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0.26

餅家出生的任何人都知道,蛋撻是如何費勁的『大』麻煩。

這活至少需兩天時間去做準備。第一天解凍黃油慢慢壓散再凍成薄片,第二天黃油薄片與面片一層夾一層,反復壘上八層,再疊被子般疊加十六次,然後再壓成薄片,再重新壘了再疊,如此反復做上四次冷凍,才能變成合用的油皮。第三天便取出油皮,揉成一條條隨之切成小團整型入撻模,隨即才算大功告成灌撻水入烤箱烘焙。就是這樣。


當然一切工作不如字面上說得那么簡單。

弄蛋撻的過程很能看出個人細心與否。而黃金蛋撻的外皮,那層最讓人贊美的口感脆皮。就最考驗做餅人的功夫與其耐心。

為叠厚薄必須完全一致的八層被子,肯定需要耐心極好的人才能做到。而且越是溫柔小心翼翼輕力去處理,蛋撻內的好滋味就更能讓人切實品嘗到。要不斷控制住自己雙手的力,如呵護寶物那般輕輕觸碰。簡直就是項『大』考驗。每天都窩在蛋撻里的甘永好很明了這點。


所以,現在應該能很簡單幻想到;

一擁有五星級高級酒店的最高權力人,一每個少女都渴望的單身黃金貴族。那有錢有權有才能有容貌的人,為了某一人而特地窩在廚房內弄蛋撻的模樣。


你看到了吧?!明白了吧?


『管家仔。』



章十一


不要看。也不要想不要去看,若看了想了,你就回不了頭抽不來身。――


在無其他人的家好月圓餅店內,靜靜坐在收銀機前的甘永好眼睜睜注視著桌上的白禮盒。

在有些陳舊的墻上的古老大笨鐘嘀噠嘀噠分秒走動著。嘀噠、嘀噠、嘀噠地來到5點的敲響點輕輕叮叮低鳴。一直發呆的他才煥然驚覺師傅們快來上班。快速彈起,手拿起那盒東西跑到廚房后面的儲物室。關上門,靠著門坐下剛打掃干凈了的灰地面。


好似不能見人,不能被人發現不能被人察覺那般。在確定現在100%沒人能看到自己時,他才緩緩打開那白禮盒。這是王啟杰給他的道歉禮,裝了兩三塊怪蛋撻。甘永好拿起其中一塊,然后握在手里發愣。


『我是認真的。』


甘永好將那看起來完全不好吃的蛋撻往嘴內塞。清晰明亮的雙眼夾帶堅定的神色,與點點暗沉。


我是認真的

我是


不要再拖,不要再猶豫,遲早需面對,不會逃避。差不多是時候作個了斷。――


--『今天晚上,方便出來嗎?』--

5點清晨時分,在舒服被窩的王啟杰繼續沉沉入睡。沒能第一時間發現到甘永好發給他的短消息。

被主人隨意丟在床柜臺上的手機照亮房一會后,即回到黑暗中。手機旁邊,能隱隱約約看得到;無聲無息躺著一個與他給甘永好的,一模一樣款式的另一白禮盒。

陪伴主人回到這里。


昨天,你離開酒店去了哪里?昨天,你幾點才回到家?王啟杰先生?――


夜晚的公主碼頭少了白天獨有的熱鬧之聲。

海風帶著點點寒意,波浪不斷次次拍打石壁。飛灑上點點水花。夾帶有些強的夜風,冰又冷不斷摻入人肌膚內。讓過路人情不自禁拉緊自己身上沒啥實際用途的薄外套加快腳步離開的鬼地方。

拿著黑文件袋,穿著深棕色西裝在西環上班的人經過。他鄙視地瞄瞄在這等環境里還靠沿海邊溜達的某人,滿臉這人肯定是神經病般失禮表情慢跑離開。人類其實真的很自以為是。甘永好望望剛剛用有色眼鏡打量他的無名氏,淡笑開。


怕遲到而習慣早到約定地的甘永好此刻已坐到欄桿上,面向茫茫的黑色大海享受海風的次次擁抱。


他看似一點都不覺得現在很冷,反倒好像很享受那般一直輕笑。剛剛那個過路人會有那種反應怕看也就不過如此。


甘永好其實不覺得冷。真的。這點小小的晚風怎么可能冷?


他只要想到等等的事情,就覺得比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冷、更寒更冰。手冰地完全沒溫度那樣。


現在的他,仿佛就像正等著上斷頭臺的要犯。――


在心底至深處那,反復不斷低語唯一一句成形的完善句子。

對不起,我們能不能回到以前那樣。

對不起,我們能不能回到以前那樣。
對不起,我們能不能回到以前那樣。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為何你不斷在道歉? ――

已來到一段時間卻站在遠處不靠近的王啟杰安靜沉默,他直直注視著沒發現到自己的甘永好莫名其妙沉思起來。距離上次兩人的最后見面,過了3天。這么想著,他緩緩抬步開始一步步走過去。


有時候,真的很微妙。甘永好與王啟杰認識的時間,其實很短很短。短得連他自己都無法去相信。

他是王啟杰最新認識的,最不契合的朋友。
但他卻是自己很慶幸此生會遇到認識了的,一個重要的人。


慶幸遇到你,慶幸認識你。我是那么的高興,那么的滿足。――


阿好。”


自己右邊方向傳來最為熟悉的歡呼聲。甘永好抬頭,果然看到一身西裝打扮的王啟杰站在那。真微妙,只不過3天未見,覺對方是如此的熟悉,卻又帶陌生。甘永好望望他,露出一貫地笑容。


你來啦。你遲到了呢。”
抱歉。剛剛放工塞車。”
“8點多還塞?”
我那里來會塞。”
哦。。。”
你吃過飯了?”

甘永好頓了頓,搖頭。他實在可說緊張到吃不下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說出來與朋友一起吃。王啟杰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就知道他是這種人。不要讓一個人有可能擔心的機會,什么都習慣藏起掩飾住。


他伸手,抓住對方手臂輕使力讓他慢慢自欄桿上穩穩站落地面。


那我們先去吃飯?” 手,沒放開。

甘永好望望他停留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想了想,微笑點頭回應。


見狀,王啟杰笑得很是爽朗。他抬頭望望周圍,隨即指了指左邊大馬路那。
那么,我們去那邊吃街邊小檔口吧。”


他身子轉去,稍臺步走幾步。仍放置在甘永好肩膀上的手有意無意地滑落,然后很是自然地用手掌緊緊握住對方的手指拉住走。“我好久沒吃啦。快點吧。”

甘永好愣愣望著王啟杰,讓對方牽住自己的手走去。


他居然有那么一霎的想法;不知道要如何甩開那只手。――


有時候,真的很微妙。
甘永好直至現在還覺得很不踏實。


走進喧鬧嘈雜的夜吃市人群堆里,兩男人手牽手逛街,根本沒什么人能為察覺。人還沒看到攤子模樣,但食物散發出的陣陣飄香已令人有想流口水的食欲。民以食為天,吃可是蓋過任何什么東西。這能應用在任何人身上,當然也包括甘永好與王啟杰他兩人。


阿好。這個好像很好吃啊。”王啟杰拉住甘永好來到一燒烤了魷魚的小攤子前,笑嘻嘻地說道。


黑皮鞋、西褲、白襯衫,一身上環上班族打扮的王啟杰明顯與街邊小流氓聚集的攤子格格不入。加上他臉蛋身高氣質的關系,很多路過的女孩子都會情不自禁瞄多他一眼。嗯,握住的兩只手,也就這樣被忽視了。甘永好這么想。


認識王啟杰的時候,他還不是一個金蛋的酒店CEO。他與街邊小混混沒兩樣。他們那時經常聚集地地方大多為茶餐廳與快餐店。咬著最便宜的東西溜達不用付錢的街道商。這是很普通的事。

現在,他是會上財經商業的年輕鉆石黃老五,是全部人為之羨慕的上流人士。身家才能背景權利地位,實實在在地握在他手里。他只要動動手指,女人都爭先恐后投懷送抱。愿望終于實現,他已什么都擁有了。


來。”迎面而來是一串剛烤好、香噴噴地烤魷魚。卷起純白衣袖的王啟杰,朝甘永好咧嘴笑地很是得意那般揚揚自己手上的烤魷魚。“給你,這檔子烤地很好吃。”


但這樣的人,說他喜歡他。他喜歡他這個男人。真讓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包括他自己。

甘永好淡笑接下,靠著王啟杰湊進來,他好奇偏頭問。 “你沒吃過烤魷魚?” 


我當然吃過啊。”王啟杰不爽地回答。“我們不是一起吃過了?”

好像還一起吃過臭豆腐呢。”甘永好咬下一口漫不經心回答到。
你要吃?”王啟杰伸長頸項到處張望。“看到了,我們過去吧。”

啊。。。不”不用。甘永好還沒能說完,行動力快地王啟杰已抓住他往目的的快走去。走的速度比其他路人們更快更堅定。


有時候,真的會有種跟不上他行動力與勇氣的感覺。甘永好這么想著。


等等對方可能就會掉頭離開。等等對方可能就不會再理會自己。所以如果還有機會,還有可能,還有那么點時間的話,就盡情地享受吧。


這什么?”
雞蛋糕。你不會沒吃過吧。。。”

吃過啦。不過是小孩子的時候而已。”


。。。那就是沒吃過啦!大少爺!”

那這個咧?你就吃過了?”
這什么啊?”

烤地瓜!瞧!你也不見得吃過!”
。。。算你贏。”

快!那里還有!”
啊?!”


啊 時間啊,請你停下了吧?只要一想到等等的事情,他就有點畏懼。他其實,他其實,――


呼。。。吃得也挺飽啊。”王啟杰伸伸自由的右手,滿足也享受海風那般舒服說道。稍微靠后走的甘永好沒回答他。

他望望自己的右手方向,兩只手仍沒松開過的握住。從一開始到現在此刻,都沒放開過。王啟杰很是正大光明地緊抓著就往前走,而甘永好則沒反抗過。乖乖讓對方牽著自己走過每一個吃檔口,然后回到沿海碼頭人行道地這里。一步步緩緩散步著。


其實,也不是很大不了的事情。甘永好想。剛剛,兩個大男人握住手逛完整個街,卻也沒怎么發生大事。其實,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吧?對現今社會而言。。。


你看,有兩個大男人手牽手耶。”


聽到,甘永好迅速抽回他的手。
突如其來的變化,手突然少了對方的觸碰,王啟杰因而停下腳步。


原來還是一件太可怕的事實。原來還是不能被接受的事情。終究,需要面對。――


對不起,我們能不能回到以前那樣。

像新丁害怕忘記而不停練習。也像在看催眠術。不斷反復又反復地,用自己的說話漸漸催眠到自己。希望自己被催眠,也更希望對方也會這樣 。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你做錯什么了嗎?
你有做錯什么嗎?你有錯嗎?――


沙沙,一層層波浪地牽動。發出隱隱約約地音調,甘永好聽不著。他在掙脫回自己的手后,王啟杰因而停下腳步回望著她后,他就不斷朝面前的那人次次重復一句話;“對不起。”

晚風好冷。


對不起。我們能不能回到以前那樣?”


他覺得自己也很冷。


聽到他的話,那句可謂等候答案,王啟杰沉默去。而甘永好也選擇保持沉默。他們沒有說一句話,沒有除了晚風外的其他聲音。他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筆直站著。誰也沒舉步離開,也沒臺步靠近。沉默、安靜、無聲,沉重反復蔓延開來。


沙沙,一層層波浪地牽動。發出隱隱約約地音調。。。


看清楚,你沒有錯。你沒有,我也沒有。我們沒有錯。――


距離甘永好,兩步距離上的王啟杰,一動不動。臉上表情難得平靜也冷靜。


可能,他老早就能猜測到甘永好的這回答了吧?!因為他明了他的想法。比任何人都乖巧善解人意又溫柔的他,怎么可能接受。

不過他知道,其實這是人之常情。誰人會想被周遭人群給自己尊上不道德沒倫理的下賤人之名?現今所謂的文明社會尤其冷漠尤其可怕。你的一小小錯誤,可能連累到自己背后的每一個人身上。你做錯了事,猶如犯了滔天大罪。眾人只記得你的錯,不會看到其他東西。他們只會不斷訴說你的罪,這對甘永好他這性格的人來說,比什么都不能被接受。

他知道,他知道的。
卻無法說服自己的渴望。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用各種道德想要自己進步,卻煥然察覺自己其實不斷在墮落。――


人,其實也真的是很貪婪的生物。

過了多少分鐘,甘永好聽到屬于對方的皮鞋聲重新響起。他下意識回過神來時,王啟杰已再次抓住他的手臂。眼神堅定也帶有很是認真的神色盯住甘永好;“我想我能問為什么對吧?” 

甘永好楞。“。。。因為這是不對的。”不是嗎?
那什么是對的?”
。。。你應該是跟女孩子。。。”
拍拖,不是應該找有感覺的去拍的嗎?”
甘永好語塞。

回答不出?”王啟杰的繼續問。有怎么也不打算放過他的感覺。

既然他打電話找他了。這可能就是最后的機會,如果今晚過了。誰知道甘永好這人會有什么舉動?!逃避,無視,遺忘?不可以。他沒能忍了。今天,必須有個了斷。

我現在最有FEEL的就是你,我想與你在一起,所以我告訴給你知道,有什么不對?”告訴我。我從不知道自己哪里錯了,你能的話就告訴我。理由我接受我就放過你。也放過我自己。一切回到原點,什么都沒發生過。

。。。”甘永好清晰的雙眼明亮注視著王啟杰好一會,他其實,很能了解王啟杰的行為舉動。
他無法接受自己因那些倫理道德的理由拒絕他。但可惜,他就是如此介意,他就是無法這樣。

閉上雙眼,再睜開。他靜靜回答。“真的抱歉,我對你沒感覺,所以這就是我拒絕你的理由。” 

可以了吧?!接受了嗎?!


不要糾結其他的東西,這就是最好的回答。你能接受的解釋。行了吧?可以了吧?!我們不要再去發現到更里面的東西,不要看到更里面,只要回到以前那樣。就行了。真的。


不。”王啟杰突然舉起自己雙手,在甘永好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抬起他的臉。甘永好還來不及掙扎掉,王啟杰就已吻下去。

你喜歡我。

這是他最后聽到的,對方的說話。

 

 

我老早已知道你的答案。因你的愛連你自己也不敢正視,而我是那么渴望擁有。――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