!”


只見對方毫不在意地將躺在地面上的尸體們用黑皮鞋踏上去,他不介意昂貴的黑西裝沾到血。翠綠的眼眸更好似見不到他們的存在那般,慢慢一步步靠近鄭嘉穎。

“你就不怕下地獄?”他笑著說道。“不怕會被神懲罰?”
 


“地獄?懲罰?”鄭嘉穎冷笑。“他們說我的妻子是撒旦的信徒,那就表示她會墮落地獄不是嗎?!”那我還怕什么? 


“我倒恨不得現在就下去,要親眼見著那群罪孽深重的人如何受苦,痛不欲生。” 


斬掉他們能逃跑反抗的手腳,挖去他們能看的雙眼,切掉話嘈的舌頭。可以的話,甚至希望是自己親自執行,要他們永遠得不到救贖。這是理所當然的不是?

怎么?你想去地獄?!”聽聞,陳鍵鋒開心笑道。那是一抹殘酷的笑容,卻燦爛又奪目。讓鄭嘉穎的目光移動不了。而對方那雙朝他伸出的一雙手,更是讓他動也不敢動地楞在原地。他的雙手簡直像天使般溫柔。 


“我可以讓你去地獄哦。 
什么?


致命毒藥的言語,在耳邊輕輕低語。

“我能讓你喜歡的人,討厭的人,憎恨的人都一一墮落地獄。甚至能讓你掌控生死不老不死。”


讓你隨意主宰任何人的性命,如同踩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隨便你將生命任意踩踏,這都是你的權利。是不是很棒很有趣?!


“相對的,--” 


利牙顯現。


將你的一切給我,不準背叛我,不能逃離我,更不能拒絕我。
不然我就殺了你,將你吃掉。-- 


緩緩睜開眼,平靜醒來。鄭嘉穎覺得自己剛剛貌似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 


倒映進棕色眼瞳內地,是個倒垂著的黑色十字架。是用黃金打造而成的棺材,上面懸掛著一具尸體。是具露出痛苦表情的男人死尸,他脖子被鎖鏈緊緊收縮,然后久久松開。灰白眼瞳總在緊緊收縮,隨即最后一秒放大。

是他的房間。鄭嘉穎知道。那具死尸掙扎了一段很長很久的時間,他也知道。


瞄瞄自己身邊已空了的位置。他抓抓頭,隨即起身看向床頭的日歷表。這是已經維持了幾百年的習慣,即使時間流逝對他來說根本無關重要。
已經過了幾個世紀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實際年齡是多少?他也不清楚。即使日歷顯示現在是2009年11月1日,他也不知自己該做何感想。對了,世界末日呢。但那又如何?

穿上衣服,拉拉衣領。整裝完畢的他走出房間之前,抬頭看向天花板上的活死人。
 


“你祈禱真的會有世界末日的到來吧。”男人冷笑。 
“不然,可憐的你就怎么都死不去呢--。。。”


日復一日,每分每秒承受難以言語的痛苦直至永遠。這才是懲罰,真真正正的懲罰。


喀嚓,門關上。 


GoodNight?!


穿過長長回廊,來到奢華的客廳。到處張望,沒見著其他熟悉的臉孔,更不見某人存在。鄭嘉穎疑惑,隨手喝止住一名正勤勞打掃中的女仆。 


“你知道SAMMUL去哪了嗎?”起身卻不見他在身邊,這真難得。平常都是要他叫他,他才會醒。這是自他跟隨他之后就不曾改變過的東西。 


傀儡般的女仆思索了一會,靜靜搖頭,隨即退開。冷冰冰地像塊會動的木頭。這等僵尸娃娃,就是智商不高。鄭嘉穎嘆氣。看來還得多抓人來進行研究才行。某人可不怎么喜歡硬繃繃的東西。他要看地,是會扭曲至極的痛苦表情。嘛,他也是。 


他們就是如此契合。


“又去涉獵了吧。。。昨晚不是剛吃過了嗎?”地下倉庫還有餌食呢,真是任性到不行的主子啊。鄭嘉穎隨手拿起放置在高衣架上的披風往身上一披即推門而出。他想了想,很快選擇東面方向一躍,即消失不見。 

 

遠方的東邊方向,揮動鐮刀的死神,仿佛正準備大駕降臨。。。






將你的一切給我,不準背叛我,不能逃離我,更不能拒絕我。
否則我就殺了你,將你吃進肚子里。

你放心,我喜歡地獄。
更喜歡將地獄綁上緞帶送給我的你。--


THE END 

  --------------------------- 

4325字。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