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01.18

“RAYMOND!”


晴朗無云的大白天,聽著吳卓羲貌似撕裂天際般地呼喚。捧著黑雨傘路過的胡杏兒停下腳步。


清秀白皙的一張臉,沉默不語。稀有的紫色眼眸看向吳卓羲。過了數秒,她才靜靜轉回身繼續舉步離開。那雙黑色的高跟鞋發出規律的腳步聲。漸漸消失無蹤。擦身而過的吳卓羲沒發現她,黃宗澤則見著了她。


閃耀金光的眼睛與紫色眼眸,因此對望著――




NIGHT X

MYOLIE胡杏兒,BOSCO黃宗澤

PLACE PRESENT: LAND


他知道自己正往下掉。


金遍細框眼鏡先一步掉下,猶如慢動作似在齊百恒眼前慢慢落去、掉落。用一種難以承受的高速不斷下降,直至消失不見。而人類脆弱的身軀,無助自76樓上空方向直直朝見不著地面的下方迅速沖落,加速加速又不停地再加速。猶如失去控制了的車那樣。


風感覺正撕裂身體每一處,壓力也快震碎脆弱的內臟,痛得全身上下都好似被強硬拉扯著自己意識。齊百恒他被現在全部亂七八糟的事搞得腦子一片空白全然轉不過來。唯一清楚明白地,是他可能快死的絕望恐懼。


他會死?


齊百恒仿佛腦子內能幻想到自己眼鏡的下場。粉身碎骨的結局。待會兒他也會變成這樣。他不自禁打了個冷抖。想著想著,他的手下意識張開,渴望找到能阻止死亡降臨的任何東西。此刻抓不到任何浮木,就連人類最驕傲的智慧也完全束手無策。


他是不是會死?

他會這樣就死了?


突然,他的右手冷不防被人用力抓住定下。


肌肉被拉抽筋了的右手冰涼觸動。齊百恒整個人因而一下煞停住高速的情況吊在半空,阻止了剛剛的危險。冷汗一滴滴滑落,急促的呼吸。跳動過強的心臟聲,伴隨一把聲音一起響起。


“RAYMOND,你怎麼了?” LINDA任由微風飛揚起她那頭好看的烏長髮。漂亮的臉蛋一雙大眼珠亮亮地很是耀眼。自由自在飄浮在空中的她,如果背后添加上一對純白羽翼的話。她簡直能說是天使吧?可惜齊百恒他知道,對方根本不是那么善良美麗的生物。尤其是剛剛她還將他硬生生推下樓。


“掉下去即使是你,也會很痛的吧。”LINDA偏頭說道。“不要再裝了啊?你贏不了我的。”


“普通人類怎能飛!!” 聽到LINDA的那番話,見著對方那一下天真一下困惑又一下冷漠的嘴臉。齊百恒覺得,自己都快被搞瘋了。


瞭望這進退不能的狀況,他感覺自己快被現在這等亂七八糟的怪發展逼得快要進精神病院。這一切加上剛剛的刺激,讓他連最後一絲耐心都沒了。好吧,這些人就是要耍死他對吧?!他望著那女人,大聲也怒氣地轟這句確實答案:


“我根本不認識你!我也不是你們這種怪物!”


見著齊百恒這等失態沒教教養失去風度的狼狽模樣。LINDA本溫柔帶水又清純的臉突然沉下。尤其聽到齊百恒剛剛那句『怪物』,她眼低深處帶上滿滿不掩飾的直坦猜測,那是頓然領悟什么的冰冷表情。是了。她們本來就不是什么溫暖親切的生物。


“你。。。不是RAYMOND吧?”


“我早說過很多次我不是!!” 真是夠了!齊百恒貌似已氣得什么都不顧了,連自己現時狀況以及性命掌握在對方手里。可能他也已經被逼得連理智也消失地無影無蹤。他不玩了!簡直到了想破口大罵并詛咒將霉運帶給自己的那人!


Damn it the one called RAYMOND!


“是嗎?”LINDA淡淡說道,冷冷地冰冰地。給人感覺她是在自言自語,也能說是恍恍惚惚。她低頭看了齊百恒一眼。


“那么,你也該死了。”


什么?齊百恒想。


鐘嘉欣坦然地松開她抓住齊百恒的手,冷冷瞭望著齊百恒掉落的畫面。


失去那只手的幫助,齊百恒沒了能依靠的對象。停在半空的他繼續往下掉。


雙眼捕捉到距離地面已多靠近的畫面,全部畫面變得緩慢又清晰。心臟的跳動聲異常清晰,見著吳卓羲的出現和他眼底地慌張與害怕。見著自己那副已經支離破碎地金邊眼鏡。他甚至,能清楚看到自己的降落點。


這次,齊百恒確定了。


I’ll Death.




“No.”男人微笑說到。


“你不會死的。”女人則這么回應他。


眼見快到達地面,齊百恒自覺自己會沒命之際。


千均一發,紅硬磚鋪墊的堅硬大地,突然整片深陷下去龜裂成沙開出一個巨大洞穴。齊百恒整個人同時煞停在半空中數秒,隨即利落轉了半個圈後筆直腳落地穩站身。動作過程優雅更毫髮無傷。而齊百恒站在原地楞去,反應不過來剛剛自己是怎么回事。


站起身,他看看軟棉棉的沙洞,再望望自己的手。“?”


抬頭看四周。周遭的人們都見鬼地一邊大叫一邊遠離他。他聽不見,也無暇去理會。他注視著距離自己最近的吳卓羲。對方那張瀟灑帥氣的臉布滿汗水。鐵青無血色的表情,讓齊百恒滿腦現在只占滿一個問號。


“是你啊。。。”看清對方的臉后,吳卓羲難掩失望。原來不是RAYMOND啊。。。

“你?”是他干的?


“。。。”陳鍵鋒與鐘嘉欣相互看著彼此。一個在最高的上空,一個在半空的位置。


兩人都用可怕的眼神注視著對方。臉上的表情就好象小孩似的。好像自己的玩具被人搶走,自己的樂子被人奪走了一樣。那是最不可原諒的罪。本興高采烈的笑顏,變得可怕而恐怖。然后很快一致看向地面的吳卓羲和齊百恒。


背部接觸到仿佛被冰刺著般地痛楚,嚇得兩人抬頭。齊百恒看看他們,下意識吞吞口水。


“他們 怎么了?”

“看來他們以為是我做的。”因為這樣就等同搶了他們的玩具。是罪無可怒地。


吳卓羲擦擦額頭上的汗,嘆氣。真糟糕。本來目的就只想找RAYMOND,從沒想介入其中的啊――


因為齊百恒的無辜介入而改變了。




胡杏兒收回手,靜靜走回到某人身邊。

遠處的他,笑了笑,將雨傘遞回給她。


“謝謝你。MYOLIE。”


“不用客氣。這是我承諾你的不是?”胡杏兒露出絕美的笑顏,看來真的很高興幫上忙。一直冷若冰霜的臉帶上點色彩。就好象精致的木偶注入了靈魂那樣,變得耀眼生動。


“保護那個人。不能流血不能受傷。徹底保護直至連一根頭髮,一條汗毛也不能失去。這是我的承諾。我一定會遵守承諾直至死去為止。對吧?”胡杏兒腳一抬,黑色高跟鞋整個離地。而唇則落到對方的右耳上微笑低語著一個名字。“――。。。”


對方聽,煥然笑開。銀身十字架左右輕輕搖晃,在主人白皙的脖子內不間斷發出淡淡昏光。


良久過后,消失無蹤。


黃宗澤警覺般往后張望,就連腳也情不自禁踏出一步。那是雙尋找的視線,那是渴望的腳步。但他在找什么?擠滿了人群的街道,喧嘩一片。而那女人早已不知所終,只剩下記憶深處的那股觸動。。。



Just waiting Death――


【TO BE CONTINUED】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