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1.23

紅黃藍黑燈箱,紅身小火柴人喝止了全部繁忙急促社會人的腳步。

一秒、兩秒、三秒,無聲無息地溜去。

啊 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能繼續走了。



番外


心臟差點停了!――


皇廷酒店裝飾地金碧輝煌的華貴大廳,大大水晶吊飾清晰倒影在閃閃發亮的大理石地面上。這里是高級到普通人連奢望也無法去幻想的金磚世界。一輛輛高級轎車整齊排列大門外,是那么奢侈。


歡迎光臨。”服務水準一流又專業的服務員為停泊在紅地毯上的大轎車打開歡迎大門,卻見來者急急促促又慌慌張張地下車。兩人看也不看他一眼劈頭就問了句;


你們誰有看到董事長?”

啊?”開車門的服務員反應不過來。


完全不知道原來事情不能變成那樣,也不能盡如人意。――


還沒待那人回答,兩人已快步走進酒店大堂內,筆直望柜臺處走去大聲問;“你們誰今天有看到王啟杰董事長?”


見王啟業與王啟志這兩副總裁一臉氣急敗壞的生氣模樣走來,柜臺上所有人都煥然停下手上的工作頓了在原地。相互對視一番,了然于心卻夾帶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的復雜表情。


耶,董事長回來是回來了。”負責管理柜臺的小頭頭KEN抓抓頭,為難道。“但是吩咐了我們任何一人都不能打擾他。。。”


簡直清楚感覺到自己身體某處的害怕。――


那臭小子!” 王啟業咬牙。“說什么今天沒空不能出席上海的會議,叫我代他去。鬼啊,連個秘書也沒跟我一起去的話。我上去與其他股東算手指頭嗎?!”


大哥,我不是好你很多。” 王啟志嘆氣。“他硬塞了我去處理高爾夫球場的監測工程。但是我今天不行啊。搞什么嘛。KEN,他是不是回董事房了?!”


。。。不是。”


即使到現在仍感覺不到一絲安心的證明。――


王董事是回來了。但是是與人一起回來的。”KEN抬頭回想。“要了間房就用直屬電梯上去了,走前還千般交代即使天皇老子駕到都不能騷擾他。”最后那句話KEN原句完整回答兩位副總裁。


兩個哥哥瞪大雙眼楞了數秒。你看我我看你好半響后,很一致地開口:“誰?我們的客戶?”

柜臺上全部人立刻大力搖頭。


深刻又鮮明。――


是沒見過的生面孔。”柜臺女服務生小心翼翼回答到。“而且怎么看也不會與我們酒店有什么生意往來。很年輕而且也感覺很樸實簡單。穿著普通牛仔褲和單灰色外套。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很不起眼。”如果不是自己的董事拉著他走進來,怕也沒人察覺到他吧?!


雖然長相很不賴,挺帥也挺可愛的。但全身的穿著打扮都讓人感覺是廟街隨地擺攤賤賣的便宜衣服。而且還穿著一雙盜版球鞋。”另一女生接話。“如果不是王董事拉著他進來,我看他其實是不被允許進來的。”


她看到時真覺得尤其驚爆,這里好歹是上流階級的人停留的地方,對于客人都會有一定挑選。對方那一身裝扮,簡直可說不能踏進皇廷酒店的一絲范圍內才對。怕才走近一點,就被守衛婉轉請出去了。好吧,她真的覺得一個穿著牛仔褲的人出現在酒店大廳內真的八百個不搭。


王啟業與王啟志往往對方,一臉若有所思的猜疑表情。

他們不約而同想到某個所謂的『對號入座』。


真實地可怕。――


但是他受傷了。”KEN比比自己左額頭方向說道。“渾身藥水味。這里也纏了層繃帶,而且臉上有些擦傷痕跡。仔細看得話,他的左手,好像也是綁著繃帶。”因為他記得很清楚,拿了開門卡的董事長一霎那本想抓對方的左臂,但卻很快換了方向變成拉住方的右臂。


然后,董事長的臉色也不好看。”他們苦笑回答。

兩個哥哥低頭沉思,覺得好像答案揭曉。


可怕!――


接收到來電,手機快速閃耀光芒傳出振動與音樂。一下一下重復不斷,許久卻不見主人前來接聽。


振動振動著,眼見繁忙響著的可憐手機快自床邊柜子邊緣掉落。在床上的一人終于忍不住出聲提醒。


啟杰,電。。。”連個『話』字都還沒能說出,唇即被覆上。不打算讓對方再說其他有的沒的,王啟杰伶俐的舌葉巧妙侵入,加深了索求的強烈欲望。


仿佛奪走了支配身體動力的力量。――


不停振動的手機啪嗒掉落軟綿綿米色地毯上,低鳴數秒后終于光消選擇回復平靜。

而床上兩人,繼續無盡纏綿。


緊扣不放的兩只手,唇瓣緊緊重疊。低沉曖昧的呻吟夾帶急促的呼吸,不斷在黑暗內次次演奏。瘋狂也激進,激烈也沉重。簡直就猶如負傷的野獸般,尋求某種無法自救的救贖著。

正被王啟杰緊緊抱住,不斷被索求不斷與他纏綿的甘永好,突然這么覺得。


仿佛沒了呼吸的能力與力氣。――


就在剛剛,他遇到了車禍。


就在與王啟杰約好了的某地點前的一個路口那。他看到一小女孩走出馬路。她的前方是虎口的入口,一大群車水馬龍的車輛快速經過,是那么的危險。因此他情不自禁就伸出自己的手,什么都不去想地打算拉她回來。打算救她。


不理會自己變成如何。救她。那時候的甘永好是這么想的。


真的很危險,不過也很幸運。雖然受了點傷,但是很幸運。最前排的車子來得及踩煞車,最危險的車子來得及阻止下可能性的最嚴重后果。孩子沒事,毫發無傷。雖然自己那緊緊抱住孩子的手臂與倒下而擦傷了的額頭與臉都掛彩了。但是還好,孩子沒事。


見著母親的驚慌他沒嚇到,剛剛的轟動也沒嚇到他。即使受了傷,但他仍如常露出安慰的笑容說不要緊、沒關系。他就是這樣的人。結果好了就沒什么需要大驚小怪的。但是當他見著趕來的王啟杰那張臉,他卻著實覺得自己被嚇著去。


是從沒見過的他。――


黑暗沉淀,時間過了多久?


這次,輪到西裝外套內的另一支手機響起、振動。絕響空間,則依舊打擾不到床上兩人的交纏。


寬大的手加緊了力道,將眼前的人更拉緊.不讓他們有一絲的空隙露出來. 呼喚著被他緊抱在懷中屬于他的名字;

阿好。”


在黑暗伴隨鈴聲交接傳出,清楚聽見。而名字的主人現在則沒能出聲回應。因爲他一直被眼前的男人不停索吻, 洶湧澎湃。激烈的異樣感覺讓甘永好無暇回答,只能一遍遍聽著王啟杰在自己耳邊吐氣地,他的名字。


阿好。” 一次又一次,傳遞出無比激烈洶湧澎湃般的感情,讓他不盡然地低聲呻吟。無法阻止和壓抑的呻吟聲越加強烈。


阿好---。。。”


最后的最后,甘永好覺得自己的耳邊仿佛聽到了某些無聲的說話。


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辦?――


你可不可以就是不要那么好心?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做那種事?


你做任何事的時候能不能稍微考慮下你最愛家人的可能悲傷?

你可不可以稍微想想自己的后果?


還是,

你可不可以稍微想想我的心情?


到底可不可以?


我的心臟差點停了!


世界其實與硬幣一樣。反面一轉,該有的幸福就會消失,該沒了的痛苦就會出現。――

喀嚓,輕輕轉動門把。打開,走出去。

外面燈火爛漫,與黑壓壓不開燈的睡房完全不相稱。讓王啟杰一下不習慣著。


哦。。。終于忙完了?” 不知在總統套房底層大廳等了多久的兩位哥哥,此時此刻正在沙發上悠哉悠哉喝著酒。見王啟杰終于自睡房內出來也沒多大反應,一臉平靜無所謂地問道。


王啟杰也沒什么尷尬神色。他拉拉身上的浴袍,靜靜問道。“找我什么事嗎?”


。。。”王啟業與王啟志打量下自己弟弟現在的表情,再回想到柜臺那群人的話。好奇又疑惑。他們那群人的種種解釋,都說王啟杰這董事長弟弟氣得猶如變成鬼神,火冒三丈到想殺人的啊?!


本還以為現在找他可能會有危險。還記得這弟弟可是個火爆到隨時抄家伙殺人都可能的人,怎么能那么快就能從火山爆發回到睡火山程度了?!大哥的王啟業在心底無限感嘆到。


里面那個就是你說的那對象嗎?” 王啟志偏頭往王啟杰背后那睡房一瞄,看來比起找弟弟算賬,他對另一人還比較感興趣。不過王啟業他也一樣。對那人有著最深的好奇心。


真的很想知道。這是人之常情。――


手很快擋住能通往睡房的樓梯,是最顯然不準靠近不能上去不可接近的舉止。是最赤裸的獨占欲。


丟掉濕頭髮上的毛巾,王啟杰毫不留情朝自己的倆哥哥說道。“誰準你們看到他了?不是說過不能干預我的嗎?你們就是為這目的等我?”


怎么?看也不準給看一眼嗎?好像小學生怕被搶走玩具那樣。你多大啦,王董事。”

。。。”


我們不過就是好奇啊。你覺得我們會對他做什么?我們不擔心你會報復?”二哥吐舌。

你可是為了那人,搞出很多事的啊。我們可不是傻子呢,啟杰。” 大哥笑得得意。

。。。”


一切,應該就如自己的棋盤那樣才對。――


你個人的流動資金的變動,不斷出入的可疑人們,所停留之處。都有人看到啦。還一度讓阿姨擔心你不知在做著什么可怕勾當,嚇得與我們商量呢。話說,你貌似比奪回酒店那時更認真的感覺。簡直到了一步都不讓自己走錯的地步。”

。。。”


你都是為了得到那人對吧?!”


每一步沒變化,王啟杰自認自己該全都看透摸清了才是。――


從自己決定愛上甘永好那刻開始,從決定不再逃避的那刻開始。他就開始了一切的計劃。

就如自己所想那樣。


對方的反應、拒絕、猶豫、不安。他的反抗他的決定他的想法他的問題等等的一切。他都一一去思考、摸索、猜測。要得是將全部都思考完整,將全部都應對完畢。將對方的一舉一動全然摸清看透。


為了確實得到自己想要的,布局。如下棋那樣,猜測出每一步。

如自己最專長的商場對戰。


商場上的你欺我詐,根本是世界上最陰險的武器。――


是了。


包括自己魯莽沖動的告白,自己后期的選擇退讓,故意給對方思考的空間。

『家好月圓』的故意打擊,『荷媽餅家』的全盤計劃。全部都是他安排的。


當然,就連被甘永好揭發,讓對方知道而故意挨下他的拳頭。自己的故意弱勢。都是自己的安排。完美地隨著他腦內劇本一步一步進行著,分毫不差。


王啟杰他這人就是能有如此能力,猶如一盤最精致的棋盤世界。全部棋子隨他高興而被掌控。

所以當甘永好與他說一句『我給你看證據』。他就為獲勝了,徹頭徹尾的。


他做到了。他確實擁有了那人。

沒有人能阻礙到他們在一起了。


但是?


他害怕了。――


不管你們說什么都好,請不要騷擾他。兩位酒店副總裁。”王啟杰按按自己的額頭,臭臉。“我的心情可是還沒撫平。我隨時都會突然發火生氣。所以最好不要惹我比較好。”


老哥,你突然將全部工作都塞給我們,該我們對你發火對吧?!”

話說我記得某人說過不會影響工作的啊?現在算不算是毀約了呢?!我們可以不用幫他隱瞞了對吧?!”


這一切都只是開玩笑性質。正常人都該聽得出內里的惡作劇味道。不過王啟杰卻聽不出。因為他現在心情還不是很好。他還是在焦躁不安。只見他轉身,踏上階梯。看似打算回房。


隨你們高興。”王啟杰冷冷說道。“我不打算再隱瞞,管他們去死。都與我無關。我要睡了。”


喀嚓,門再次關上。丟下兩個著實楞掉去了的哥哥。


哇哩列?他剛剛那句自暴自棄的的話是怎樣啊?

不管酒店了?!不管他的名聲地位了?什么都不想管了?!言下之意就是什么都不要啦?


他瘋了是嗎?――


是啊 我瘋了。

可以的話,最好全世界的人都死掉,那么他也就不會遇到任何危險。


甚至想將他關進牢籠里,那就不會擔心所謂的『可能性』。

可以的話,最好讓阿好知道。那他也就更不會離開他了。


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要再去考慮了。滾蛋去吧。


這就是他的心情。理智斷線了的他的想法。――


喂  你能不能稍微考慮下我的心情?


我管哪些人會怎樣?

我管他們會不會死?


他們算什么?

他們是什么?我管他們干啥?


你為什么就想不到我也會死?


你聽到了嗎?――


推開門,走出來的那人走出去,不忘回頭說道。

那荷媽,我現在出去了。”

小心點。”


手掌還纏著黑身固定手套的甘永好,推著手推車停在荷媽餅家店門口。打算如往常一樣,自己負責起送貨這工作。現在就正打算將打包成一箱箱了的餅都放上手推車上搬到貨車處。


由于荷媽餅家店前是禁區,車子不能暫停。因此都必須依靠手推車幫助,一箱箱搬過去。是要費兩次功夫的活。因此很需要足夠臂力,不然就很容易受傷。甘永好卷起衣袖,正打算開始搬貨之際。他突然想到什么那樣煞停打住。


你聽到了嗎?阿好。――


甘永好 我告訴你。

如果你某天因某人死去,因某人而受傷。


我不會放過那個人。

絕對不會放過。


聽到沒有。

聽到沒。


我不會放過。――


聽到了。


感覺頭隱約發疼的甘永好望望自己還沒完全痊愈的手,再看看地上那一箱箱貨品。他投降般嘆氣。


生氣起來的啟杰,真的有些可怕,而且也感覺不可理喻。難怪酒店那群人全部那么怕他,包括他那兩個哥哥。


這么想來,啟杰曾與他說過曾坐牢一次。任何人認識那時候的他的話,都肯定他的脾氣是火爆的。自己也不止一次看過他打架。性格態度等等都強硬不聽人說話。名副其實壞脾氣。不過,甘永好覺得,那時候的王啟杰不是生氣。

對了。感覺比較像失控。


人心不受控制,情感無法壓抑。――


我聽到了。我知道了。

對不起,抱歉。沒有下次了。所以啟杰,你不用再擔心。我會小心的了。


甘永好往店內探頭,抱歉那樣說著希望家人們能幫忙他分擔沉重貨物的搬送工作。甘永好想。自己可能真的需要稍微注意點。


那天的王啟杰,他不想再看到。

不想再有第二次見著那樣的他。


不然會感覺快哭泣,心痛地想流下淚。――


管家仔,你的手傷還沒全好嗎?那你不要送貨了。”荷媽擔心地說道。

不,只是盡量不要勉強自己去動而已。”甘永好微笑回答。


荷媽聽著瞪大雙眼,很快卻笑得窩心夾帶安慰。“是嗎?”


這是甘永好第一次覺得。為了周遭人對自己的呵護,最重要也是為了啟杰。

就稍微也盡量地,保護下自己吧?!不然真怕啟杰下次不知會干什么。他有些冒汗地這么想。



天空晴朗,鳥兒緩慢飛過。


那我去送貨了。”伴隨如常的說話,圍繞每個人身邊。


世界不曾停止,仍不斷轉動。

伴隨你與我一起,一步步走下去。



Say good morning to me every day?!




【THE END

====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