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2.27

You are a vampire who never knew what life was until it ran out in a big gush over your lips. 

一个吸血鬼永远不会知道生活意味着什么直到鲜血涌上你的双唇。


被我咬過的人,不會這么簡單就能變成吸血鬼。


你需經過飲血的洗禮,粘咬的初擁,及親吻的誓言。這名The Embrace的儀式后,才可以脫胎換骨變為名『VAMPIRE』的不死怪物。


知道嗎?RON。


NIGHT VII(上).

SAMMUL陳鍵鋒、LINDA鐘嘉欣
PLACE PRESENT: Antagonism對立

 

你知道嗎?


『我們的這藍色水晶球,每一天每一分鐘每一秒,都有人類失蹤,消失,不見。』

『你想想,這些人會去了哪?』


睜開眼,坐起身。齊百恒發現自己呼吸不太平穩,手心更是帶著點冷汗痕跡。對了,剛剛的那個是噩夢。望望床頭邊的鬧鐘,7時45分。他嘆氣。


“躺在床上才30分鐘啊。。。”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揉揉雙眼,按按自己的額頭。終于他百般無奈地起身走進浴室。拿起牙膏牙刷,捏開水龍頭。瞧著源源不絕流下的透明水流。他回想起剛剛的那個夢。


『不是在wonderland(仙境)喲,更不是在糖果屋哦。』

『那是個比這些更讓人垂涎三尺的地方呢。』


齊百恒已不記得是誰人與年幼的自己說過這番話,甚至已經連對方的臉都忘記得差不多。但經過昨晚,居然讓他想起來了。


這是某人曾經與他說過的,毛骨悚然的童話。


是不是全部,都仍在某人的肚子內活著呢?--




來到目的地的『76』樓層,電梯叮一聲打開。


藍底透明玻璃的電子門緩緩移動,站在大門邊的接待員揚起職業性地大大笑容說著歡迎光臨。提著素色背包,頂著一張整晚沒睡的臉的齊百恒,揚起微笑說一位。


這里是某間五星級酒店的頂層高級咖啡廳,現在是午餐時間。齊百恒來這里享受美味的咖啡。


坐在靠窗位置的深色長沙發上,握住飄著濃濃香味地咖啡,齊百恒總算覺得有點精神。嗯,還是的這樣感覺才比較真實。抬頭,望望窗外的世界。小小的藍天,晴朗一片。而阻擋了齊百恒大部分視線地,是隔壁的另一棟高樓。透過防曬玻璃,隱約還能見著他的倒影。齊百恒想,這真是乏味的都市風景。


當啷,放下攪拌的小湯匙。他翻閱擺放在茶幾上的報紙,即使心完全沒在閱讀。


昨天凌晨時分,他遇到了即使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的『東西』。仿佛像一場玩笑般的噩夢,或像是Gyclarnas Afron小丑之夜)般的嘲笑鬧劇。假得很好笑,假得不踏實,卻諷刺地真實映在眼前。


RAYMOND!

RAYMOND!


莫名出現的兩人。一致擁有一張俊帥的不凡容貌,以及在夜幕內仍閃耀美麗光耀的漂亮眼眸。讓人感覺迷離又奇特,完全讓人感受不到真實。


你,為何找RAYMOND?

那你。。。和RAYMOND是?


深刻的第一印象,讓人對他們過目不忘。而那些神秘兮兮的對話與古里古怪的互動,逐漸形成了可怕的恐怖畫面。


先生,你現在必須逃!

礙事!


砰!


一人憑空消失掉。而另一個被車撞過,血流如注確定即場死亡的人,居然毫發無傷地站起身。這一切地一切,仿佛就是場最好笑的鬧劇。


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


回想到這,望著咖啡出神了的齊百恒緩緩將杯子往嘴邊送。看看周遭平靜如常的景色,他想。

昨晚那種奇異遭遇,該只有發生一次的可能性。。。


Aspirations have not able to achieve(愿望無法實現)。



『您有3封未讀留言,欲想聽請按輸入按鈕。。。--』

咔噠,他按下接聽。


嗶嗶叭叭――繁華熱鬧大街道,人們嘰里呱啦的交談與車輛喇叭。是吵而刺耳的烏鴉叫聲。


站在人來人往街道上的吳卓羲拉拉耳朵,一雙隱藏在墨鏡內的漆黑瞳孔不斷凝視天空。


頭戴深色鴨嘴帽身靠人行道欄桿的他。即使身上只穿著再簡單不過的襯衫與牛仔褲,卻仍然吸引了周遭女性們的視線。完美的身形和獨有的帥氣氣質,成功讓他在中環這等高級地帶鎖住不少人們的目光。過多的集中力在他身上,不過吳卓羲貌似也不在意。他聽著電話留言,不忘將空了的罐裝咖啡丟進處理箱內。


『第一封留言。喂。RON?你現在在哪里?還在香港嗎?記得回復我。嗶--』

哦。你叫RON啊。我叫RAYMOND呢。真巧,也是R開頭呢。

手抬起,將遙遠的刺眼陽光都藏在手背上。他自回到香港后,連一秒也沒休息過。連與朋友閑聊的時間都沒有,就這樣馬不停蹄地到處溜達。早上奔走直至深夜也未停下休息。無可否認,他有些累了。漆黑墨鏡內的一雙眼睛無神而憔悴,此時更趁機閉目休息著。


『第二封留言。嗶--喂,RON。你死在某處了也麻煩回復一個電話給我啊。。。』

不用擔心。如果你是被普通吸血鬼咬過的話是肯定會死不然就是化成同類。但如果是我咬的話,你不會變成那樣。你還是能死。


“你到底在哪里。”吳卓羲眉頭深鎖。RAYMOND,在那之后,你到底去了哪里?在經歷過那件事之后。。。


『第三封留言--喂喂,吳卓羲大少爺啊。你是不是連打探消息的聯絡都不想接聽了啊?』

聽到這,吳卓羲猛然睜開眼,本無光澤的雙眼點滿光芒。他甚至忘形地站起身。


“找到了?”



“找到了。”


窗外,沒人能林立的一片藍天白云內,有兩個穿著黑衣黑褲的一男一女正凌空站在那。漂亮秀麗的臉蛋笑得絕美,烏黑秀髮隨風飄揚,帶動身上的黑薄紗外袍。在他身邊一直沉默不言一句的家仆,忠實地跟隨后面不言一句。


沒人發現,高樓大廈內的人們早已習慣高處的世界沒有天空外的任何一物。就連鳥也不能高飛的現今社會環境,窗外只有隔壁大樓的正片玻璃。因此他們都發現不到他們的存在。包括一直最靠窗的齊百恒在內。


鐘嘉欣貌似也不介意被人看到,他們兩人坦蕩蕩地浮在半空。背對著光,大而亮的黑眼瞳,直直打量大廈內的環境,透過透明玻璃直直注視著里面正喝著咖啡的齊百恒。她愉悅地舉起手掌,笑。


“我找到RAYMOND了呢。”


碰嗆---------磅!

玻璃破碎,巨聲響起。

Comments:
嗯~修改後的“CLOWN NIGHT”

看起來更清晰啊~~

還是喜歡這種虐幻中顯露著真實的文呐。

等了那麼久的修改文還是挺值的呐~

希望快點看到其他人的出場,特別是看了圖集後的眾人。
包 | 2009.12.27 17:39 | Edi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