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2.09

那天,天空在下細細霧雨。


鐘立文被革職。

這是柏翹說的,突如其來又莫名其妙。感覺不踏實,腦想是不是故意的愚弄。


問一句為何。

電話另一端那把斯文的聲線頓會后才接話。他幫人帶毒品。即使這是對方的陷阱,只是無形中無辜被陷害。但是幫人帶過,就是帶了。所以,――


后期的繼續交代,無聲無息淹沒在空氣里。電話另一端的程亮不問,通話中的柏翹也就選擇不作答。一切盡在不言中,仿佛你與我都明白。這事情沒人需負責。他做過就是做了。即使不通人情不可理喻。法律就是如此公平又正確。


過了多久?程亮才緩緩回問。他呢。

失蹤了。所以,Alfred。。。

雨聲滴答滴答響,鬧鐘嘀噠嘀噠走。湊進耳際的手提電話,也不斷規律演奏中;


玲――

玲――

玲――


Alfred,你有見過他嗎?

喀嚓。


Starry, starry night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 


---------------
Chapter II. – go left, turn right.
--------------

『我現在沒心情聽你們的電話,

麻煩不要留口訊給我,我不會覆你們也不會找你們。就這樣,拜拜吧――』

嘟―――― 



程亮對那件案件很有信心,甚至能說自滿。


他找到能推翻一切的物證和人證,完全確定是警方那邊哪里出了差錯。因此即使剛剛在大堂,被某位叫鐘立文的員警故意或無心的惡意言出諷刺,他也絲毫不畏懼或動搖。理直氣壯堅定不移地站在公堂上面對法官大聲地一一指正。


面對鐘立文更是如此。不將對方那失禮儀欠禮貌的舉止動作與那黑澤的雙眼放在眼里,冷靜無比用自己自信的視線直盯回去。不會妥協不會示弱不會懼怕的眼神,閃耀光線與神采。


『PC66336鐘立文員警先生,聽說那天―― 


程亮一直都知道這個道理。這世上有莫名其妙就喜歡你的人,那就會有莫名其妙就討厭你的人。

無法阻止別人對自己存有任何偏見,反正他對任何人也會在心底留下評語。也就彼此彼此而已。


而這單首次與鐘立文扯上關系的案子,程亮宣布得勝。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程大狀!』


熟悉的官方稱呼,陌生的聲調。背后清晰傳出的呼喚,喝止住正準備離開公堂的程亮步伐。


繼續是那個鐘立文。那個在過堂前就對他落下馬威的流氓警察。


隨意拿掉頭上的警帽,手也粗魯地松寬領口解掉幾枚要命的紐扣。該是已忍耐許久了吧?他那張臉此時此刻明顯松口氣了般露出舒坦的表情。鐘立文掛上爽朗不已的笑容一步步靠近程亮。程亮雖然有些疑惑,卻還是停下腳步看那人找自己所為何事。而他身邊的那個助理小姐卻早就戒備的抓住手上的文件夾往后退一步。程亮望望那女同事,回了個不用擔心的優雅笑容。


自己的問題自己會解決不會讓任何其他人有麻煩。這是他的原則之一。

拉拉身上的律師袍,程亮靜靜問。


『鐘Sir,還有什么事?』


橫沖直撞風格的鐘立文在程亮的一步距離上緊急煞停下。他眨眨那雙大眼,隨即露出很是帥氣瀟灑的陽光笑容。


『Sorry,對不起。剛剛我那么對你還請你不要介意。真是不好意思。』

。。。對事情的是非對錯,認知與接受能力挺快的。程亮心底想。

『不介意我們做個朋友,OK吧?』


這個人真善變。程亮心底總結一句。


怪人。


And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And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撥打出去的電話,沒人接通直至響停斷去。

玲玲玲,喀嚓――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討厭自己的人好。


程亮他是這么想的。反正,朋友也分很多種。有交心知己的、嘻哈玩鬧的、壞的與好的,更有點頭打招呼然后就不了了之的,也是所謂的『朋友』。他與一個警察的『朋友』關系,充其量也就是點頭會知道對方名字的那種吧?


所以那時候他才會那么說;

『OK,無所謂。』


誰人都喜歡多一個人存在在自己寬大無邊的世界里,占去點空蕩的空間。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side――


喀嚓,啪啦。

噠。


自冰柜內拿起數罐啤酒罐,熟練地又從另一邊柜臺內拿出幾小包冰塊袋子往籃子里放。


在24小時不休業的便利商店內,程大狀程亮繼續漫不經心地往每個柜臺內溜達。小小的店內,因夜深的關系,只有柜臺前負責收錢的售貨員與顧客的程亮。


立文被革職。

他被革職了。Alfred你知道嗎?立文有找你嗎?

是嗎?


程亮覺得今天的自己有些不尋常,自從接到柏翹的電話那一刻開始。他覺得自己真的有些不尋常。但是到底哪里不對勁,他卻回答不了。只知道自己已無法集中精神在桌面上的那堆資料與法典上。


上面的每一行字,都讀不進腦內。


但我可是第一次聽到。他很久沒打電話給他,貌似是他生日之后吧?一次都沒有。當然自己也是自那天后一次都沒找過他。


修長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觸架子上不同的商品,很快拿起一排薄荷口味的香口膠往籃子丟進走,然后一步步走到付錢柜臺處。


抱歉我幫不了你。我也不比你了解他。

我與他只是『普通朋友』。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阿亮阿亮,給你這個。』

『你給我這干啥?』遞高剛剛鐘立文塞給他的東西,一排薄荷味的香口膠。程亮不理解地問:

『還有,我是叫Alfred。你可以用這個稱呼我。』不要給我自作主張。


『阿亮比較親密啊。』鐘立文笑呵呵地說道。『你這用把口做職業的人,保持口氣清新不是最重要的嗎?!推薦你吃這個,我的至愛。味道不錯,你應該也會鐘意。』


『那多謝了。』程亮不拿白不拿,順口說謝謝。

『那謝禮呢?』鐘立文也就順口討回禮。

『。。。』


一直與他都只是普通的朋友。


But I could'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噹――


電子門感應打開。外面徹骨的寒風一下卷席迎向程亮,讓他情不自禁打了個冷抖。對了,現在這時節的風,勢力而無情。看看自己的手機,無來電沒訊息。他靜靜關上,望望夜空。


喂喂,阿亮。

干嘛。


我和你說――


用手稍拉下本卷起的白襯衫領口,提一提袋子。程亮選擇加快腳步離開白燈不打烊的便利商店。


轉身往右邊踏步的程亮轉進角落處。卻見身穿黑長袖外套的某人,與一眾看似自甘墮落的鳥合之眾在便利商店的左手方向轉出來。他們兩人,一左一右,一個靠近一個離開。充滿諷刺又夾帶遺憾。


文哥,你說真的?”某人疑惑提問。

你真的不要當警察了?”

是他們不讓我做警察啦。”


鐘立文不假思索地笑開,完全不覺得他很痛苦或難過。我一開始就沒得選。”走不走,他們操生死大權。有罪還是沒罪,也是他們說了算。這感覺很不好受,簡直就不爽的很。

既然這樣,何須還有任何眷戀?

將全部的一切都用自己的雙手,用另一種方式狠狠摧毀破壞掉去。


即使要賭上自己的一切也甘之而行。






『我現在沒心情聽你們的電話,

麻煩不要留口訊給我,我不會覆你們也不會找你們。就這樣 拜拜――』



『程大狀,阿亮。』

『我鐘意你。』


『鐘Sir,鐘立文。』

『你有病?』


『蠢警察――』

喀嚓。



Continued On…
------------------------------------------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