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2.21

與《ANGOSTURA》為姐妹篇,

有興趣的話還請點過去看看。

http://eiei74321.blog126.fc2.com/blog-entry-58.html


全然架空,傾向黑暗。還請當成電視劇本小說看待比較好。
JUST FALL IN DARKNESS.

 

獻給remember。

=============================


因為陽光照不透深海,所以長期生活在那的魚類,並不一定需要眼睛。


Deep-sea fish。 深海魚

一.
RAYMOND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不管身邊的朋友如何搖晃或呼叫,他的視線就是無法自那人身上移開。

“RAYMOND?!”

入口的大門邊,有兩只很巨大,也很殘舊了的廢柱子。而柱子上面,坐著一個人。

一個正喂食著一大群白鴿的年輕男子。身上穿著的黑灰服飾,與純白的鳥兒形成微妙的畫面。即強烈對比,卻又例外融合。俊美,帥氣的臉夾帶淡淡笑容。那雙沒帶任何色彩的深黑眼眸,卻仿佛不存在任何東西。他望望在門口呆站著的RAYMOND。很快揚起更深更溫柔的笑意。

“好久不見呢。”

腦海空白一片。RAYMOND直直瞧著他,半響說不出話。
好久不見?


二.
“啊。。。您該是指RON吧?!”

旅館的老婦人恭恭敬敬為客人的RAYMOND倒茶。濃濃的咖啡香味,漸漸蔓延開來。接過溫熱的茶杯,望望外面下著綿綿細雨的夜空。RAYMOND覺得手心漸漸傳來舒服的暖意,這真是難得的體驗。而與老婦人的對話,更讓他興趣十足。

“RON?”這就是那個人的名字嗎?
“會在門口站著嬉鳥的年輕人,也只有RON了。”老婦人微笑地遞出糖罐和奶茶壺。

“因為他的戀人啊。半年前突然離開了這里。所以他自那天開始,每天都會去門口等,等他回心轉意回來這里。”

哦。是這樣啊。。。想想白天那人的身影,RAYMOND用夾子夾出兩塊白砂糖放進杯子內。
“那為什么他不出去找他回來呢?!”這樣呆呆等著,選擇離開的對方可能回心轉意回來嗎?

“不行啊!”老婦人猛然大叫起來。“他不能離開這里啊!”

料想不到老婦人突然的驚慌大叫。RAYMOND的手一松。咔嚓一聲,糖塊掉下。

“對了。”老婦人上下打量著RAYMOND,突然眼神閃爍不定地說。
“你長得。。。還挺像他的戀人呢。。。”
“。。。”

他突然想起那句話。

好久不見。。。?


三.
每次走到門口那,都能看到那個人。

不管是早上,中午或是深夜。RAYMOND都能看到他在門口。穿著黑色的服飾,閉上眼靠著柱子一直等待。等待根本不可能再回來的那人。經過的人們仿佛見不著他,或是已經習慣直至麻木。因為他已經這樣風雨不改持續了半年時間。從早到晚,凌晨到深夜。不斷重復絕望。

“早。”RAYMOND說。
“早。”RON回答。

“你在等人?”
“不。”RON托著下巴看看他,淡笑。“我已經不要等了。”

“。。。她是怎樣的一位女性?”
“不。”RON繼續揚起微笑說道。拉起RAYMOND他的手掌,漫不經心用指尖把玩著。“他和你一樣。都是男人。”

“。。。你是同性戀?”
“不。”將手掌貼著自己臉頰上,用唇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觸,吐氣。“我只曾喜歡過那個男人。唯一一個。”

“。。。你為何不出去找他?”若那么重要的話。
“不。”RON猛然站起身,拉著RAYMOND的手突然就往里面某方向快步跑去。

“我可是無法離開這里呢。”


四.
嘴唇重疊。對方的氣息,不熟悉的溫度不斷卷席著他。

“叫我的名字?”對方好聽的喉音,在他耳邊輕輕響起。但RAYMOND聽不清楚。
“唔。。。”因為他一直被擁抱著他的這男人不停索吻中。

靈巧的舌,巧妙侵入。然后不斷與其纏綿。深入,深入再深入。好像勢必要他迷戀,醉倒,中毒般。就好象要他愛上自己那樣--要他完全無法選擇拒絕。一次又一次,傳遞給他無比激烈,洶涌澎湃般瘋狂的感情,讓他情不自禁低聲呻吟。本只是下意識放在男人肩膀上的雙手,無法忍受地緊緊抓住RON。深陷,抓緊。 

“叫我的名字?”對方好聽的喉音,在他耳邊輕輕響起。
“哈。。。RON?”他下意識回答。即使腦子已經空白一片。

RON聽著,笑開。特別瀟灑,帥氣。那雙黑澤的雙眼閃耀光芒,而環住對方腰際的手更加緊力道。

“乖孩子。。。”



五.
『為什么他不能離開這里?!』
『因為他離開這里就會死。就如同深海魚無法見著陽光一樣。』

看著平躺在翠綠草原上睡午覺的RON,這畫面非常祥和與舒服。感覺遠離一切,只有自由和和平存在。但RAYMOND滿腦子卻反復想著酒店老婦人的話。手輕輕觸碰著RON的發絲。他陷入疑惑。怎么可以用深海魚與人做比喻呢?

『你也是。擁有和他相似容貌的人啊。』
『還想活命,就快點離開這里。不然,你也會變成和他一樣。』

“快點逃命。。。是嗎?”RAYMOND自言自語著。

不然,你也會變成和他一樣。


六.
“RON?”

青推開,未上鎖的木門應聲而開。沒開燈的內里,漆黑一片。站在門口的RAYMOND出聲呼喚某人的名字,卻沉默無聲。他疑惑,左右打量一番。難不成RON出去了?那么,為何還會叫他來呢?

『和你長得很相似的人,叫KEN。當然,』
『他就是RON的戀人,一直讓他在門口等的人。』

“RON?”

一步步踏進去,然后突然眼前一黑,整個身子猛然倒下暈死。

『他選擇離開這里后,就被殺了。當然,』
『我想,他也料想不到自己也殺了人吧?』



七.
“痛!”意識回來了,想睜開雙眼。卻發現無法如愿。

難以言語的刺痛,自雙眼位置清晰傳出。黑暗填滿他的世界,甚至還布滿難聞的血腥味。RAYMOND一寒。難道,他眼睛受傷了?!怎么可能!

伸手想要觸摸確認,卻發現自己雙手雙腳都動彈不得。好像被人重重綁起,耳朵聽到鐵鏈碰觸發出的響聲。這都是怎么回事!這里到底是哪里!!

“不需要眼睛。”冰冷的觸覺,觸碰著RAYMOND的兩邊臉頰。那是把很好聽的聲音。
“RON?”RAYMOND當然認識這聲音的主人。他和他的關系,可是稱呼情侶也不為過。


八.
你知道嗎?因為陽光照不透深海,所以長期生活在那的魚類,並不一定需要眼睛--
這是RON曾和他說過的話。

手握手,唇碰唇。彼此感受到對方的呼吸與氣息。
而說話的語言,一直不斷續傳進RAYMOND的耳里。一句一句,不斷重復。

“在這里生存。不需要眼睛,這是為了你好。”他說著,然后慢慢用手抱住RAYMOND。
“在這里。。。眼睛是不需要的。。。”

好像在安慰他,也仿佛正安慰著自己。他的聲音不斷重復再重復。

“你只要不走出這房間,不要吶喊出聲音。甚至不要用自己的雙眼訴看真實和所謂的自由。。。”

哪里都不要去,哪里都不會去。待在這里,只在原地。一步也不踏出去的話。這樣的話,

“我就仍能活著。”RON事不關己地說道。



九.
任由纏繞雙眼的純白繃帶漸漸沾滿鮮紅的鮮血,任憑帶著刺鼻腥味的鮮血一滴滴往下滑落。

穿心的痛與苦,漸漸麻木直至習慣。鮮血摻雜淚水一道掉落地面。被RON緊緊擁抱著的RAYMOND的嘴不停抖動。手握緊拳頭,世界變得黑暗一片。

『住在這里的人,心智有問題地,只有RON。』
『所以他不能離開這里。我們全部人,都是得陪著他住在這地方直至死去才行的人偶娃娃們。』

即使RON想要的根本不是我們,即使他如同行尸走肉。

『他離開了你,你為什么不追出去?』RAYMOND曾這么問過。
『不。』RON笑。『我無法離開這里,除非死了。』

住在至深的黑底,見不得一絲絲陽光。漆黑一片。伸出自己的雙手,連自己的手也看不見。沒有任何東西。孤獨一人在什么都沒有的世界等待。這是他唯一能生存的辦法,無法給他去選擇其他。

停留原地,他活著。舉步離去,就能煥然死去。

數秒后,RAYMOND流淚。
“RON。。。”



十.
沒人見過魚流淚。以為他們從不懂悲傷。

“喂喂,你聽說了嗎?”
“那座小島,原來3年前被某個財團用來關閉精神病患者呢。里面全部工作的人,都必須蒙蔽雙眼才行。”

“好像說,為了防止有人離開。甚至還會故意弄盲人的眼睛。之前去的實習醫生,就好象盲了啊。”
“是叫什么來著?!好像是。。。叫KEN?!”

可是,那只是因為它們一直待在深深的海底內。

“哇,好可怕啊!那么,還有誰敢去那里啊。”
“有啦。有啦。貌似有個叫RAYMOND的呢。在里面,據說不打算出來啦。”



它的淚水,就是大海。

THE END
-------------------------------------
3160字。

Comments:
雖然我是不怎么想阻止你們。畢竟我也不覺得有問題。但是如果因此而讓那些散風點火,什么事都不懂就在這里起哄的話,我又不愿意看到。

因此,我就繼續說一句吧:
。我只是覺得這等扭曲的愛。可以當作是個教訓,也可以看作是個故事。因為你才會知道。愛很多種方式。失去了控制的愛甚至能變成是殺你的理由。你看了,你絕對絕對,不能使用這種愛人方式。這就夠了。

《---------------中毒過深的我真的是這么想的。沒人看到這點,我不奇怪。一直不說是因為有朋友說我們經常用看不懂反駁他們。我也懶得繼續說。若非西瓜在我的BO回復,我甚至懶得認真回應。

就好象我之前說過的一樣。
一個人喜歡就注定有一個討厭。喜歡還是討厭本來就無法由我控制。
你想給我鮮花還是磚頭我都會接收,這是你的權利,我會尊重。也請尊重我,真的是對我說的話,不論好壞都能回復。若想將這個地方變調子,請左傳出門,我不送了。
JIE | 2009.12.27 12:57 | Edit
果然是我BLX了,我以为说了架空就一切能理解了
不好意思,我确实该好好写我家AK文
这个圈子不适合我,我自己偷着乐就好了

谢谢你最后的祝福,笑
A仔 | 2009.12.27 12:51 | Edit
to A
你的那文我再XY说了我的观点。

不过sorry我对你其他文一点兴趣都冇,你的所有文我就只看了这一篇还是因为是你送念的我才看。

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所以我真诚地给你们说一句sorry

顺便我真诚希望你继续写你家AK文,祝你身体越来越好,以上。
西瓜 | 2009.12.27 12:46 | Edit
即使西瓜你说不说我那文了,但是我还是得来发个言,毕竟念这文和我的是姊妹篇一样的东西
兴许是我我行我素太久了,所以写文呢,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走,不会考虑读者的感受。让你们受刺激了我还真是不好意思

爱情这东西,就像是那句话一样:一千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为什么要把你们的理解加到我们身上来?念说,这文从一开始就说明白了是电视剧剧本一样的东西,但是我不会说,这确实是一篇文,一篇标注了2R的文!
这篇文对比起我这两年来所写的同人文,就像是一杯白开水一样,但是不好意思,没想到还是遇见了好多BLX的人哦。

所以说我一点也不适合这个圈子,还是自己躲起来自己写着偷着乐好了,让你们受了点刺激我真不好意思
在我意念里,深刻扭曲的爱情确实是爱你爱到杀死你,不止对2R文我这个想法,对我家AK我也是一样的想法
如果你们觉得光拍2R砖不够味的话,我大可以把我所有文翻出来给你们拍
拍够了,咱就去喝点茶降降火,大冬天的,笑



A仔 | 2009.12.27 12:39 | Edit
個人再補充一句,我覺得我筆下的得寵尤其更雷。
而深海魚給人感覺甚至特意模糊。為啥西瓜你不拍那個呢,不甘死命摧地中。

好了,如果還有更需要直接了當聊地話,可以更直接。覺得可能有麻煩也能選擇隱私回復。
反正寫文,就知道肯定有人喜歡,也肯定有人不喜歡。就好象我愛死鬼片,但大部分人都不喜歡是一個道理。

PS:圣誕節狂歡過了啊。。。伸懶腰。明天又要繼續更文了啊。繼續死命摧地。
JIE | 2009.12.27 01:42 | Edit
> 好吧。我想了很久,但是我真的觉得憋着不爽,所以我还是鼓起勇气来说,具体说,是来 拍 砖
>
> A的那文我就不说,念你的这文,真的感觉和搁浅差别很大了(原谅我一直沉浸于搁浅之中,可能你还会觉得很可笑)。。
>
> 内容就那样孤高吧反正我文盲看懂了也不一定说得清。
>
> 我只是想问问,你在写这文的时候,真的有想过主角是你喜欢的百厌仔吴卓羲吗??那么如果不是为什么还要用他的名字,我觉得这和你一贯的严谨作风不相符合呢。(苦笑)
>
> 以上
> BY:NC星人西瓜
>
> 顺祝你们游戏继续愉快,不过如果还是继续打着【羲峰】,恕我接受无能


首先,忍真的不是好事。說出來是好的。
然后呢,我發現雖然我歸類為羲峯短篇完結,但是我覺得我已經盡我所能去表達此文的立場了。
此文是黑暗延伸,全然架空,與另一文為姐妹篇,標題沒有說是2R文。甚至是文內,RAYMOND我沒加LAM,甚至沒使用林峯為他的名字。更不要說是RON,里面既沒有NG,更沒有吳卓羲的出現。我也貌似已經說過了,將這個當成電視劇小說看待比較好。

對于我來說,此文我最主要的是與A的那篇文平起,因為這是回禮。是我不用一個下午就寫出來的東西。我腦海中都是一段段組成,然后一段段一起。就好象一篇等候演員去飾演的劇本,只是我酷愛使用某兩人進去。

老實說,擱淺雖然是我寫得。但是不代表我就會被那個框框框死,也不能代表我不能去嘗試別的風格,別的調子。我會想要嘗試搞笑,也想嘗試看看虐人。擱淺也是我嘗試的一個試驗品。讓我嘗試看看能不能在不撒狗血的情況下,讓兩人發展。擱淺不會繼續,但是我這人渴望進步。我不會滿足自己在擱淺的那個階段。即使失敗或是成功也好,我都要去改變自己。

最后最后,我是不知道我營造氣氛是不是失敗了。你不會覺得這個故事,在傳說或是現實中穿插。不知道是真是假,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事。還是只是道聽途說?信還是不信,接受還是不接受,取決與你。說到這個份上,這故事你看明白了嗎?
JIE | 2009.12.27 01:17 | Edit
好吧。我想了很久,但是我真的觉得憋着不爽,所以我还是鼓起勇气来说,具体说,是来 拍 砖

A的那文我就不说,念你的这文,真的感觉和搁浅差别很大了(原谅我一直沉浸于搁浅之中,可能你还会觉得很可笑)。。

内容就那样孤高吧反正我文盲看懂了也不一定说得清。

我只是想问问,你在写这文的时候,真的有想过主角是你喜欢的百厌仔吴卓羲吗??那么如果不是为什么还要用他的名字,我觉得这和你一贯的严谨作风不相符合呢。(苦笑)

以上
BY:NC星人西瓜

顺祝你们游戏继续愉快,不过如果还是继续打着【羲峰】,恕我接受无能
西瓜仔 | 2009.12.27 00:28 | Edit
笑。其實這個故事。10個人看都會看到10個不同的意思。
雖然根源是一樣的,他們同樣看得出,RON對RAYMOND的愛,就是禁止他離開。
但對于眼睛,地點,行為,舉止。皆得出不同感覺。
A你已經是最接近正確答案的那位了。這真讓人開心呢。

希望下次我們繼續玩姐妹篇吧,這將是我最愛最迷戀的游戲了--


JIE、桀 | 2009.12.23 10:59 | Edit
说实话,开始时候没看懂这个故事呢,笑
后来,看到关于那个深海的鱼
才彻底明白整个故事的意义
念的伏笔埋的很深哦~
深海压强最大的地方,生活着一种头顶吊着一盏小灯一样的鱼类
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不过,明白那盏灯其实就和装饰一般毫无意义

“你知道嗎?因為陽光照不透深海,所以長期生活在那的魚類,並不一定需要眼睛”

之所以说,我俩的互赠的圣诞贺礼可以成为姊妹篇,就是因为
你将人所看见的东西融化进了爱情里
而我将那些妄想深处的东西融化进了感情里。
既是已经有了爱情,那么,盲了也无所谓吧
感情深处,是不需要阳光,也看不见路的。

“停留原地,他活著。舉步離去,就能煥然死去。”

因为等待感情归来,所以不肯走远
害怕走出去就要面对死亡
行走在黑暗中,那么就只剩下你是我的太阳
夜晚里,一直照耀着我的太阳。

谁说,神经病是不正常的?
说不定,感情真谛只有他们看得到。
Ron杀死Ken,兴许只是害怕他回到不正常的现实生活里。
刺瞎Raymond双目,也不过是希望,能有人和自己一起吧。

呃……果然不是写评的料啊= =
比起念你写给我的,我真是写的一塌糊涂……
原谅我……

以上
By最近迷恋上酒水知识的 A仔
A仔 | 2009.12.22 21:22 | Edi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