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0.19

一句話,一個回憶,一聲呼喚。

如小碎石掉落,在平靜如鏡地水面上漸劃下層層波動。――

如果不去察覺,察覺不到的話,就這樣毫無意識地活下去也挺好的。他的世界仍笑聲不斷。


舉起手,無聲無息地縮在人群里。為已得到幸福的任何一人給予熱烈鼓掌聲。世界笑了,於是你也一起笑了。笑得燦爛笑得美麗。你是開心的,你這么認為著。別人幸福,家人幸福,那就行了。就這樣不去發現不去察覺。就這樣活下去,活下去。


『因為他啊,是完全不會做錯事走錯路的咧。真的很乖仔的。』


為何現在才察覺到這點?


謝謝你,管家仔你真是一個很好的人。剛剛看到你陪著我女兒,我心就一下安心下來了呢。


為何現在才煥然覺悟到,這等如呼吸般已生根了的壞習慣?


甘永好,我喜歡你。


那全部不是你真正的笑容,其實你沒擁有過真正的快樂。為何現在要去發現到這點?



章十


我問你,你對于想要的東西。會怎么做?――


王啟杰靜靜注視住不再提示有短消息回復的手機,手拉緊。眺望下外已面白晴空,他心底不斷低語一個決定;用盡一切辦法爭取到底。


閉上雙眼,然后睜開。明亮有神的眼瞳染滿認真又有力的神色。


他不是會乖乖就范的類型,不惜一切都要得到。


我問你,你對于想要的東西。會怎么做?――


謝謝。” 將手上的餅盒遞給客人,甘永好揚起淡淡舒服笑顏。“還請下次再光臨。”

常客的師奶開心地點頭提袋離開,10點的早上,上班的上班,買菜的買菜,還沒醒的還在睡。


過了上班族打包的黃金時段,現變得空閑的家好月圓。荷媽跑去銀行,師傅們也趁機溜出去松口氣。整家店只剩甘永好一人。


無聊望望周圍,他離開收銀機跑到前臺稍整理整理。手不停在勞動,眼則情不自禁經常望著手機。對于那封短消息,對方那句的反問題。他到現在仍還回答不到對方。那句到了喉嚨的話,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是怕?還是畏懼?他不懂。

他只知道他需要冷靜思考,細心衡量。


衡量、衡量、要考慮到荷媽他們的心情,阿慶阿月他們的困擾,家可能面對的問題,他們的感受他們的想法。還有外人的眼光,他們的三言八語。傷害到他們的不可以,讓他們困擾的都不能。這是最重要的,比什么都更重要,比自己更重要。


那如果天枰兩邊無法得到平衡呢? 


咬唇。

那他放棄。


其實你思考、衡量的方式,是不是搞錯方向了?――


透明藍玻璃設計的時代走廊,一雙碧藍高跟鞋爽朗清脆地一步步踏在那朝盡頭辦公室目的地前進。


滿手文件夾與記事本,能干秘書的腦子仍在安排著今天為老板安排的日程表。中午有與其他董事吃飯的飯局、還有宣傳活動解說、杜千金小姐的約會、各層經理的報告。嗯。好忙好忙。。。今天肯定不能讓年輕的老板早下班一分鐘。


推開門,發現寬大舒怡的辦公室內空無一人。秘書楞了。


總經理?”

人咧?


。。。

。。。

。。。


又被逃走了!


有時候,根本不能冷靜思考為何會這么做。――


 “耶?荷媽,管家仔咧?”


早下班的阿月滿手包包袋袋地好安娣模式出現。她一頭沖進家好月圓餅店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在將新烘烤出來的豆沙包放到前臺的荷媽,淡笑搖頭。肯定這個女兒又要找管家仔撒嬌了吧。


送完貨后管家仔他就在廚房里面睡覺。”荷媽望望里面,繼續將最后一塊豆沙包放到前臺盤上。“看來他昨晚睡不好。阿月你就不要騷擾他啊。”


昨晚睡不好?”阿月好奇探頭進廚房內、阿好正整個人趴躺在奶油味的桌面上,閉上雙眼沉沉入睡中。


好難得耶。。。阿月下意識靜下自己的腳步往后退,悄悄走回荷媽身邊咧嘴。


管家仔居然累了啊。


這只是你們的從不知道的事實。――


在沉靜角落邊,桌上的手機突然發光。靜靜震抖了數秒后很快恢復平靜。熟睡的甘永好聽不著。一封王啟杰發給他的消息。簡短的數個字,簡析的內容。


-『我有東西給你。』-


你 静静 忍著 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忆越是甜 就是 越伤人了
越是在 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 深深浅浅 的刀割。

其實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很悲哀?――


-『我會送過去給你。』-


睡醒了的甘永好,一眼不眨地看著這短消息發愣。本仍迷迷糊糊反應不過來的腦袋迅速清醒過來。他要過來找自己,這消息不斷占滿他的思緒。


很快,他就冷靜下來了。清麗的黑瞳滿是淡淡的沉寂。


反正,他也正打算找啟杰。


簡直就像,無法用自己的雙腳去走路那樣。慌亂到極點。他決定了,已決定。――


這一晚,甘家還是如常的熱鬧。


他們全部粘頭芒繼續在吃晚飯前在客廳上嘻嘻哈哈扯東鬧西地聊個不斷、吃飯時也很是不雅觀地展開筷子攻擊更是口水橫飛、吃完飯后如常聚集在客廳上吃飯后點心、與做點『小小』地運動。


這,還是甘家。


中仔與阿慶陪在爺爺身邊拍爛手掌笑聲不斷。SA姨會耍寶,荷媽會說爛GA。阿卡辦女人,阿月附和。演戲唱歌說故事起哄,每次都會有不同的好戲次次上演開鑼。


這一晚,還是甘家的時間。


歡笑聲會維持一整個漫長的夜,陪伴他們入睡去。這是365天都會有的節目。但是今天的這一晚,難得的是二兒子的甘永好沒參一腳。


他全場靜坐一邊微笑地鼓掌拍手。說著一句今天累了不能一起起鬧后全部人也就依了他難得的異狀自己去弄鬧去。他們不擔心他,因為如果對方是管家仔的話,明天、不然就是很快地,就會恢復過來的了。因為他是超級賽亞人嘛~


雙手不停鼓掌,管家仔的甘永好坐在一旁掛上屬于他的笑容。即使他聽不清他們的說話,看不進他們的舉止。鼓掌的手,更是很冷,很冰。


他在緊張,是的。雖然臉上一直掛著漂亮的笑容,家人沒沒能察覺到這點。但他確實在緊張。


應該說,自他看了那封王啟杰發給他的短消息后,他就坐立難安到現在。他害怕電話突然響起,卻覺得內心其實正期待著。他期望看到對方卻有些拒絕去見面。


要見面?為何見面?什么東西要給我?


一整個晚上,上面的三個問題重復不斷在腦子里面回回轉。他忐忑不安。


我們不可能,我們不應該。對不起,我們能回復到以前那樣嗎?

一整個晚上,他都反復反復地在心里練習著這些的對話。緊張害怕。


客廳沒人了,燈關了,該睡了。仍在房間里靜靜注視著手機等候它響起的甘永好閉上疲憊地雙眼,連衣服也未換就撐不住地睡去。


結果,手機沒響過。


4點,清晨。正確執行每天任務的小鬧鐘響出不刺耳的音樂。將床上的自己主子吵醒。甘永好搓搓自己仍想睡的眼睛,如常他要開始新一天的開始。現在必須起床刷牙洗臉去店里準備。


懶懶地坐起身,他打了個哈欠后即轉頭看向床邊的手機。拿起,打開。里面沒有任何新的消息。


結果,他沒出現過。甘永好苦笑著起身。


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是第一次覺得,等待真的很難受,對方不出現更加是痛。

這是不是就表示,對方也放棄了?對方不打算等了?對方,連回到以前那樣也不想要了?――


仍漆黑的大街道,無人使用。已梳洗完畢的甘永好悠哉悠哉走下層層階梯,然后慢跑到自家店前。


4點半,在這還很是清冷,大部分人仍安眠的時間。『家好月圓』老餅家就必須開始作業準備最大原因為了趕上給早起上班族們買早餐的最好商業時間,更是因為他們的工作需要時間去準備。


單單要讓烤箱溫熱起來,就必須用上半小時時間。加上為保新鮮與品質,還需現弄現烤現打包的狀況。所以這段時間就必須開始準備。


甘永好他是孝順的,是乖孩子。他從很久以前就自動自發擔任開店的這痛苦工作責任。風雨不改。


如果還要問甘永好還負責什么的話,我看還真的無法仔細去解釋。開店后,師傅們與荷媽到前的所有準備功夫,就是甘永好負責的。主力的蛋撻完成,還包括其他人的些材料準備都是他去弄。更不要提店前清潔打掃,搬搬抬抬的粗重工作了。這全都是甘永好負責。


嘩,你真厲害啊。”王啟杰曾這么給予他贊美。

會嗎?”

不過我不會學你。”

為什么?”

你覺得?”


那時的甘永好不明白他的說話。

在距離不遠處,甘永好熟練地自褲帶那摸出店的鑰匙。


不過現在的他隱約知道對方的意思了。


沒人會選擇他這種生活方式吧?!他的意思。――


不過他已無法選擇,他也已經不能去回頭。這樣的生活方式對他來說,已是自己的影子,自己的一部分。失去了,自己毫無疑問會死去。失去呼吸那般窒息而死。


生根了,也無法根治去。接受吧。要二選一的話,答案早就出現了。沒有比現況,他現在世界的畫面更重要的東西。他不會去摧毀它。


手按上鐵欄面,甘永好站在那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偏頭凝視住一盒白禮盒的東西。這個被用巧克力色紙袋裝著的四方角白色禮盒,它放在『家好月圓』店面鐵欄鎖匙孔的階梯上。甘永好抓抓頭。


奇怪,昨天半夜自己關店時也不見有這東西的啊。甘永好好奇地拿起,上下打量。之后,他發現盒子正面有一行潦草飛灑的藍字在上面。


翻開,他無法相信。


我不會找你。直至到你找我為止。――


有時候,事情不如你想像那樣順利。世界本也就不能如你所愿的去運轉。


世界是殘酷的。但卻也是美麗的。

你決定你不要。你決定你拒絕。但事實反而就是無法讓你成真。


放置在店面前地,是一盒裝了蛋撻的盒子。里面僅僅擺著23塊很難看也已冷去了的怪蛋撻。盒子的表面,只寫下幾個字。


那天的道歉禮。


沒有留名,只有上面的幾個字。甘永好完全不需要去過濾誰人杰作。因為他立刻就知道誰人會這么做。但他心底卻同時也無法去相信答案。啟杰?


他拿起盒子里的其中一塊,沉默不語。這不是買的蛋撻。每天都弄蛋撻的甘永好知道。這肯定是自己做的。甘永好訝異。這,難不成是啟杰做的?


-『我有東西給你。』


手輕碰上蛋撻的脆皮上。他要給我的就是這個?


-『我會送過去給你。』


他到底是從幾點開始,一個少爺公子,酒店CEO的人就開始卷起袖子到廚房去弄這個東西?


我是認真的。


讀完盒子內則的另一行字,他突然覺得欲哭而無淚。


一切事情都是難以如愿的,世界就是如此殘酷,卻又因此那么地美麗。――


呆呆站在無人的街道上,甘永好死死抓住手上的禮盒。


管家仔不會做不正確的事、不會做不對的事。這就是管家仔,乖巧又溫順的他。


他不能讓別人擔心、不想讓家人擔心。他一直都是一個很乖巧很聽話很溫順的孩子。

他不會明知是錯誤仍去做。他不會,不能,也不讓自己去做。


但面對王啟杰的感情,即使心底反復不斷地催眠自己正確地倫理道德,常理規矩等等一切。

明知是錯的,這感覺是不對的,不能的,不可以的。不被允許的。那就不應該去做,不應該去要。

不要。


他知道,他知道的。甘永好知道。

手指不經意地收緊。


但他還是好想擁有。





『你不覺得這樣是錯的?』

『相互愛上何錯之有?』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