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2.22

Bright red roses, orchids purely in vain.Ruin, or to meet?
鮮艷紅玫瑰,純白白蘭花。葬送、還是迎接?


NIGHT VI
SAMMUL
陳鍵鋒、LINDA鐘嘉欣
PLACE PRESENT: Antagonism對立

 

我答應你。
我答應你,
SAMMUL。在你會。。。的。。。時候,我會。。。我答應你--。。。


噹,噹,檔--
耳邊仿佛正有清脆地敲鐘聲響起。
哈哈哈--
耳邊仿佛還聽到遙遠記憶中的某人聲

那些是無關痛癢地雪白畫面。朦朧,而模糊。但那把記憶中的聲音,卻經常在耳邊朗朗響起。猶如趕不走的蒼蠅或烏鴉那樣,讓人想狠狠撕裂掉那人的喉嚨。
正憑空坐在深夜半空中閉目休息中的陳鍵鋒動動睫毛,坐起身

“什么風把鐘家的大小姐吹来來香港這小又寒酸的地方了?”

軋軋,風激烈擦過。


“你果然發現啦?”

一道猶如鈴鐺般動聽地
聲音,清晰又明确地在背后响起。深夜時分的寒冷夜幕,只見陳鍵鋒身后不知何時多了位不速之客。她解下黑色的長披風,讓掩飾她的蝙蝠們紛紛離開。隨即抬頭。

“我還以為自己掩飾地很完美了呢。”


那是位高挑的女性。穿著一身漆黑又時尚的緊身長裙,與長靴。白皙帶粉的肌膚,秀氣清純的臉蛋,更有一頭長而直的烏黑秀發。單看外表,可說是個貨真價實的美女。從剛剛開始,她就帶上斯文溫柔的漂亮笑臉。但不知為何,她的笑卻讓人感受不到絲毫的溫度。

“晚上好,好久不見了。”
鐘嘉欣笑,美麗的黑髮飛揚天際。“我一直好想與你再見面呢。

是張典型戴上『面具』的虛假笑臉。這就是所謂的吸血鬼。但所謂的吸血鬼,的确是虛偽而又專長偽裝的生物。女人無疑全具備了。

“呵。”陳鍵鋒挑眉,笑。“確實很久不見了,是那次茶會后...對吧?
大概也有100年了?
“是的。
這還真是托你的福

鐘嘉欣揚起更深更嬌艷的笑臉。絕美,燦爛,也可怕。
涂上嬌艷鮮紅色指甲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觸摸著自己那一頭長而直的烏黑秀髮。標致的臉,掛上期待與滿足的復雜表情。陳鍵鋒將一切看在眼里。

要將你們的世界如推倒積木那樣破壞。任意踩踏腳下甚至捏成一片一片。要你們無助哭喊,甚至跪地求饒。為此不惜一切代價
,即使萬劫不復。陳鍵鋒想,這小姐終究只能為一位愚笨的無能皇后。

“對了,怎么不見你身邊的那只狗呢?
鐘嘉欣到處張望,發現陳鍵鋒身邊確實少了某個人。“。。。”對方選擇笑而不答。
“又代替你出去『狩獵』了,這次你又打算做什么?”

是否能問LINDA小姐找我什么事?”
“你找到RAYMOND了對吧?”

陳鍵鋒微微抬頭瞄瞄鐘嘉欣,感嘆。


“LINDA小姐您又用術偷窺了嗎?
這可不是一位上流小姐該有的粗魯舉止哦。
“為什么不將他帶回來?
”鐘嘉欣不理會陳鍵鋒的話繼續質問道。
“這是我的問題吧?”

“那
你是打算違抗長老的命令了?”

陳鍵鋒表情未變,像
早已料到對方會用什么招數。他攤出雙手,縮縮雙肩。

“LINDA小姐,我想你也該
透過術得很清楚了。RAYMOND可是打死都不承認自己的身份。而且我還被一只低級的垃圾礙著。借問我能做什么?難不成不惜毀掉香港這小地方也要他臣服?!鬧得那么大,長老可有允許不成?”他是不是RAYMOND,還必須再三確認才行。這句話,陳鍵鋒很識趣地不會說出口。

那個長得很像RAYMOND的人眼神不似在說謊。陳鍵鋒聰明地閉嘴不提。

“運用陰謀和小伎倆去達成自己的目標,不是你的拿手絕招嗎?”鐘嘉欣可是領教過了哦?


稍微打量下眼前的鐘嘉欣,
陳鍵鋒玩味想眼前這個同身名門,擁有與自己同樣身份地位的女人,她究竟會在找到RAYMOND后采取什么舉動和手段,他大概也猜到了。這么得出答案,他揚起笑意。

“若LINDA小姐您有本事,那就請
自個兒用法子讓RAYMOND回來吧。我自問我暫時還沒想到辦法去對付。而承諾不會插手也不會干擾,功勞完全歸你,如何?”

“哼。”女人笑了。那是譏笑著眼前男人很沒用的冰冷笑容。“我與你不同,與無能的你
完全不一樣。我會比你更快找到他,帶回他,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認。等著瞧吧。SAMMUL。你肯定會輸給我。那時候,我要將你的一切全部奪走。

你的命你的身體,你的手甚至你的一切。破壞,破壞,再破壞。很棒吧?


陳鍵鋒
,無聲的唇語笑揚起。雙手也很反射性舉起,猶如最完美的紳士那般,說道

Wish your hope will become true(
愿您愿望能成真)



.
.
.
“。。。”


叮鈴,木門敲打風鈴,發出叮鈴鈴的沉敲聲。

“老板?”


復古式的店,坐落在旺角附近的舊街道附近。靜靜地掛著沒名字的招牌,這是家咖啡館。而且還是屬于中國傳統風格調子的店。古式中國傳統設計的燈籠,大鐘以及紅花繩渲染色彩。里面更傳出微微檀香味,似茶帶醉。那是能讓人舒緩身心的味道。

“。。。”
掛上CLOSE的牌子系著一條黑色圍裙探頭出來的黃宗澤直直凝視著無云的夜空發愣

將放在門口的餐牌版收回店內的女侍應,見著自己老板居然站在門口發愣
呼喚了一聲仍不見對方有反應,她疑惑。黑壓壓無云的天空,能有什么看呢?!

叮鈴,木門敲打風鈴,發出叮鈴鈴的沉敲聲。
讓黃宗澤回過神來。

黃宗澤轉頭,抓抓頭看著女孩苦笑起來。“。。。眼睛又看到不該看得東西了啊。。。”

“老板你又看到惡靈了?”女孩知道他有時會看到怪怪的東西。

“。。。唉。”


相比起剛剛看到的那種東西,惡靈遠比較可愛呢。黃宗澤感嘆。


下意識摸摸自己的雙眼。他想,這雙眼果然是所謂的『
Source of Disaster(災難之源)』吧。

一直一直,逼著他去看這些非人的東西。三年前的那次是如此,十年前那次亦然如此。剛剛居然靈敏地捕捉到,在黑暗之中的兩抹身影。一男一女,渾身血腥味。閃耀異光的瞳孔以及白的透光的尖牙。猶如毒藥般的聲調以及怪異地氣質。不用多說,是異界之物吧。


黃宗澤深深嘆氣。“真是的。。。”投降,他真的投降了。


每次都這樣,好似非要他去應付一樣。他可不是電影內的無敵鐵金剛啊。他充其量也不過就是個出生在有些驅逐能力的古家的普通人類而已。他會死,傷重可也會死的啊。又不是某位好像打不死殺不掉的仁兄。。。


我想你幫我找一個人,
BOSCO

摸摸下巴,他皺起眉頭嘀咕著。“奇怪,剛剛他們提到一個名字。。。貌似有些耳熟耶。”


他叫
RAYMOND,中文名『林峯』,是意大利華裔。

“難不成說得是那個
RAYMOND嗎?”

更是名上級吸血鬼。--



“。。。。。。啊咧?”






Just Beginning
只是開始

 【TO BE CONTINE ON...】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