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03.20

發生什么事?

 

阿亮!

 

剛剛好像聽到什么聲音,幾乎貫穿了 他的耳朵和心臟。

看到玻璃碎片劃過眼前,清楚看到飛灑的溫熱血液。那是誰的血?

 

阿亮!你忍耐一下!救護車就快到了!

 

立文的聲音。

 

身體無法移動分毫。只有痛楚是程亮此刻僅有能感受到的東西。排山倒海般的強烈傷痛,左邊位置迅速侵占全身。身體每一處神經清楚傳遞給他,是能讓人暈死過去的巨大痛楚。撕裂喉嚨甚至奪去呼吸。到底,發生什么事?他腦海一片空白,就連心臟跳動聲也仿佛失去

 

阿亮!!拜托你,再忍一 下!!

 

恍惚之間,聽到鐘立文的聲音。

 

阿亮!

 

但卻看不到他的臉。

 

阿亮!拜托你!

 

世界模糊不清,搖晃不定。就像快消失不見的幻覺,一切都只是海市蜃樓的假象。連他說的話,仿佛也會消失在空中。一點不剩。

 

阿亮!

 

這么想著,程亮動動手指,

茫然地伸出自己的手--


---------------
Chapter XII.-Leave the world
---------------

 

破壞掉最后的牽掛 毀掉僅有的理智吧――

 

 

 

磅!

 

沒有任何先兆。大門被粗魯地推開,隨即發出驚人的巨大響聲。

 

在大門旁的兩個護衛楞了一秒才記得抽出槍戒備,在飯廳處的阿忠與江悠悠也一致停下碗筷望向大門方向。唯獨正陪著自己乖女兒吃飯的江世孝,連眉頭也不皺一下,繼續轉動筷子享用美味晚餐。

 

不需要思考訪客是誰,因為只可能是那個人。

 

鐘立文。

 

。。。阿文?

 

坐在江世孝身邊的江悠悠認識他。


在她還未變成千金小姐前就認識鐘立文。


是因為他,自己才能與江世孝相認,坐在這與自己的父親吃飯。


這都是鐘立文的功勞。江悠悠不會忘記。

 

但江悠悠她現在那雙水汪汪地大眼睛瞪地大大的,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畫面。

 

只見鐘立文身上的外套與衣服,都沾滿驚人的鮮紅血跡,甚至隱約帶著血味與汗臭味。凌亂如草的黑髮,鐵青的臉。他看起來非常狼狽,凌厲的眼神帶著滿滿憤怒。恨不得將眼前所有人都給宰了并五馬分尸的恐怖,讓人下意識在心底打了個冷顫。這讓在場的她為之一驚。鐘立文活像剛剛殺了人,然后逃跑來這里一樣。

 

鐘立文很快掃過眼前所有人,然后迅速落到位置最里面的江世孝身上。

 

江.世.孝!!

 

他大喊,隨即打算沖過去。卻很快被兩三個護衛硬硬攔下。憤怒不甘,接近瘋狂的語氣繼續咆哮:你那是什么意思!江世孝!!

 

好像氣瘋了,更能說是瘋了。江悠悠嚇楞掉。

 

什么事啊?能讓阿文你那么激動 了?江世孝露出一貫虛偽的笑臉。

你還裝蒜!你吩咐Laughing做什么事?!為什么那么做?!他哪里得罪你了?!

 

哦?看來Laughing失敗了 啊。微微嘆氣。瞄瞄自己那臉色已經不怎么好的女兒。他抬頭,看向怒氣沖天的鐘立文,慢條斯理地用餐巾擦擦 自己的嘴。

 

這里談不怎么方便。江世孝緩緩起身,指指樓上。不介意我們去 書房聊聊吧?阿文?

 

大力甩開抓住他的那群人的手,鐘立文動動手指。臉色寫滿地,都是露骨地憎恨。

 

江世孝想,哈。真想不到啊。

 

那個律師居然有如此能耐啊。

 

能讓變成『臥底』的人,暴露出如此明顯的情緒-。。。

 

『阿亮 拜托你』

 

嗶--嗶---

 

匆忙趕來的李柏翹,汗流浹背。拿出警察證件給負責警員,詢問了幾句話,揮手說了句謝謝就直奔前方的急救室。紅燈亮中,門外無人。冷清,孤寂。

 

嗶--嗶---

 

李柏翹背靠走廊,拿出手機。上面躺著一封已閱消息,是鐘立文通知他過來的。抬頭望望紅燈的急救室。他嘆氣,手不禁錘打墻面。既然程亮會被槍擊,這就表示露餡了吧?

 

喂喂,可不要出事啊。Alfred。

 

嗶--嗶---

 

不然,他可不知道鐘立文這人會變得怎樣了――

 

房門還未完全關好,鐘立文已抓起江世孝的衣領。

完全不理忠實仆人的阿忠隨時會朝他開槍的危險,烏黑凌厲的眼眸,狠盯近在眼前的江世孝。

 

為什么要找人殺程亮?!他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

 

宏亮的質問語氣,在房內不斷回響。

 

有什么事沖著我來就好了!!我一人做事一人當啊!

 

哦?難不成我要殺什么人,也需與你交代了?

那為何你要殺他啊!!

你也不想想,究竟是誰,害他變成現在這樣的?!

 

那個真正的『兇手』,到底是誰啊? 江世孝冷笑。

 

聽著,鐘立文咬牙不語。

 

拍開鐘立文的手,江世孝拉拉身上的西裝坐回他的座位那。

 

將他卷進來的,不是我,可是你啊。阿文。江世孝攤手。不然,我何須槍殺程亮這與我毫不相干的律師?

 

碰!雙手大力拍上書桌,仿佛 恨不得翻桌將一切全部破壞掉。鐘立文握緊拳頭,忍 著提問。

。。。你到底想怎樣?

 

鐘立文想不透。臥底身份露餡了。要殺的,該是他才對。為何要殺的目標反而先鎖定在程亮身上?!唯一能解釋地,就是他對江世孝可能還有所謂的利用價值。這么想,該沒錯吧?雙手緊握成拳頭。江世孝--

 

江世孝淡笑。摸摸手上的雪茄,良久才接話。

 

每次看到程律師呢,我就覺得他有些可憐。。。

?!什么?鐘立文不解。

 

聰明的人,就是會想得太多,思考太多,知道太多吧?他的生活方式,好像活著是種義務,甚至是一種工作。對他來說,生活沒有多大意義或多重要。活得行尸走肉,而且了無生趣。不覺得活著能如何多姿多彩。他覺得迷茫,不解,甚至疲累。

 

鐘立文想到永不會響起的門鈴與冷冰冰的客廳。

 

只是強地,不允許自己失敗或是選擇自殺。因為討厭自己輸,所以不要自己選擇自殺。既然要活著,那就得抬頭胸地活著。為了一口氣的生活方式,是無聊而乏味的。

 

所以,這個人若被殺的話。也只是圓他一個心愿而已吧?!江世孝笑。但鐘立文臉色越加低沉。

 

所以,我也只是幫他完成心愿啊?PC66336警察先生。

 

聽到這,鐘立文再也無法克制。迅速自懷內掏出一把槍。

 

開什么玩笑啊?!鐘立文大哼。想要我的命或有其他企圖的話無需轉彎抹角!江世孝!!

 

那是江世孝給予他接管『MEGA』 時,一拼交給他的東西。此時此刻正筆直指著江世孝的腦袋。代表什么?你我也該知曉了吧?


而一直在旁監視的阿忠,也已舉他的手槍,指著鐘立文的太陽穴。


一瞬間,氣氛處在一觸即發間僵持著

 

“鐘Sir,是吧?”


被槍指著,仍悠哉悠哉坐在王座上作壁上觀江世孝,宛然不害怕。


手托著下巴,收起掩飾用的笑容。 他慵懶地微動身子,看來打算換下坐姿。但手卻快速地將站在面前的鐘立文拉前,趁對方仍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之際已按住他的頭顱硬聲聲壓倒在書桌上。動作迅速,不拖泥帶水。甚至還讓人覺得恐怖。


鐘立文料想不到自己居然輕而易舉就被他壓制住。倔強的黑瞳隱隱透露著些許驚訝,與恐懼。

 

果然。。。緩緩自抽屜內摸出另一只槍。已打開保險掣的江世孝指著鐘立文,勾起一抹譏笑。

 

還是太嫩了啊。。。

 

砰!

 


完全沒資格與他相互對抗嘛--

 

 

 

 

 

嗶--嗶---

 

心跳掙扎的跳動聲,繼續不間斷努力求生存。

 

嗶--嗶---

 

急救室內的醫生與護士,不敢放松半分地搶救某人的性命。

急救室外等候的李柏翹,一直握住手機不斷在門外打轉徘徊。

 

『阿亮 拜托你』

 

嗶--嗶---

 

『我們一起死吧。』

 

——----

 

【TO BE CONTINUED ON】

----------------------

2634

穿上防彈衣帶上白帽子。不要殺我。。。(悄悄離開ing)

 

Comments:
> 卡,,不知道给阿文的这一枪准不准.呵呵,毕竟还有个江小姐在,,
>
> 但是故事会是怎么发展呢,我比较期待念儿你突发的情节,,卡卡
>
> 快更新哦,吊在半死不活的闹闹等着你的解救...

我的突發情節是狗血的不行的玩意兒啊...我想也沒什么值得期待了。55555
我我我。。。我更新速度完全不行啊。。。
JIE、桀 | 2010.03.28 12:08 | Edit
卡,,不知道给阿文的这一枪准不准.呵呵,毕竟还有个江小姐在,,

但是故事会是怎么发展呢,我比较期待念儿你突发的情节,,卡卡

快更新哦,吊在半死不活的闹闹等着你的解救...
闹闹 | 2010.03.21 19:14 | Edit
> 念儿,乃先告诉我这不会是end吧?Alfred又挂了吧?可是立文呢?江世孝不会这么杀了他,我想看立文对Alfred亏欠更多,so,tbc吧~tbc吧~

嗯?沒有THE END啊?標題上不是還未完嗎?
如果要全滅了他們兩只,我會寫得更明顯的哦~飄下~
我覺得立文對亮已經虧欠很多,繼續飄~
是TBC的哦~只是下章更新不定。。。。沉默
JIE、桀 | 2010.03.21 12:30 | Edit
念儿,乃先告诉我这不会是end吧?Alfred又挂了吧?可是立文呢?江世孝不会这么杀了他,我想看立文对Alfred亏欠更多,so,tbc吧~tbc吧~
mirror | 2010.03.21 09:01 | Edi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