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09.11


“哇,剛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你們剛剛看到嗎?!”
“大廈發出爆炸聲,人掉下來卻沒事!”
“看看!地面上那個大洞!”
“是不是世界末日了啊―― …”

一句接一句,七嘴八舌。刺耳的聲音在看戲群眾內不斷喧鬧吵雜,交頭接耳,好不熱鬧。

捧著傘,將自己藏在群眾內的胡杏兒,白皙的美麗容貌面無表情。眨眨烏黑明亮的紫眼眸,她點了點頭,慢慢一步步離開。

高跟鞋觸碰地面而發出一定的響聲,猶如某種催眠曲。不著一絲痕跡傳入每一個人的耳里。

“哎呀?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嗯?我剛剛在這裡幹甚麼?”
“好多人呢,拍戲嗎?”

伴隨越來越多疑惑的問題與謎團。胡杏兒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某處。

將一切都看在眼裡的陳鍵鋒,高高拋拋手上獲得的戰利品。他露出一彎笑意,是如常的愉悅。笑得即帥氣又滿足。感覺就好象終于尋找到自己找尋很久了的寶物。

“貌似有好戲上演呢。”




NIGHT XII
KEN齊百恆、BOSCO黃宗澤、RON吳卓羲
PLACE PRESENT:Hospital醫院

凌霄醫院內某獨立病房,逗留了3、4名醫生與2個護士。一個病人以及兩個閒人。

齊百恒的院長父親,專科醫生的阿姨。曾幫他醫治癌癥的梁醫生,熟面孔的護士們,以及特地叫來的專業骨骼醫生。加上吳卓羲與黃宗澤這兩塊礙事又礙眼的大木頭。不太大的個人房間現在站滿了人,讓人質疑是不是在開派對。齊百恒想著,覺得頭又痛了。

為齊百恒包扎完傷口的醫生,瞄瞄身后的那群人。“OK,看哪里還會覺得痛?”

聽著,知道診治已結束。全部人猛然起哄,一窩蜂地涌到齊百恒的病床邊。

“怎樣?KEN?還有那里覺得不舒服嗎?”父親的齊嘉尚慌張開口。
“KEN,有沒有覺得身體的那里有些感覺怪怪的?”阿姨謹慎問道。“要不要再仔細檢查?!”

“是了是了,要不要喝水?”
“還是覺得頭痛嗎?要不要躺著?”

洶涌而來的群起問題,讓齊百恒皺眉。他不喜歡別人一天到晚都將他當成隨時會倒下的病人。

“我沒事。Daddy。不用擔心。”轉頭看向阿姨,認真而誠實地說道。“沒事。不是復發。真的只是意外。我的肝還是好好的。沒復發沒異常。”

“KEN。。。”

上下左右,裡裡外外打量齊百恒的雙親。聽著其他在場者一堆人七嘴八舌的交談。越聽越滿頭問號的黃宗澤,悄悄靠過去吳卓羲附近,小小聲地問。

“看來他不是RAYMOND啊?”吸血鬼哪可能患上癌癥啊?

“早說過他不是了。”吳卓羲嘆氣。為什么就連這人也不相信了?他當時可是實話實說呢。

“我以為你只是在騙那些『人』啊。”誰知道你是不是為了保護他人而故意撒謊了?
“我不是『那些人』。”吳卓羲盯住黃宗澤,好半響才淡淡回答。“所以我不會說謊。”

“切,你不是『那些人』?”重申那句話,黃宗澤白他一眼。
“人也不可能不說謊吧?”靜靜凝視住窗外的吳卓羲說著。“這樣的話,你與我不也是一樣?你介意什么?”
“。。。”

自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吸血鬼最愛假的東西。

他們吐出的語言都磚有寶石與蜜糖的謊話,質疑困惑的話,你就輸了。
他們要地,是你那上當了的滑稽表情。你們越絕望,他們就會越開心。

莎士比亞說過;他們要得是得到你手上最寶貴最真實的寶貝。他們要你的快樂與幸福。吸血鬼如同貪念的人類一樣。

充滿欲望的饑渴。

三言兩句打發掉自己的爸爸與阿姨,順道將其他人人強制請走離開後。

要留院住一晚做身體檢查的齊百恒坐起來,拉開身上的被子。埋藏在鏡片內的一雙銳利的美麗眼睛,直直看向在一邊呆看窗外與打瞌睡很久了的某兩人。吳卓羲與黃宗澤。

“好了。你們能仔細與我解釋了吧?!兩位怪人。”不打算廢話,齊百恆單刀直入。
語氣透露出不容拒絕的『殺氣』。崩著一張怪笑臉的黃宗澤,很聰明地這么得知。

不過處地考慮,如果你在經歷了被人多番誤解導致一直在倒霉、后期被弄得受傷住院、性命更是收到極大威脅,而這一切的一切自己都沒選擇權的話。怕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他能理解齊百恒的不耐煩焦躁感,到了感同身受的地步。

黃宗澤瞄瞄站在窗外一動不動的吳卓羲,見對方絲毫沒有打算解釋的舉動。他深深嘆氣。

指指一直看著外面風景不打算說話的吳卓羲,黃宗澤小心翼翼開口。

“他是RON吳卓羲,該知道了吧?!”

齊百恒望望吳卓羲,點頭。

那是一切的開始,震撼的相遇。

“而我叫BOSCO黃宗澤。是他的朋友。是一個小店的掛名老板。家呢,翻開破爛族譜會發現祖先有幾位曾擔任驅魔職業。不過也就是10個人裡才出現2位的記錄。近幾代根本已經沒了。而我嘛,幾乎祇是普通人了。頂多只能用家裡的古董嚇唬人。”干嘛自己變成說書者了?!誰人該死地給說明費用!

所以那時,你祇是在嚇唬那些東西?齊百恒無言。

“一直不停追捕你的那群人都是所謂的『吸血鬼』。就是電視機與電影上經常出現的那種要吸食人血為生的怪物一族。尖尖牙齒會飛會吃人而且不老不死的種族。VAMPIRE,聽過吧?”

託現在電影電視動畫的福,三歲小孩都聽過了。

“他們基本上很少會表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也不愛逗留在人類城市里。他們就在屬于自己的領土內,河水不犯井水那樣生活著。人類與吸血鬼本來就在相互隔絕彼此的世界,一直維持到現在。”

自古以來,人類與吸血鬼都是勢不兩立。

畏懼逃開,頑強對抗。一次一次重復循環。勝負定下甚至兩敗俱傷,一直恒久不變。

發展到現在冷漠占據全世界的現代。人類與吸血鬼進化至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地步。即使知道全球的人口失蹤每年每月每日,每分每秒持續發生,但全部還是很默契地保持沉默。戴上面具不聞不問。

反正你危害的,不是我啊。人笑笑說道。
反正我殺害的,不是你啊。他冷冷回答。

“若要說間中會發生的意外。也就是可能在紅圓月的晚上,有些失去理智沒自我意識的吸血鬼們走出來引起騷亂。不過那種大致上都是些層次較下等的吸血鬼。那種類型都會有所謂的『主人』在管制,因此也不會有多大問題發生。啊。這些都是這只告訴我的。”

黃宗澤用手比比身后的吳卓羲。

“所以說剛剛那光明正在大白天跑出來,還搞出那么驚天動地的騷亂。其實很少見。他們不會故意來人類世界,現在怕只是為了找伙伴而來的吧。RAYMOND 。聽過了吧?”

聽過無數次,簡直如同烙印那樣深刻心底。齊百恒想了想。是自己多想不成?

那些東西真的不會出現在白天?會與人類保持距離?但看那對男女的態度和舉動,壓根兒不覺得是那回事。他們給人的感覺,就像恨不得人類們主動一個個靠近。他們就如同對待垃圾那樣將其一一掃出,清理干凈省得礙眼的感覺?

“至於那個叫RAYMOND的人。據了解是他們那個世界里。其中一位繼承最濃郁血的貴族之一。是保有最濃密與完善血契約的種族,簡單說就是上級吸血鬼。在吸血鬼圈子內,身份高貴又擁有特別能力,是非常稀有的身份頭銜人物。”

他們的身份等同我們那群受所有人為之尊敬的皇室貴族,甚至等同最高位的皇帝那樣吧?

“因此這么一個人突然失蹤。所以才會變得他們到處有人找他。發瘋激動地尋找去。沒人知道他為何突然離開,也不知道他去了那或會去哪。導致全部在找他的人都快瘋掉。因此與他有相似容貌的你,就這樣無辜被錯認了。” ”黃宗澤搭上吳卓羲的肩膀,譏笑說著。“他就是其中一個快瘋的人。”

“大致上就是這樣。請問齊大醫生還有什麼疑問嗎?”黃宗澤深深鬆口氣,不停喝水。

“。。。” 齊百恒望望不作聲的吳卓羲。

回想在陽光下那道身影,那句道歉的話。腦海浮現一道疑問。

“那麼,”齊百恒頓了頓,眼睛直直凝視著吳卓羲。

“為何你,會出現在那種地方?!”

聽到,黃宗澤嚇了一大跳。手上的杯子差點掉落。而一直瞭望窗外的吳卓羲,也驚訝於齊百恒剛剛那問題而轉回頭去。料想不到齊百恒居然會這么問。

見兩人沒說話,齊百恒提高音量繼續問。  

“我是因為容貌相似而無故被牽扯進去。那你呢?面對那群吸血鬼,你感覺非常習慣與了解。相處方式,生活習慣等也駕輕就熟得很。這是為什么?”

“耶。這個嘛... ...”冒冷汗與掛黑線的黃宗澤露出難看笑容哈哈笑起。
“不用回答。”吳卓羲靜靜站在窗邊,烏黑明亮的黑瞳直視病床上的齊百恒。表情難得帶上些些冷漠與無情。“這不在需要回答的範圍內。”

齊百恒沒逃避那樣的視線,直瞪回去。

“那麼,你又為何要找那叫RAYMOND的人?”

“。。。”吳卓羲與黃宗澤互看對方,一人沉默一人縮肩。不知該不該回答也不知能如何解釋。黃宗澤更打眼色,質問對方是不是知道他的身體秘密。吳卓羲很干脆地點頭。

沉默交接沉默,分秒無言而過。僵硬氣氛繼續無線蔓延。

“唉。該怎么說比較好呢。”片刻,忍不住這氣氛的黃宗澤大大嘆氣。

他投降了般抓抓頭,一臉不知該如何說明的煩惱模樣。思考了會,深深吸口氣,他總算開口。“簡單的說,RON他是個被上級吸血鬼咬過了的『人』。因此體質變得有別于常人。我想你應該也親眼目睹過才對。”

那場車禍。齊百恒望望吳卓羲,很快點頭。

“根據RON他本人的說法,因為咬他的人是個階級很高的吸血鬼。因此他不會如我們想像,變成沒自我意識猶如行尸走肉的低等喪尸那樣,只懂追究食的欲望隨處咬人吸血。他還保有自己的意識,知道自己的名字身份,不會胡亂攻擊人類。就和普通人類沒兩樣。不過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其實他已經死了。”

齊百恒瞪大雙眼。“ 死了?”

黃宗澤不理會吳卓羲的意愿,自顧自強拉著他來到齊百恒身邊。爽快遞出他的手。
“你是醫生,該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能自己確認下。他沒溫度也沒脈動了。胸口也沒心跳聲。”

齊百恒下意識伸出手,探了探吳卓羲的手腕方向。果真如黃宗澤所說一樣,沒了溫度以及脈動。貼近胸口沒聽不到規律跳動聲。這是死人的證明。他簡直不敢相信。

“夠了吧?!”吳卓羲抽回自己的手,一臉不爽。

齊百恆感覺複雜。那晚雖也覺得吳卓羲這人很怪異,但心底還是覺得這人不是什麼『怪物』。

“他胸口可是有更猛的東西喲。要沒有興趣看看?!”黃宗澤露出邪邪的笑臉。
“你欠揍嗎?!騙子神棍。”
“想打架麼!老子奉陪,不過先讓脫衣服~!”
“要脫你自己脫!!”

不對,直至現在,他給人的感覺仍然是人類。

磅!
重物砸到牆的聲音。

“你這人!居然真的揍下來!”
“對你幹嘛客氣?!”
“老子不教訓你,我不姓黃!”

嚓!
碰!


“。。。”齊百恆按著隱隱作痛的額頭,突然覺得好累。

“這次回香港。。。真是種災難。。。”




Start Your Trouble Day

【Is Need Continued 】
4097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