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0.27

認識甘永好的人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爛好人。


他干凈清秀的臉永遠掛上舒服的淡淡笑容。因他的一切,都給人『家』的感覺。是那么自然舒服。直至到這一刻為止,


啪!


無法預料的拳頭著實落下擊出。力道至強勁,讓王啟杰整個人松脫掉雙手、控制不住往后倒退數步后才勉強穩住身子不倒地。剛剛是發生什么事了?王啟杰在心底困惑地問道。


他戰戰兢兢碰碰被挨揍的左臉頰,漸漸發熱變紅也隱隱刺痛。這等刺激地變化,讓王啟杰煥然接受下現況這等,有些荒謬地事情發展。


他,剛剛被甘永好打。


用拳頭,毫不留情、狠狠地朝自己的左臉頰揍下。


真不可思議。王啟杰很快好奇抬頭,望望站在眼前不遠處的甘永好。對方正用深色外套的長衣袖擦著自己嘴唇,雙眼直直凝視住自己。眼底里沒了熟悉的溫柔,就連嘴角邊的一貫笑容也消失了。


他在生氣。這句話不斷在王啟杰他心里反復敲擊。


甘永好這人現正在生氣。



章十二


這是個,難得不為家不為別人只為自己而動怒的『管家仔』。――


有時候,真的不得不覺得,自己終究不過是個控制不了任何情緒的普通人。

有時候,真的不得不覺得,自己終究還是無法去冷靜看待任何事情的人類。


晚風漸消失地無聲無息,對岸上的大鐘樓對正12字的中心點上。深夜已到,人煙漸去,只留兩人。只留完全沒察覺時間流逝無數的他們。


擦嘴的手離開唇邊,大手隨即放掉外衣袖。甘永好一直注視住王啟杰。見著對方冷靜站好、拍拍拉拉自己身上的襯衫、然后沒一絲尷尬或虧欠地表情走回到眼前。優雅帥氣地好像剛剛沒發生什么讓他很是難堪的事那般。他還是那個王啟杰,高高在上的王啟杰,說喜歡自己的王啟杰。


他沒錯做什么事;他每個舉動都這么切實表達著。一旦如此得知,甘永好他就覺得自己身體的某處逐漸浮躁不爽。


是的。浮躁不爽。他下意識不甘心地咬牙。


因為如果這樣的話,不就表示錯的是他嗎?


走一步,退一步。一步一步再一步。終究會碰到無路可逃沒能后退的墻壁。――


對方的手掌,突如其起在他眼內無線放大。甘永好下意識擋下、快速甩開。

你還想挨揍?”


王啟杰望望他,沒有笑容的甘永好。他淡笑。“剛剛是我不對,所以我必須與你說對不起。”


沒生氣沒發怒,好聽地喉音平靜如常。站在有些靠近卻也有點距離的點上, 收回被拒絕的手。“對不起。”


這里的對不起,是因為剛剛不理會甘永好的意愿強吻對方的道歉。很干脆。這人一向明辨是非,只看他到底如果平衡自己價值觀而已。甘永好知道,他不是因為其他的什么原因理由等而與自己說道歉。明明知道做錯了的話他都會很老實去SAY SORRY。為何現在仍沒察覺自己做錯了什么?!


。。。你,為什么能與我說那種話?”這是甘永好一直以來都存在著的疑問。直至現在仍如此。


周遭,冷清一片。空氣中,仿佛還沾染了剛剛問題的回音。靜靜地,王啟杰沉默凝聽。


你明知我不可能接受。” 

。。。”


這感情太過于不正常。太惹人非議太讓人批評。也太引人注目。但凡太惹人注目惹人非議的東西,就會牽扯到很多很多的事,很多很多的人。很多很多的是非。這是他最大的禁忌。最不能接受。


兩人的黑倒影在白燈照射下,無盡拉長拉長、然后接觸。在最末端上。


所以,對不起,我們不可能。”我們,不可能。不可能。

即使你喜歡我也選擇如此?”


這是他突然與自己說的話。一針見血到讓人害怕去面對。――


我不喜歡你。”不可能。甘永好想。他只是自己很重要的一個朋友。很重要,如此而已。

你喜歡我。”王啟杰沒一絲猶豫地接話,用一種確定,不需懷疑的語氣平靜說道。

我不是。”你沒有給我秋那種感覺。那是愛情,所以你的不是。甘永好想。


你喜歡我。”

說了不是啊!”甘永好不耐煩地提高音量回答著。沒有那種平靜衡量對方未來的理智,隨時能放手的干脆。沒了。所以不是。那些是愛情,所以對你的不是。不是那種感情。

你是啊!”對方用比他更響亮更響地聲調喊道。


為何你終究只想當鴕鳥。――


不然你在聽完我的話后為何會覺得煩惱啊!”


不然你在聽完我的話后為何會猶豫不決?!”


不然你怎么會那么害怕那么緊張那么不安?!”


在我問你你被我吻后你覺得怎樣的時候你為何沒說臟?為何你還會與我聯絡?為何你在發生那種事后仍想與我一起?!為什么剛剛還是順我的意讓我抓住你的手!還有,”


大力抓住對方的肩膀,力道之大讓甘永好露出痛的表情。


為何拒絕我時你卻在笑?”


你應該老早認識到這事。――


王啟杰松開自己的手。正確來說,是他在甘永好還沒拿開他的手之前,他抽回自己的手。直直到這一刻,暴躁不耐煩的王啟杰,還是壓住自己的情緒。而甘永好,終究被他逼得無法忍耐。


那你是想要怎樣?”第一次甘永好說的話里面沒有點點的暖度。

很高興地接受?然后?被其他人指指點點亂所說一通?!” 


我不是你啊!


現在家里已亂七八糟了!每天都是官事與不管事的猜測!我家的家人們都已經很努力去維持平常的狀況!面對八卦狗仔隊他們的糾纏,不認識人們的無理是非,他們的眼神打量,家里都快崩潰!荷媽與JO鮑,阿慶阿月他們都很苦惱很難受!”


 我不要!


要說誰人能徹底明白到生活在是非之下的人是如何的痛苦與難受,甘家已知道。他也已明了。已經有包袱了的家,他不能添加不必須的麻煩。不能。

我不是你!我沒你那么有勇氣!我沒你那么灑脫!我怕!”


我怕全部的一切!


如果一切后果都只有自己去承擔自己去背負自己去品嘗。那他可能他還是會伸出自己的雙手。去享受那么一點點短暫的極樂之苦。


男人與男人戀愛?!這從很久很久前的歷史開始,就所有非議。直至到現在,男人與男人。還是不被允許。不被在陽光下允許。天主教的名言禁止,在在根深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這是不對的。不會被祝福也不會有人給予你祝福。雙眼仿佛已能看到周遭的打壓,可怕的天音。而可怕的是,懲罰是那么地寬闊。他耳邊仿佛還聽到荷媽阿慶他們的悲鳴。一次一次,不斷清晰傳出。撕裂他的心。


一句為何,就是最好的利器。


這注定一片黑暗的前方未來。怎么能走下去?!


他放棄。

他放棄。

放棄。


捂住自己的雙耳,閉上自己的眼睛。不要再繼續,不要再。。。――


誰人不是在充滿是非的社會里生存著?”


不知道已過了多久,王啟杰才淡淡說道。緩緩地低沉聲,冷得透骨。逼得甘永好從剛剛的徹底發泄中回神過來。對上一臉復雜沉寂的王啟杰現時表情。


你以為我就那么灑脫?”


說愛就愛?說喜歡就喜歡?


你以為我就很安全?”


以為只有自己的前路是一片黑暗?以為只有自己背負一起只有自己獨自不安?


我們是一樣的。阿好。”


一樣,

因為我們同樣要將自己的一切都賭上去。


只為了觸碰到對方,我們要用自己的世界全部賭上去。――


王啟杰,是一個什么都已擁有了的上流人士。他有錢有權有才能有事業有名望有地位。他曾被報紙雜志訪問過,他是一個被人說年輕有為的成功CEO。他被人羨慕被人傾慕,他已站在很多人渴望的頂端上。什么都不需要,也不需特意渴望。


現在,這樣的一個人卻必須為了這一段感情。讓自己每一步都流連在幼細的鋼絲線上。一不小心,就會跌個粉身碎骨。永不得翻身。


他賠上了一生的前途。

你賠上自家人的壓力。


到底,是誰的代價比較大?


既然那么痛苦那么不安,為何還要在一起?――


我送你回去。


這是王啟杰瞧見甘永好不打算與自己繼續說下去時,他最后說的話。那時的甘永好,只能選擇靜靜點頭。面對這莫名其妙的見面,本來的目的,變得模糊。到底,現在是已回到朋友身份。還是變得更曖昧了?甘永好繼續回答不到。


下次見面,他們又會變成怎樣呢?甘永好想。不要,不要再繼續這么痛苦的一夜了。他不想要。。。


但,當王啟杰自自己車子上,突然拿出一盒子交到甘永好手上,隨之打開后。有那么一秒,甘永好清楚聽到心底的哭聲。


本來,打算給你當晚餐吃的。但是想想這不能飽。所以作罷了。所以現在給你。”對方這么說著。


他認得那盒子。是王啟杰曾經給過他的東西。那是裝了不好吃蛋撻的白禮盒,現在又再次出現在甘永好眼里。有那么一秒,他心底突然聽到一把聲音。不斷告訴自己它的渴望。


想要。


我試過很多次,但不知怎搞得。還是弄得難看到死。那層皮太麻煩。我不懂去處理。每次在弄得時候,我都很是佩服你為何能弄得那么好吃,當然還有那些弄蛋撻的師傅仔啦。雖然是難看了些。味道也差了點。不過我怎么也想給你。”這只是他的一執著,即使已不需要。

。。。這,是你做的?”甘永好小心翼翼地問。

是啊。”王啟杰理所當然的語氣。


心底不斷細碎低語。他想要。


很辛苦啊,我都不知道原來這東西那么浪費時間。害我弄到34點。那天給你的時候也是匆匆忙忙趕過去放的。回到家也5點。一下子就被阿媽抓起要去上班。不過這次我看到還好啊,應該還能吃的。”王啟杰拿起盒里的某一塊蛋撻、咬下。


幫我一起吃完它吧。”反正已沒用了。不是嗎?


見著對方有些沮喪的表情,有些自暴自棄地舉止。剛剛那句話的最深意思。他剛剛的表達。


『我們是一樣的。阿好。』


甘永好本一直伸長抱東西的手茫然跌下,手里盒子與里面的蛋撻全數掉落地面。王啟杰還沒反應過來,甘永好已伸出他的手緊緊擁抱住對方。


將自己埋首在對方胸懷里。手緊緊抓住眼前男人的衣袖,不斷止不住抖動。


已經不行了。


他真的不想放開,即使如何捂住自己的雙眼與耳朵,一次次告訴自己不要去發現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淚流下。


但他還是好想要,他好想要這感情。。。



他終究只因不愿放開而選擇無視,

他終究也只是如此。


但對方的一舉一動,都讓他無法不去注視。

他也根本無法逃開。

那還能怎樣?!

接受。--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