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04.02

「親愛的乔斯林詹森(Jocelyn Janson)先生,

 

晚上好,唐突打擾的地方,還請您見諒。

 

首先,請別移動您食指企圖按下中斷按鍵。因為我肯定您會後悔。

 

更希望別將我當成是滿嘴謊言的瘋狗子。

 

我能對全能的主發誓接下來所說的話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居住在偉大的維多利亞女王統治地倫敦,身份尊貴又是菁英份子的您該明白。我不會與素未謀面的您開這等惡質的玩笑,即使萬聖節已漸漸靠近…而我深信這天將是我穿上西裝踏入棺材永遠安眠的日子…

 

不過即使如此,還請您站好原地大大口深呼吸,抱持絕對冷靜。

 

 

親愛的乔斯林先生,

 

您已過世有十年之久的雙胞胎弟弟,乔斯林.卡爾(Jocelyn Carl)。

 

前段時間,他與那群怪物般的朋友們,不斷敲門按鈴探訪我…」

 

喀嚓,嘟嘟嘟--


 

Possessed Gramophone • 著魔留聲機

 

「最近,丈夫每晚都睡不好。」

 

穿著黑色喪服、戴上黑紗帽,嘴唇仍嫣紅似血的婦人一句一句說道;

 

「不曉得從何時開始,他極度害怕睡眠。每次都帶著深深恐懼表情努力閉上雙眼。即使他吃了安眠藥,深夜也會因為作了噩夢而整個人跳起來發瘋大叫。驚慌恐懼地很。」

 

四周沒有其他人。冷風無聲無色過路。這是個冷清地葬禮。

 

躺在棺材內地是一名叫湯瑪斯(thomas)的權威眼科醫生。女人是他的未亡人。唯一一位出席者,是剛下飛機即馬不停蹄趕到公墓墓園出席送葬日的乔斯林.詹森(Jocelyn Janson)。雖然詹森與棺木內的湯瑪斯,其實從未見過面。

 

「每次睡醒,丈夫都會歇斯底里大喊大叫。但內容甚麼地聽不清楚,甚至讓我懷疑究竟是些甚麼語言。」

 

詹森脫下紳士帽,靜靜凝聽著孤獨一人站在全新墳墓前的女人說話。

 

「死前的那晚,他用力抓緊我的肩膀。不斷惶恐重複說著他會死、會死,會這樣就死去。但我沒有將他的話放在心上。因為最近的他神經質地讓我也感到疲乏。」

 

「卻沒想到,他真的就這樣上吊勒斷自己的喉嚨死去。」

 

『我深信這天是我穿上喪服踏入棺材永遠安眠的日子…』

 

居住蘇格蘭的湯瑪斯先生,送給遠在倫敦素未謀面的詹森的見面禮。是一個莫名其妙又匪夷所思的電話留言錄音。而會促使詹森連夜趕來拜訪地主要原因也就是這個。

 

詹森瞄瞄墓碑上的字。刻下的逝世時間確實是11月1號,時間吻合。但上吊自殺者臨死前特地留言告訴他這陌生人。是為了甚麼?詹森疑惑。這是自殺者會採取的舉動嗎?而且留言內容還包括一些重要訊息,

 

『您已過世有十年之久的雙胞胎弟弟,乔斯林.卡爾(Jocelyn Carl)。

前段時間,他與那群怪物般的朋友們,不斷敲門按鈴探訪我… 』

 

詹森無法形容當時聽著留言錄音的他有多震驚,也無法描繪他當時的表情。在他回過神時,他已經提著行李箱乘搭飛機趕來了。詹森想了想,

 

「婦人,最近可否有什麼人屢次登門拜訪先生嗎?」

 

女人看也沒看他一眼,輕輕搖頭。

 

「你可曾看過這麼冷清的送葬?!死前的他簡直像個瘋子。周遭人們都對我們避而遠之,視而不見。他經常歇斯底里地喊著救命。一直發瘋地在書房內叫囂。一會說沒救了沒救了,下一秒就說我會想辦法有救有救…」

 

女人喃喃自語。「…明明是個受尊敬、擁有權威地眼科醫生…為什麼離開弗爾法(Forfar城鎮回到這…一切都變了?」

 

***

 

「先生,已經抵達目的地了。」

 

一直在座位上打瞌睡的乔斯林.詹森,聽到司機的話即猛然睜開雙眼整個人跳起來。圍在頸項處的白圍巾滑落掉地,沾滿髒兮兮地灰塵污垢。乔斯林.詹森遺憾地撿起拍打幾下後才走到司機處放下數枚銀幣。

 

「客人你真奇怪,居然過了萬聖節才到訪弗爾法啊...」接過小費,滿意報酬的司機先生臨走前不忘丟了這句話給詹森。「這個鎮的特產可是鬧鬼喲...」

 

詹森不會忘記整輛巴士確實只有他一個乘客。

不過他只能選擇乾笑,耳邊不斷迴響司機先生的那句話。

 

這個鎮的特產可是鬧鬼喲...

 

「鬧鬼啊...」他抬頭四處張望一番,現在都甚麼時代了呢?

 

遠離喧嘈的大都市,被翠綠樹林環環包圍著的清幽小鎮-弗爾法熱鬧而和平。居民們相互微笑打招呼,優哉而休閒。

 

即使已過萬聖節,仍然有濃濃地節日氣氛。乾淨地街道到處都能看到傑克南瓜燈(Jack O'Lantern)。孩子們一個接一個嘻嘻哈哈玩耍。賣花姑娘更免費大贈送地遞給他一朵小黃花。

 

踏在街道走廊每一片磚塊上的詹森越看越不解。湯瑪斯醫生居然在離開這個鎮沒多久後即發瘋甚至選擇上吊自殺。

 

詹森握住手上的小花朵。這個鎮…究竟有什麼問題嗎?

還是有問題地是湯馬斯醫生本人?

 

『您已過世有十年之久的雙胞胎弟弟,乔斯林.卡爾(Jocelyn Carl)。前段時間,他與那群怪物般的朋友們,不斷敲門按鈴探訪我… 』

 

「...」詹森推推眼鏡。歎氣地繼續前進。

 

***

 

為了能更確實探聽到情報,詹森選擇走進一間親民化地當地酒吧。

那是間嘈鬧又擁擠、更許久都沒修飾整理過的破舊酒館。笑臉迎人的酒吧老闆瞧著外地人等同肥羊的想法熱切招待。

 

「乔斯林.卡爾?(Jocelyn Carl)」擁有一雙圓大金魚眼的老闆瞪地更大瞧著風塵僕僕來訪的詹森。「是誰來著?居住在這的居民么?怎麼我沒聽過呢?!相信我,這裡居住的任何人肯定都來光顧過我的美酒。包括未成年的小伙子等。」

 

「那麼,最近鎮上是否發生了甚麼事嗎?」進一步提問。

「有甚麼事需要發生嗎?」

「啊…沒有就算了。」詹森苦笑。果然如此嗎?話說如果事情發展不是這樣就不正常了。自己怎麼就莫名其妙追查下去呢?就像突然著魔了一樣。

 

詹森拍拍自己的臉,企圖清醒過來。

 

「雖幫不上甚麼忙。但既然大老遠跑進來了,客人您就到處逛逛當散心吧。不是我自誇,這裡的環境是非常漂亮而美麗的呢。」頂著大肚腩的老闆彎下身,翹起自己的肥噸屁股继续叽哩叭啦地解说,

 

「可以去任何地方喲。我個人非常推薦湖畔呢,就好像一面镜子般晶莹剔透。那裡現在還能看到優雅的天鵝群呢…」

「看来果然是个不错地选择呢…」詹森摘下眼鏡,咬著三明治,考虑放棄这荒謬的旅程-…

 

「啊,唯獨一個地方請停止前進的腳步。」探出頭來的酒吧老闆,將冒泡的大杯啤酒放下,舉起肥圓的食指指向翠綠樹林方向。

 

那是包圍著一座高山的繁密樹林,幾乎形成另一個隔絕人類的巨大國度。

 

「那樹林可遠比肉眼看的範圍還大,裡面簡直如迷宮。而且還有座老舊城堡呢,年紀幾乎與我家奶奶年紀一樣大呢。所以請不要隨隨便便靠近。不然就會好像一位好奇心旺盛的眼科醫生那樣,屁滾尿流地爬出來噢…」

 

聽到這,詹森含在嘴內的三明治整個掉落。

 

真的,他真的有認真考虑過放棄这荒謬旅程的念頭-…

 

***

 

乔斯林.卡爾(Jocelyn Carl)是他的雙胞胎弟弟。

十年前失蹤,從此猶如蒸發人世一樣。

 

那天是萬聖節前夕。那時他們兩人剛滿6歲。兩個孩子分別裝扮成惡魔與殭屍去討糖果。從此最小的孩子一去不復返。 到處找,怎麼找也找不到蹤跡。摯愛雙親們傷心欲絕返。帶著哥哥的大兒子離開。

 

父母們十年間仍無法釋懷。每年生日母親都會準備雙份禮物,買雙份衣飾準備雙份的用品。從事室內設計的父親也會在新家內準備兩個房間,其中一間永遠不能被外人推開窺看。也不允許外人踏進一步。因為那是屬於弟弟卡爾專用的房間。

 

十年都無法忘懷的感情,簡直像場永無止境地噩夢。

那麼哥哥的他如何表現對弟弟的愛?

 

他帶上攜帶式方便的迷你手電筒與一個隨身背包,手一一推開防礙視線的葉子,踏過阻礙步伐的野草。詹森很快就看到酒吧老闆口中的老舊城堡林立眼前。

 

「入魔時分還離開有溫暖燈光的酒店走進無人的冰冷樹林內找廢置舊城堡,真有種自找地獄門前敲的感覺啊…」詹森自我譏笑了一番。

 

為了個莫名其妙的死亡留言,哥哥的他,踏入了當地居民們生人止步的危險樹林內前來尋找已失蹤十年的弟弟——…

 

Next Episo

 

『親愛的乔斯林先生,

 

您已過世有十年之久的雙胞胎弟弟,乔斯林.卡爾(Jocelyn Carl)。前段時間,與那群怪物般的朋友們,不斷敲門按鈴探訪我…』

 

Birthday Party • 生日派對

 

「...」站在城堡外圍吹冷風的詹森不知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

 

面前巨大的廢置城堡就好像懸疑小說內經常見著的形容,脫漆了的城堡爬滿巨大的藤蔓與骯髒風颳痕跡。生鏽了的鐵門隨著冷風微微擺動。門口兩側的石雕是怪異的三頭惡魔,通往大門的走道佈滿冰冰涼涼的水潭。在高掛天際的圓月陪襯下,濃濃詭異氣氛蔓延。

 

「如果城堡突然傳出女人的慘叫聲, 感覺也不奇怪了...」因為現在的氣氛環境簡直就是詭雅異俗。詹森苦笑。他突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那麼有勇氣走進樹林尋找這座城堡。

 

聽到匪夷所思的最後留言、連夜離開家拜訪被稱為瘋子的自殺者。跟隨足跡來到這個鎮。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變得那麼有勇氣。明明小時候連馬戲團的笑臉小丑他都會被嚇哭。看鬼片永遠睡不著。這點,弟弟的卡爾就比他堅強多了。

 

不過腦子雖這麼想,詹森的腳還是不斷往前走。

 

「...」手電筒照著眼前的巨大城堡。踩著濕答答的狹窄小路,沾滿了爛泥的長皮靴踏過滿地地枝葉。詹森膽戰心驚地一步步靠近。

 

大鐘樓突然叮噹叮噹奏起,有那麼一秒敲鐘聲撞擊人心。詹森的腳步因此突然回神般生根地面拒絕再靠近。這幾乎可說是人獨有的直覺或所謂的第六感。

 

12下敲鐘聲輕巧巧,零時零分來臨,逢魔時刻降臨。然而喝止住詹森腳步地,是細碎到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詹森沒有絲毫猶豫,尋找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前進。

 

***

 

生日快樂。Happy birthday to you,

 

是首歌曲,歡慶生辰的快樂歌曲。

詹森剛剛聽到的聲音,原來是正高歌中的唱聲。

 

生日快樂。Happy birthday to you,

生日快樂。Happy birthday  to my little Carl.

生日快樂。Happy birthday to you

 

嘈雜地刺耳尖叫聲,七彩彩帶碎紙片飛洒。

他們正在城堡內開著慶祝派對,好不熱鬧。

 

不,應該不能用他們來形容它們。因為他們都是些非人類。

 

沒肉只有骨頭的骷髏們穿著燕尾服拉著小提琴演奏,還有穿著洋裝跳舞的骷髏情侶。穿著燕尾服的蒼白紳士,擁有一雙貓眼的妖豔大姐塗著,披著粗麻布斗篷的老太婆,還有穿著一身黑的大鼻子矮子等等--...

 

怎麼?詹森覺得這些人物有某程度的熟悉感。而這根本是天方夜譚。

 

一大堆墓碑聚集的墓園前就是派對的位置,因為擺設了張長長的長形餐桌。餐桌上擺著一個眉開眼笑的黑色蠟燭燈座,黑色蠟燭一直眯眼呵呵奸笑。

 

餐桌上也放滿了各式各樣的食物。焦糖的草莓蛋糕旁邊擺著冒泡的癩蛤蟆濃湯。烤雞的旁邊,一顆棵插著艷麗紅玫瑰的骷髏點綴。那裡聚集了精緻的小點心。

 

「噢。可愛的小卡爾,祝你生日快樂唷。這可是你的16歲生日呢。」臉上佈滿橘子皮般皺紋的老太婆唧唧笑。

 

一人份的餐具,唯一一張金雕椅子。週遭全部生物的團團圍繞。看來這場派對是專為一人準備的。

 

椅子上坐著是位仍屬於青年的少年。他遠比在場全部生物都來得嬌小、瘦弱。但現在卻是眾人的奉獻目標。坐在椅子上的他坐在椅子上如同木偶般一動不動。他的眼睛、脖子與雙手都纏著厚厚的白色繃帶。繃帶的另一端有被數十只蝙蝠咬著跑,有的則是被圍繞週遭的藍色鬼火堆一口接一口燒掉。兩只手就這樣被懸掛半空中。感覺非常詭異,

 

「眼珠子裝回去了?所以現在不是空洞了?我來瞧瞧?」老巫婆說著,就粗魯地按了按卡爾的眼睛位置。若眼睛不是仍纏著厚厚繃帶,只怕整顆眼珠都被那老巫婆壓爛。

 

「烤餅乾可以吃了嗎?卡爾。」坐在少年膝蓋上的黑貓說出一口標準的英式發音。「我可以將全部薑餅人或小香腸吃了?」

 

「...」少年沒回答她。他貌似聽不見黑貓小姐的詢問。

 

他身後站著一位妖豔魔女。對方過長的波浪黑捲髮正有一下沒一下地打在卡爾身上,嫣紅指甲不斷在卡爾的脖子處游移。

 

「聲音的聲線該再低點...這頭銀絲髮色也該再淡點、之後臉的骨骼再改一點...小卡爾就會變得更加可口美味了吧?!」不遜色於惡魔的誘惑魔力,屢試不膩。女人幾乎口水都滴下了,眼珠漸漸變成紅色。

 

「啊啊...好滑潤的感覺...肉質肯定不錯...」只吸食處女鮮血的偏食伯爵大人,湊熱鬧般與高大的狼人一道靠過去嗅著人肉獨有的香味。

 

「小卡爾,吃一口可以嗎?反正醫生不是說你復原了嗎?就是肉長出來了吧?就一小口...脖子的這一邊而已...」完全跟隨食慾行事的野獸狼人垂涎般提問。

 

他腳邊有食屍鬼與老鼠爭先恐後地啃吃著他的皮鞋。發出咔嘰咔嘰地磨牙聲,只怕玻璃或鐵板也能輕易被它們咬碎吧?矮子的惡質精靈拉扯著他的褲子。

 

蒙眼了的少年他看不見這些頭皮發麻的驚人東西。其實他的正前方還有個貓女郎趴在餐桌上朝她伸長舌頭。不曉得是想親吻他的唇還是想吃了他的肉。

 

數十個非人物,七手八腳地賴在蒙眼的他身上。氣氛詭異到最高點,可能下一秒,慶祝生辰的主人翁也會變成餐桌上其中一道佳肴進了客人們的腹中。

 

但很快地,四周即掀起了個巨大而洶湧的黑色漩渦。而漩渦是自少年身邊浮現並迅速擴張。

 

「噢!我的天啊!」見著那漩渦出現,不知為何全部生物們都迅速繃緊自己的皮子。賴著卡爾不放的東西都紛紛退開好大段距離。場面突然雞飛狗跳起來。

 

「夢魔!(Nightmare)」小妖怪們一窩蜂地逃掉并躲在每塊墓碑後面。

 

高晉的吸血鬼黑魔女狼人們一臉心癢癢地表情站在一旁。幾乎與黑色漩渦融為一體的男人無聲無息出現。他無血色的臉依然沒有絲毫感情表現,血般紅的瞳孔與一頭過長的黑髮,好不吉利。

 

即使夢魘沒有腳,但還是能看出他筆直地站在卡爾身邊。用沒有起伏地聲線緩緩開口;「玩笑開得太過了。你們想要進夢內迷宮永遠無法逃開嗎?」

 

在場怪物們都愣了愣,很快乖巧並一致地搖頭。

 

「請明白這是我們愛的表現。」妖艷魔女揮動手上的黑指甲微笑道。

 

開玩笑,掌管夢中世界的夢魔幾乎與地獄的君主同一等級。惹怒他與接受無期徒刑沒任何分別。進入他的世界比死去或活著更痛苦。據說遇到夢魘,即代表無處可逃的倒霉,這不是沒道理的。

 

「將他變成我們的同類,撕下那張光滑漂亮的臉皮,扯掉會逃跑的腿與折斷會拒絕我們的手臂。這樣不是更好嗎?唧唧。」老巫婆唧唧笑。「大費周章找人類醫生來治療小卡爾。小心翼翼地碰觸他的傷口。簡直噁心地很那。」

 

「對啊對啊。簡直噁心地很。」黑烏鴉呵呵笑地接腔。「您可是尊貴的夢魔哪。將所愛所喜歡地通通鎖在夢內獨自欣賞直至生膩壞掉,才是正確的表現啊?」

 

他們這些非人類雖不似人類般受時間影響只能短暫取樂,但仍保有死亡權利。招惹了夢魔,那就代表連死亡求解脫也辦不到了。夢中世界無窮無盡,就連時間也不允許懸停。可比見著死神來地讓人絕望。

 

所以夢魘一直是孤獨的,所以夢魔的愛一直是最可憐又最可悲的。

噢,這裡是指被夢魔愛上的玩具。

 

「他才剛治療完畢,別讓他立刻就變成壞了發條的玩具那樣動也不能動。」不打算聽取它們的意見,夢魘的男人冷冷說道,隨即指指墓園後面的籬笆。「要吃的話,後面有一個代替品。」

 

那是詹森站著的位置。

 

「噢?」全部在場地非人類,視線全集中在偷窺偷看的詹森身上。

 

「哦?還有個小卡爾呢?!」停在卡爾右肩膀的蝙蝠問。

「為什麼會有兩個小卡爾呢?!」停在左肩膀的蝙蝠接著問。

「對了。因為我們不能吃光小卡爾。所以這個是多出來特意給我們吃的吧。」

 

經歷過剛剛一幕接一幕驚栗畫面的刺激衝擊下,詹森整個人幾乎都動不了了。即使他明知再不逃就死定,但他的腳還是緊貼大地拔不起來。甚至心臟也幾乎承受不了需要口吐白泡暈死過去。

 

「所以我們能吃了他也不怕了?」

「可以吃嗎?可以吃嗎?真的可以吃了嗎?」

「那麼,我們就開始享用了啊?!」

 

從察覺到這場派對是非人者聚集開始,詹森就失去了逃跑的能力。

 

「快點熱著爐子,準備菜刀!蟾蜍和蜘蛛一個都不能少,眼珠泡湯,骨頭嚼碎。新鮮的肉與血是必須地,這肯定是最能暖胃的美食濃湯喲!」反射在大地的黑影繼續扭曲成各種各樣形態的怪物,一步步朝詹森靠近。

 

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詹森完全可以預料自己的下場。不過即使如此,詹森的注意力仍全部集中在椅子上的少年而非那堆怪東西身上。

 

乔斯林.卡爾,他那該已失蹤十年的雙胞胎弟弟。現在就在他面前。

 

不管週遭如何,不管事情究竟是怎樣,更不管自己的最終下場。父母最擔憂的兒子,自己最重要最摯愛的弟弟就坐在那裡。那天他緊緊握住的特別存在,發誓永遠在一起。那可是他活著最重要的分身啊!

 

想到這,不曉得從哪冒出來的勇氣,讓本嚇軟腿的詹森突然朝卡爾位子狂奔過去。

 

「卡爾!」 詹森朝卡爾大聲呼喊他的名字,甚至伸出自己的手企圖能碰觸到他。不過事與願違。下一秒,他就整個人被黑暗漩渦吃掉吞沒消失了。

 

干擾派對的入侵者,就這樣消失蹤影。

 

不過,椅子上的少年卻因此有所反應。

 

一直抱持沉默像尊木偶坐在那的人手指動了動,然後緩緩舉起。他很快發現自己的眼睛被某種東西干擾,粗魯而乾脆地將防礙視線的繃帶一一扯掉,

 

「我聽到詹森哥哥的呼喚,」蒼白的臉色是因為幾乎十年沒照射過陽光之故,不過臉上那雙碧藍的眼瞳仍烔烔有神,沒有失去半分光澤般盯著眼前的夢魔。「他在這裡嗎?」

 

夢魘手指輕觸碰眼睛兩側,緩緩游移。

 

「看來您的眼睛真的回復了...果然人類受的傷仍需要人類治療嗎?!明明弗瑞斯(fred)與雪莉(Shirley)常製作能讓人致命的劇毒藥物...眼瞳的藍色不斷閃爍黑暗內,依舊非常漂亮。」

 

「他剛剛是不是仍然在這裡?」卡爾重復發問問題。完全不畏懼眼前的是何等人物。

 

「有嗎?」聽到他地提問,夢魔如常閉上眼。「是您在做夢吧?」

「您讓我夢到他了嗎。」

「這是您的生日禮物不是嗎。」

「所以他剛剛真的在這裡嗎 。」

 

「您的願望,是希望能讓家人看到您的近況,讓他們埋葬對您日以繼夜的思念。讓他們平靜活著,還有希望看到最喜歡的哥哥一面,」夢魔抬高少年的臉讓他注視著自己。「你的願望實現了。」

 

卡爾咬牙切齒。

 

「所以從今以後,你只能乖乖待在這。知道嗎?卡爾。」

 

樹林內的無人城堡從此就是你的家。老鼠黑貓蜘蛛癩蛤蟆等就是陪伴你的僕人。狼人死神魔女巫婆巫師就是你最親密的朋友。從此以後,你閉上雙眼躲避陽光,睜開雙眼迎接黑暗。

 

知道嗎?夢魔的愛,一直都是最可憐又最可悲的。

 

***

 

「啊!」詹森猛然睜大雙眼,驚惶般跳起身然後跌下地。

 

他抬頭。滴著冷汗,全身發抖。驚魂未定地四處張望。

 

溫暖的陽光透過玻璃窗口照射進房間。書桌上的日曆顯示今天是11月1號。床頭熟悉的時鐘平靜地流走沒腳的時間。上面擺放著全家人合照的相框,照片內的弟弟笑得異常燦爛可愛。

 

詹森現在正置身遠遠倫敦的家裡,自自己房間內的藍色大床上整個跌坐溫暖的木板地面。

 

平靜的早晨,熟悉的空間,祥和的鳥叫。這是他的家。

甚麼城堡的吸血鬼或殭屍、魔女巫婆、食屍鬼...與卡爾,通通沒有。

 

「…夢?」詹森愣了。「全部不過是場噩夢?」

 

他不敢相信。怎麼可能?!

 

「不可能...」詹森很快起身,狂奔到書桌前尋找電話傳真機。為了確定自己的神志,他打算翻找出之前收到的那通電話留言錄音。那個是一切事情的開始,

 

詹森沒有發現房間外面的樹上站著只巨大貓頭鷹,更沒發現那貓頭鷹從不眨眼的豆大眼睛直直盯著詹森的一舉一動。沒有絲毫感情地視線,深處是一片黑暗。

 

直至詹森翻找到那通留言,點擊凝聽選項後居然傳出破音的頻率。隨即浮現在詹森腦袋內地,是那被稱為夢魘的男人聲音。

 

「親愛的乔斯林.詹森(Jocelyn Janson)先生,

 

詹森無法阻止自己心臟瘋狂跳動的聲音。如果可以,他真心希望從沒聽過這把聲音。

 

「請不要透露我們的蹤跡,就連寫與錄音都不被允許,

我們不是朋友,我們不歡迎您失禮的到訪。

若不是有約定承諾,我甚至想要切掉您的舌頭,挖空您的腦袋。

您曉得地,獨佔及占有慾望都是小氣的生物。

 

別忘記,黑暗無處不在。我們會棲息在你的影子內,一直盯著你。

若你說出去,就會像那神經質地倒霉醫生一樣下場。」

 

詹森咽口水,臉色發青。

 

「哦,今天是11月1號,容許我最後與您說一聲;

Happy Halloween, wish you have a nice dream every night…」

 

喀嚓,嘟嘟嘟--

 

END

Or Continue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