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2.01
Little bright blood, delicacy likes fragrant thick red wine. 
Resembles the opium poppy let human become addicted deeply, wants not to. 
一滴滴的鮮艷血液,美味的猶如最香濃的紅酒讓人迷醉。
似罂粟般讓人深深上癮,欲罷不得。

“喂喂,你醒了嗎?醒了吧?人類。”
聽到的是那把牽動自己心魂的聲調。掙扎著睜開沉重眼皮,卻發現眼底白蒙一片。什么都是純潔的白。包括就在眼前的那人。也只見著朦朧的黑色身影。是那么地虛幻不真實。

眼睛啊 動吧。不能看到那抹身影,自己是多么地不舍得。
讓我看到他吧,每分每秒。。。。



NIGHT IV.

RON NG吳卓羲、KEN齊百恒、SAMMUL CHAN陳鍵鋒
PLACE PRESENT: ON ROAD馬路

 

凌晨時分的街道是無人而冷清的。昏黃的街燈帶過冰冷的寒風。

這時間曾被專家們形容為,睡眠最舒服時刻。疲累的齊百恒此時此刻可是恨不得立刻飛奔回家里的被窩內,舒舒服服地補個好覺。但是,現在是怎樣?

 

“。。。”望著不知打哪里冒出的兩個人,齊百恒沒說話,漂亮的臉表情沒一絲變化。心底著實不爽中。這兩家伙是在搞什么?!新型綁架案件還是敲詐騙案不成?

 

“RAYMOND!”

“RAYMOND!”

 

搞什么。他不是RAYMOND啊。

 

站在左邊的,是個穿著米白長袖衣與藍色牛仔褲的人。皮膚帶深,五官立體凸顯,烏黑如夜幕深沉内敛的眼瞳。給人整個感覺就是瀟灑帥氣的與電視上的時裝模特兒。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而右邊另一位,長相也很不賴,是另一個煥然不同類型的美男子。皮膚膚色比左邊那位顯得更白皙,更可解釋為蒼白。五官也不比那位立體明顯,相反還帶著模糊感。他穿著一黑大袍黑長褲黑皮鞋,還很怪異地帶著倒十字架銀項鏈。在夜晚里見著,感覺尤其詭異。

 

兩人年齡看來與他相差不多。不過則讓齊百恒感覺很奇怪。一黑一百地強烈對比,在這凌晨時分不知從那突然憑空冒出抓住他的手。而且,齊百恒還能清楚地察覺到他們兩人抓住自己的手,都失了溫度,冰冷的可怕。

 

正當齊百恒想開口說話之際,左手處的吳卓羲已率先反應過來。恍然松掉緊抓住齊百恒的手,他直直凝視住齊百恒,淡淡說道:“。。。你,不是RAYMOND。。。”
 

抽回自由了的左手,齊百恒挑眉望望他。哦,這人倒很干脆。

 

“沒錯,你們認錯人了。”齊百恒回答。他轉頭看向仍未放開手的另一人,一臉煩躁。

“我不是RAYMOND。我不認識你們。所以可以放手了吧?!”

 

在吳卓羲仔細打量過齊百恒,他得出了他不是林峯的這個正確答案。他知道齊百恒不是他。他因而接受這無奈的事實,放掉抓住對方的手。但另一個抓住齊百恒右手的男人,陳鍵鋒卻沒松開手。

 

帶點青綠的眼瞳布滿困惑與不解,反復在吳卓羲與齊百恒兩人身上不斷游移。聽到齊百恒對他說的話,他眨眨眼。“那你是誰。

 

一句話,將齊百恒與吳卓羲的視線都落到他身上。吳卓羲看向他。猛然覺得很是熟悉。不管是舉止、動作,還是氣質等一切。都和腦海內的那身影很像,很相似。

 

-和他很像。。。那就是?-

 

想到這,吳卓羲一霎那不敢接受現實可能存在的殘酷。 不是吧?!

 

聽到陳鍵鋒剛剛的提問,齊百恒不禁想翻白眼。“我是誰與你無關。我就是不認識你,也不是你口中說的那個RAYMOND。你再不放開我可就要報警了。”

 

“。。。”陳鍵鋒抬頭,這次他看向在旁一直默不作聲的吳卓羲。一臉冰冷,也一臉嘲笑。他大概知道吳卓羲是什么東西了。充滿廉價物品臭味,那是他最討厭的味道。動動手指,他玩味地問道;

 

“你,為何找RAYMOND?”

 

聽到這問題,吳卓羲愣了。他發現陳鍵鋒臉上掛著地,是人類不會有的表情。那是張雖然很漂亮很美麗,卻也無情又冷酷的一張臉。是屬于死人的眼睛,失魂的容貌。他無法相信,眼前這人難道?

 

“那你。。。和RAYMOND是?”

 

聽到,陳鍵鋒笑。很是優雅很是帥氣,宛如最華貴的上流貴族。卻讓吳卓羲煥然背地一冷。  

“Similar(同類)。”

 

-AMEN!-

 

“是與你這下賤如蟻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地位的哦。”垃圾。

 

聽到對方回答的答案,讓吳卓羲毛骨悚然起來。

 

他知道了,很清楚地知道了。眼前這優雅的另一人與RAYMOND是不同的,是與他全然不同的『同類』。這么得知,吳卓羲的目光再次回到齊百恒身上。而陳鍵鋒亦然如此。

 

齊百恒完全搞不懂吳卓羲他們那種形同啞謎的對話,他正使力打算甩掉對方的手。但是多番嘗試后卻發現完全沒用。對方的手還是很輕松般牢牢套住他的右臂,讓他怎么扯都扯不脫。齊百恒皺眉。怪。是他這人太沒力?還是對方太有力氣了?普通男性的臂力會差那么多嗎?

 

“RAYMOND。”

“先生!”

 

吶喊與呼叫響起的同時,右手冷不防被對方使力舉起,而同一時間左手也被吳卓羲扯住。硬硬逼得他的頭稍微傾向后方一步。

 

風勢利地擦過,悲泣低鳴而去。 剛剛貌似,有什么東西經過了?

 

齊百恒呆掉數秒,滿腦子不知現在又是上演什么戲碼。

 

剛 剛的怪異畫面繼續重現,齊百恒再次被兩人抓住。一左一右兩邊再次失去自由。活像小孩子搶洋娃娃那般被人左右不斷推拉,而齊百恒就是那個倒霉得很的破公仔。 這么想著,齊百恒耐心全然磨光,眼底也沒了理智。他是生氣了。連吳卓羲慌張流冷汗的鐵青神色也察覺不到,只見著自己的憤怒不平:

“你們是干嘛!夠了沒!我沒時間理你們!放手!”

 

吳卓羲望著眼前的陳鍵鋒,見對方全然不打算放手。有個可怕的想法浮現,他急忙跑到齊百恒前,幫他掙脫掉陳鍵鋒的手。不想知道那人在背后的任何動作與舉動,他拼命推著齊百恒的雙肩大步跑著。

 

“先生,你現在必須逃!一刻都不能在這里!也不能回頭望!”一刻都不行!盡快趕緊離開此地,快一秒也好!


哈?齊百恒不解。這是什么跟什么?

 

“快跑啊!”

“礙事!!”

 

一道絕響的憤怒聲,

 

砰!

 

一聲宏亮的巨響起。

 

什么?

 

還沒反應剛剛那驚天動地的響聲從何而來,齊百恒卻見眼前某一巨物被飛快拉起丟開。那個東西是剛剛仍叫他逃命的陌生人,齊百恒因此整個人楞住。他見到身邊的吳卓羲整個人凌空飛起,隨即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逼得他跌推到幾步上的馬路那。這是?

 

陳鍵鋒笑開。

 

巧合,還是故意?!在這深夜時分,迎面有輛轎車飛馳而來。速度非常很快,快得不可思議。打得燈應該很容易發現到前方躺了個穿白衣的人,但它居然沒響喇叭或亮燈提示,就這樣沒煞車地硬硬撞過。

 

碰碰---- 清脆發出撕裂夜晚世界的可怕絕響。

 

沒來得及爬起身躲開的吳卓羲被車子著實撞至飛起、跌下。身體上下布滿不堪入目的種種傷口,血肉模糊,透見血骨。大量的血快速染滿他穿著的雪白襯衫與馬路周圍。流血量完全能致死。 現在,齊百恒瞪大雙眼,完全無法去相信。他望向陳鍵鋒,只見對方一臉淡笑,處之泰然的表情。他不懂,真的非常不明白。現在這是怎么回事?!回想剛剛的畫面,這場車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Joke。

 

不再多想,齊百恒很快丟開自己的背包朝吳卓羲的方向跑去。打算盡自己能力優先進行最后的搶救步驟。但齊百恒覺得,其實自己只是在確認對方還有沒有奇跡的最后一口氣而已吧。

 

“喂,喂,先生?--。。。”

 

身為醫生的他很了解,剛剛在他眼前發生的車禍非常嚴重性。絕大幾率是傷者當場死亡,幾乎毫無例外。所以他已做不了任何事。在齊百恒見著一動不動也沒了呼吸心跳,渾身是血的吳卓羲,他只一臉果然如此的遺憾表情。往后瞄,那莫名其妙的人也已不見蹤影。

 

怕會惹麻煩?!齊百恒想。不管怎么說,現在可是鬧出人命了啊。

 

咬牙。齊百恒跑回人行道上,自自己背包那拿起手機打算呼叫警察備案。但雙眼,卻見著比剛剛任何情況都更可怕與恐怖的畫面而忘記說話。

 

動動手指,吳卓羲吃疼爬起。搖搖劇痛無比的頭,他疑惑自己昏去多久了。

 

無奈抬抬自己的左手臂。發現還是很痛,渾身都痛,眼角還沾著凝固了的血塊。看來傷得不輕,骨頭肯定是斷掉幾根,那么就需要點時間去治療了。。。身上的這血衣要怎辦才好呢?吳卓羲煩惱。抬頭打算找自己的手機,卻正巧對上齊百恒那雙充滿訝異的表情。

 

齊百恒睜大雙眼,仔細注視著吳卓羲。他完全不敢相信。他居然看到吳卓羲不知什么時候睜開雙眼,然后緩緩坐起的畫面。一個被車撞飛倒地,渾身是血,已沒心跳與呼吸的人。此時此刻居然好像沒事那般,坐起來?!


 對方貌似只有些疲倦,一臉蒼白無血色的臉色。但絕不是快死之人的無神模樣。他坐起身、動手指以及檢查手臂的動作,看來就是沒傷重也沒什么大礙。身上的傷口都被大片血跡遮蓋住,沾滿了他鮮血的衣服血跡淡下。看似血自行止住,傷口正逐漸止血。正確地還能如此解釋;身上不斷流血的傷口正用一種不可思議的驚人速度恢復中。


這是人類肉體不可能有的能力。

推斷到這,齊百恒倒抽口氣。他很艱辛地開口,問了句天方夜譚的問題。



 “你到底是什么人。”

 

靜靜凝視了齊百恒幾秒,吳卓羲緩緩站起身。稍微擦掉嘴邊的血跡,他冷冷回答。

 

“我不是人。”

 

 

 

Rather in the hell is the king。
愿在地獄為王。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