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0.31

阿月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目不轉睛直直盯住某一東西,雙手捧著已空的烤盤礙在挺小的餅店前臺那一動不動。本乖乖抹桌面的阿慶貌似困惑她這好姐妹的舉止,她也好奇地湊過去隨之察覺到一驚天動地地大發現。

耶?阿慶張大自己的嘴,驚慌失措地輕拍阿月比手劃腳。阿月也興奮地與她比手劃腳去。一時之間她們兩只都在那不出一聲不斷比手劃腳中,內容也讓坐在收銀機前的荷媽開始停下自己手上的工作,滿頭問號盯住那方向。


管家仔!”


一聲很大很響亮也很突然地呼喚,讓一直蹲下低頭打包一箱箱外賣的甘永好驚嚇般抬頭,對上自家兩個倍受寵愛的兩妹妹。


怎么了?阿月。”甘永好繼續拉緊繩子綁好位置。“不會又看中什么東西了吧?!”

不是啦不是。”阿月不斷攤手示意不是。她拍拍自己的長褲,蹲下。女生嬌弱的細手伸出,拉底下甘永好穿著的灰白普通襯衫。


你這里。”笑得尤其奸詐。“有、吻、痕。”


聽到,甘永好下意識就用自己的手蓋住頸項某一處。隨即滿臉尷尬與臉紅。阿月與阿慶見狀,頓然哇然起哄一片。荷媽猛然掉下手上的墨水筆。就連廚房內弄餅得師傅安娣也停手探頭。


阿月抓住甘永好手臂激動問道。“管家仔你最近拍拖啦!”


對方是怎樣的怎樣的!”阿慶也繼續用自己的手語不斷提問。

是怎樣的女孩子?!”安娣擦擦手湊過來。

是不是很漂亮啊?”蓮子蓉嘻哈道。

什么時候帶回家讓我們看看啊!!我們好好奇哦,管家仔帶回來帶回來吧~”


荷媽淡笑搖頭,繼續自己的書寫。嘛,這孩子愛怎么都行的。


而面前群涌起的句句問題,甘永好選擇只回以漂亮笑容而不答任何一問。



章十四


有個很可怕的想法。


是已成形名絕望的至上甜蜜,是無法阻止自己的強烈愿望。明知自己這樣下去會

窒息而死,自己的雙腳卻仍往懸崖邊走。不斷走、直至踩不到地為止。――


熾熱的舌尖不斷放肆游走在對方口腔內。


舌頭重重絞纏彼此染上不屬于自己的沾濕熱度稀薄的空氣內充斥著王啟杰獨有即霸道也煽情的灼熱氣息。他用自己的手臂緊緊抱緊自己,帶有強勢感覺卻又夾帶些些溫柔,仿佛要自己接受下他對自己的一切情感表達。激烈洶湧。甘永好不止一次,覺得自己都快窒息因為一個吻而暈過去。每每都讓他無力拒絕,深陷其中。


有時,真的覺得太沉重了。沉重地讓他好像逃開去。


過了一會,貌似感覺到對方快呼吸不過來的辛苦。行動力一向強的王啟杰即依依不舍地離開著迷不已的唇邊,在自己的臉上細碎落下點點輕吻。手輕輕安撫,動作輕柔小心,像吐氣也很心細壓抑下的深情溫柔。此刻他的每一舉動,都讓甘永好眷戀不已。


其實,他本就沒能去選擇逃避更不能選擇逃避。――


松開情欲的施加,結束漫長的熱吻。王啟杰將對方扶起坐直,讓對方能舒舒服服坐在純白沙發上。手稍微梳梳對方有點凌亂地發絲,王啟杰朝甘永好揚起爽朗笑容。


要喝什么?咖啡?”

水就行了。”甘永好笑回答。

“OK。”王啟杰起身往廚房方向走去,干脆俐落地自櫥柜上摸出兩個同色的深藍繪圖杯子。


坐在昏暗獨燈的客廳,甘永好拍拍自己有些熱的臉,很快整理完自己的心情。自茶幾上拿起遙控器按下一頻道。動作熟練自然每一絲猶豫。其實這小小空間世界,甘永好不止來過一次二次或三次,每次他與王啟杰見面,他們都會來這里。


來。”王啟杰將杯子湊前在甘永好眼前輕搖。里面的透明冰塊發出清脆撞擊聲。喀喇喀喇不停。“喉嚨很干吧。喝點冰的水會舒服點。”


甘永好眨眨眼,摸摸喉嚨處,他感嘆接下。謝了。”


要說他們是如何戀愛。我想比你們想象的更簡單更樸素。也更隱秘不可言。


今天能到幾點?”王啟杰低下頭,無視自己手上握住的杯。執意要喝甘永好手上那杯水。甘永好也無所謂,讓他動著自己的手喂下去。

嗯。。。沒關系,我與荷媽他們說了我外出吃晚飯。4點前都行。但你今天不是有工作嗎?”


所以你能陪著我做啦。”王啟杰笑得很是得逞,典型得了便宜又賣乖。拉起甘永好的手就往里面走。而甘永好只懂笑得有些無可奈何也帶上更多更顯露出來的絲絲甜蜜。好吧,也只能說好。


他們兩人窩在王啟杰在外的個人公寓內。


打鬧,吃飯,看電視。看雜志,看書,聽歌,甚至接吻――。有時是甘永好安靜陪著王啟杰工作,有時是王啟杰靜靜注視著甘永好在廚房弄糕點。打打鬧鬧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很是享受與陶醉。


閑聊時也會跑出去看場電影,逛逛街等。不過他們都會盡量減少這可能性。對方與自己的腳步自然而然會選擇回到這小小世界里。


你為何不在公司做?”望著推滿整個書桌的資料與文件,甘永好不禁倒抽口氣。這如果是他的,他真的會立刻頭痛了。想著想他都想按按自己的額頭去。


公司做不完。要熬夜趕的。”王啟杰拉起椅子,然后開始坐在那堆山前面伸伸手開工。“酒店下半年會有一大堆的宣傳活動,需要盡快決定然后開始動工。所以我就得忙死啦。我看我幾天睡覺時間都沒了。”

。。。”無言。


王啟杰曾說過,為工作方便所以就租用了一個這樣獨有的公寓。


不過甘永好這人自行過濾成這是為了方便他帶女人來為最大目的。他是正常的男人,還是名成立就的單身貴族。他有性欲,無關情欲。他會有所謂的需要。那時候,沒可能他會帶女人回有摯愛母親在的家或有哥哥在的酒店那的吧?至少尊重母親與自己事業的王啟杰不可能這么做。如同他也一樣。所以他才會在這里,同樣的身份與理由來這里。


那我還是走了,不要妨礙你。”說完,甘永好轉身就打算離開。不過對方動作更快抓住他的手。


不行。”王啟杰抬頭,一臉認真。“你須在這里陪我到快4點,然后我再載你回餅店那。”

為什么?”使力甩開王啟杰的手。“你很忙啊。”

你應該知道我為何想在這里忙這些東西。”這里。你應該知道。

。。。”


他不敢帶對方回自己家,對方也一樣。即使工作場所毅然,任何與自己世界沾邊的地方,都沒打算去踏一步。為了什么理由原因都一樣。他們不可能坦蕩蕩地將戀情告知天下,更不可毫不顧慮即對外宣布。


短期的話,隱瞞吧?直至無法繼續隱瞞下去為止。這是他們默認的鐵則。不能動搖的絕對規矩。不能觸碰的至深傷口。


真愚蠢啊。稍嘆氣后即拉起椅子在旁邊坐下的甘永好這么想。


不管他,還是他。


他們現在根本就在等候崩潰倒塌的前方碎裂到眼前,然后慢慢墮落、還是醒覺。之后。。。――


這是什么?”一直坐在旁邊不出一聲的甘永好望望被王啟杰甩到一角落的文件,好奇打開。里面滿滿一堆黑壓壓的英文字,他一剎間腦袋空白一片。完全有種不認識它們的陌生感。真差勁。


活動計劃書。貌似是說9月打算舉行的活動相關說明。”王啟杰頭也不臺即回答,手還很勤快地在不同的紙上帥氣揮舞。


“9月不是旅游旺期么。很多外國客會來香港旅行吧。還需特別去弄活動?”那時都忙昏頭了吧。

嘛,我將那份當成垃圾。”王啟杰抽出甘永好手上的文檔。“負責報告的那人我已打算裁了。”

裁了他太無情了。給他個機會啊。。。”他拿回那文檔。反之出發點也是為酒店好。

他不適合擔任這職位就必須裁了不是?”

。。。”甘永好沉默,幫王啟杰將那份文檔丟進垃圾桶。


他面對選擇題總能那么果斷與認真,也總不拖泥帶水,說一不二。強勢又倍具支配力。很有大將之風。


這樣的人,終究會認知到那條路最適合自己。這樣的人,終究會有更明確的一條路。那時自己呢?――


溫熱的大掌輕撫上甘永好的臉頰上,有一下沒一下地觸摸著。王啟杰他抬頭,一臉歉意。“如果你累了,你先回房去睡吧。快到時間我才叫醒你。然后載你過去。”

甘永好望望他,搖頭。“還好,還不太想睡。還可以多陪你一會。”

那請你給我點動力怎樣?”王啟杰點點他的嘴唇,笑開,笑得尤其開心。


聽到,甘永好揚起比剛剛更無可奈何的笑容。


他們不可能能永遠這樣下去,這只是短期地幸福。他終究某天,會突然啊地一聲回過神來。道一句;自己怎么可能愛上男人。


他會。而他就是這種人。


甘永好走到王啟杰身邊,在對方的額頭處落下屬于他的親吻。這等親昵的舉止對甘永好來說已很大的進步。王啟杰知道,他笑,直接伸出手臂環抱住仍站直身子的甘永好,在對方頸項方向那情不自禁吻下,粘舔、咬下。落下煽情之吻的痕跡,即阿月他們之前看到的。屬于某人的印記。


唔。。。”有點壓抑不住的沙啞聲調自嘴邊傳出,是有點怯弱的他的聲音。是從不暴露誰人面前的脆弱。甘永好覺得,自己即使聽過數次仍覺陌生無比。完全不似他的聲調,是那么怪異。

不要忍。”將他身上的衣服拉底抵住,讓自己的吻更往下滑落、深入。“這里只有我。阿好。”

哈。。。”甘永好吐出一句吐氣聲回應對方的話,瞭望住對方現時的舉止。


他知道,莫名其妙就知道。可能只是所謂的不安正加速蔓延內心。


甘永好覺得,啟杰所說得喜歡,可能只是一時的鬼迷心竅。一時的無法分析,一時的隨意瀟灑。時間一長,新鮮不在。那么就會煥然察覺到真實,發現自己曾有的愚蠢。

那時會變得怎樣?


漂亮似扇的睫毛緊閉,深藏起閃耀如水的眼瞳。張開自己的手將眼前這秒仍喜歡自己的男人緊緊抱住。為他所愛的對方嘴唇上落下自己的親吻。


這日子肯定會來臨,終究會到來。所以,在他松手離開前,在全部都失去前,在感情全然擱淺前,

『我喜歡你。』



記下現在的每分每秒吧?!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