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09.03
 鍾立文眉頭深鎖,一臉難得認真、思考般盯著眼前的衣櫃。

放置在衣櫃裡面的衣服,擺放整齊也有條理。

衣服、襯衫、西裝、西褲都分門別類一一排好。領帶、襪子與手錶古龍水也靜躺在固定地方。每一件都別著牌子,每件都是品牌之物。實在很容易看得出,衣櫃的主人非常自律與乾淨。而且,也有一定的品位與地位。


這些都是鍾立文只聽過沒買過的東西,他經常穿著地都是夜市購買的雜牌。


鍾立文每次都會冒冷汗想;他即使穿上身也就是所謂的『穿著龍袍也不似太子』吧。。。


隨時拿起一隻手錶,他打了個哈欠。



他們還真是哪都不搭嘛--


 ---------------
Chapter XV. - Death is behind.
---------------



碰!


一聲槍聲。


一道彈痕。


就在鐘立文左耳邊。


能輕而易舉貫穿身體的武器,沒射穿自己的心臟或腦袋。


仍冒出稀稀煙霧的彈孔、左耳短暫失聰的真實感。讓鐘立文瞪大雙眼、呼吸急促、冷汗直流甚至手腳止不住顫抖。心臟仍跳動,呼吸仍繼續。絕地逢生,還沒真實感。這『賭注』非常冒險,只能說現在才真實體會到『作戰方案』的大膽。他需要不停告訴自己;冷靜冷靜--


“。。。你,剛剛說甚麼?”江世孝冷了張臉。一直掛著的自信笑臉渙然消失地無影無蹤。


剛剛千鈞一髮時,鐘立文脫口說了一句話。


就是那句話,讓鐘立文還沒死,讓江世孝沒了笑容,讓阿忠偏了彈道。


沈默了數十秒,現場終於傳出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鐘立文聽著他的問題,一開始緩和呼吸地喘氣聲頓然變成哄堂大笑地笑聲。“還以為你真的無所不知,甚麼都瞞不過你呢,結果也就這樣啊。江世孝。你也不外如此。哈哈哈!”


“。。。”阿忠看著臉色越加難看的江世孝。


按著桌子角落,手握住頸項。鐘立文勉強撐起自己的身體大口大口呼吸著。他很快大力推開阿忠,不理會仍架在太陽穴的槍。譏笑不已;


“我是說。。。你身邊可不止我這個臥底!你身邊可是有個比我接近你更久更長甚至更厲害地警隊精英,而你仍渙然不知,繼續讓他與阿忠成你的左右手!笨蛋白癡!!”


聽到這,笨蛋白癡也知道是在說誰了。





來到碼頭,Laughing吐掉口中的香煙。


他左看右望打量一番,然後很快將身邊沾血的大型麻包袋翻身、打開。


如預料般,裡面躺著鐘立文。全身沾滿血,雙眼瞪大、瞳孔收縮。看了那麼多同樣死狀的屍體,不難想像是中槍後、失血過多而死的。他笑了笑,自己能那麼冷靜判斷,也不知道好事還是壞事。


“唉,就說,不要以為這世界很好混啊。”


在口袋內拿出一對手套套上,他開始全身上下檢查、摸索。


“希望你給我點好處啊。。。”


他記得鐘立文曾經和他說過,而這也是兩人的默契。真的很幸運組織里還有個自己人。那樣即使他們兩人誰人發生了甚麼事,也能有人知道並收屍甚至,還能留下任何有用的訊息。站在自己人立場解釋的話,應該就是;鐘立文即使死了,也仍會在自己的屍體上留下甚麼東西給他。是這樣沒錯吧?不然自己幹嘛吃力不討好地自薦要處理死人?


Laughing東翻西找。既然如此,應該--。。。


喀。


物體從後抵住自己腦袋。Laughing愣掉。


“果然是你?”不寒而慄的招呼,阿忠的聲調。帶著冷風在深夜的碼頭響起,總讓人感覺死亡降臨。


他看著應該已死了的鐘立文緩緩動動手指。他轉動眼珠,然後很快站起來。只見他擦擦嘴角處的血跡,眼角瞄了瞄Laughing,隨即一步步掙脫掉身上的麻包袋。皮鞋的輕步,交雜皮鞋的清脆響。聽著後面沈重皮鞋聲。Laughing說不出一句話。他的眼睛首次填滿不帶任何起伏的黑暗。


“如何?江世孝。”鐘立文冷冷開口。“這個辦法不錯吧?”


假裝自己已經死,然後看Laughing的反應和舉動。


面對已正法了的叛徒,仍打算從那樣的人身上取去某些東西的話,唯一解釋就是;他也是叛徒咯。


稍遠處的江世孝不於置評,卻冷冷笑開。


“為了讓自己活下來,不惜出賣與自己生死與共的夥伴。。。或前輩?如果這件事傳出去後,警隊還能容許你這樣的人是警察?!”


“哼。”鐘立文自Laughing的口袋內摸出他的手槍,不緩不慢放入子彈。“誰要回去那種鬼地方?”


Laughing啞然,這句話連表情不多的阿忠都皺眉。只有江世孝一臉如他所料。


“噢?為何啊?”


喀嚓,上膛。鐘立文瞄瞄Laughing,生氣說道。


“我為他們拼命、忍耐,斷絕掉任何對自己最重要的人,捨棄掉全部只為了所謂的正義。但是?”


槍口對準腦袋正中央位置,不偏不移。Laughing冷汗直流。他看到鐘立文用一種從未見過的陰沈眼神冷冷凝視自己。好像他本身不是人不是生命,只是件物體。殺他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明明應該是『自己人』的戰友,卻親自殺害了我最重要的人。應該生死與共的夥伴,為了目的連我也不顧。為了甚麼?說了一句,為了正義,連我的性命也無法擔保,遇到任何危險也基於正義無法救我時,我已覺得莫名其妙。而且,”


鍾立文蹲下身。


“自從我發現,是他親自用槍瞄準了阿亮心臟開槍的那一刻開始,我就不知道所謂的正義究竟是甚麼了。”


聽到這,Laughing還未來得及反應,碰!地一聲巨響傳出。他應聲倒地。倒在鍾立文眼前。


溫熱而鮮紅的血自屍體處緩緩流出,迅速變得冰冷。而鐘立文彷彿完全沒感覺,連眉頭也不皺一下。


“。。。”一言不發,阿忠在Laughing的心臟位置補上一槍。


見狀,鐘立文冷笑。


“怕甚麼?”他用手比一比自己的腦袋。“我可是朝這裡狠狠地開一槍呢。還怕甚麼?不信?”


“。。。”


“這樣還不放心的話。。。”他拉著已一動不動的Laughing,拖拉到碼頭邊緣。聽著海水聲,他回頭踢了屍體幾下,然後大力踹前,屍體乾脆掉到海里。


咚。清脆掉落聲。

阿忠臉色越發變黑。


鐘立文嘴角揚起,將手上的槍遞給阿忠。“這樣他還能生還,我就跟他姓。”

“。。。”


那是Laughing的槍。剛剛鐘立文自Laughing身上拿來殺掉Laughing的東西。阿忠接過,上下檢查沒有異樣,但他臉色越來越難看。一聲不哼地,他迅速舉起自己的槍指著鐘立文,正準備拉下扣板之際,卻被遠處的聲音打住。


啪啪啪啪,4聲地拍手聲。在深夜響起,尤其響亮。讓阿忠和鐘立文兩人一致回望。


只見江世孝他仍背靠自己的車子,優雅而穩重。沒因為剛剛的事情移動分毫,猶如家常便飯那樣。沒一絲怒意,帶著溫柔的笑容。很容易給予人斯文商人感覺,無法想像此人則是黒投骨的壞人。


“很好,很好。鐘立文。”江世孝滿意地拍手,給予讚美,或認同。但是眼底填滿地,是諷刺與嘲笑。鐘立文知道。


“你逃過一劫,並正式加入進興了呢。”


高興嗎?





“這樣好嗎?孝哥。”


上了車,阿忠確定已上了另一輛車的鐘立文,終於忍不住打破沈默問道。


“甚麼事?”江世孝瞭望外面的夜景,漫不經心。


“鐘立文。你信他?他怎樣也是警察。不可能一下就倒伏。”他不贊同剛剛江世孝的決定。讓鐘立文進入進興,和抓只老鼠進米缸沒分別。百害而無一利。甚至需要無時無刻提防他的一舉一動。


“原來,你以為我真的相信他了?”江世孝一臉笑話。“我可是除了自己外,誰人都不相信。”


“。。。那麼,你為何還要留鐘立文在社團?!”應該為了安全起見,處理乾淨。


江世孝咧嘴笑。“剛剛,看他們兩個警察你殺我我就先宰了你的戲碼,娛樂性十足不是?”

“。。。”就因為這樣?


“而且,留著他,也不礙事。”悠悠又挺喜歡他的。當然,這是其次原因。不重要。記得的時候就記下吧。


“他會每分每妙在心底思考如何找出任何證據逮捕我們啊!!”


“無妨啊。”江世孝接話,眼神帶著自信。“我倒要看看這只微不足道的小老鼠,在老鷹面前,還能有甚麼能耐。”


被緊咬住喉嚨,四面楚歌地,不是他。


江世孝瞭望外面烏黑一片的夜空,冷笑。


就看這場欺詐遊戲里,是他技高一籌,還是我技不如人!



【TO BE CONTINUED ON】

========================

3058字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