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1.19

你害怕會傷害任何人是不是?!” 你害怕恐懼也深深不安對不對?!

靜靜聽著王啟杰一字一句的真實地訴說,甘永好突然想到這句


--『Only by giving true love, will get true love in return, but might also hurt much. 
By keeping a distance, can protect yourself, but also destined to be alone forever. 』-- 


那是纏繞他思緒很久很久了的一段話。那是心底某處傳出的細碎句子。伴隨眼前這人的每一個字而清晰吶喊,不斷震撼心底某處。深而重,痛而苦。


因此,我就決定要創造出平平穩穩的未來之道。”

要你舒舒服服地受我保護。將前方多種可能存有的危險性未來,都一一消除掉。”將遍布道路上的尖刺與一切危險都拿掉。要得是全然真實,要得是沒一絲傷害。為了你也是為了我。從決定的那天開始,王啟杰的這想法就沒變過。即使一度變質。


我是這么決定。而我現在也只不過是實際自己的承諾。”王啟杰那雙銳利的雙眼回到甘永好身上,語氣確定而不猶豫地說道:“而你,”


曾想過離開對吧?”


聽著王啟杰的最終解釋,甘永好他頓然察覺到。這是所謂的原因。這是所謂的理由。

自覺你貌似隨時準備離開,自覺你與我根本不在戀愛。”所以,才想握住你的手死死緊握你在自己懷里。


是他。一切都是他的緣故。

是他,


將眼前這人逼得須用這辦法確認自己的感情。――



章二十二



--『付出真心,才會得到真心;卻也可能傷得徹底。 

保持距離,就能保護自己;卻也註定永遠寂寞。』-- 


伸出自己的手,抓住眼前男人的雙肩。甘永好露出一個有些難看的笑容開口:“啟杰。”


從沒想過,自己的行為出賣了自己的一切。


甘永好一直覺得,他應該都隱藏的很好。靜靜將自己躲藏在他們背后,掛上淡淡笑容微笑面對任何人。不要給任何人知道。將一切的一切都用牛皮紙袋包裹,隨即用膠紙粘好拉緊藏好。


沒人能察覺到。就連敬愛的荷媽JO鮑至親的阿月阿慶阿卡他們也都沒察覺到。因此他一直都覺得自己隱藏的很好,也已習慣直至麻木。他已習慣沒人能察覺到他最深處的至深『渴望』。


所以從沒想過,一直一直都沒想過。會有人能察覺到自己故意藏起來的『決定』。


對不起。”


沒想過王啟杰居然會知道自己的決定退縮。而且還是那么無誤而正確。是的,我本決定了。


微笑揮手,說聲再見。――


兩人的世界,煥然沉淀。深夜的外界從詩意的綿綿細雨演變成滂沱大雨。大小不一的雨點群不斷敲打透明玻璃。滴滴答答悄聲不停。


聽著甘永好聽完自己那段話,選擇對他說的話是那句所謂的對不起后,王啟杰暗嘆氣。


我不是要聽你說對不起。” 不是要你與我抱歉才說那些話。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要你說那句話才做那么多事。


我不是要聽你說這個。”我不是要這個。

。。。”甘永好沉默。他耳朵仿佛聽到王啟杰剛剛那句無聲的話。清晰而響亮。


請與我道一句能安心的話。給我更確實的證據。――


手輕輕觸碰王啟杰那紅腫了的右臉頰,那是剛剛被他毆打而留下的傷痕。在對方深色的皮膚那居然還能清楚看到黑的痕跡,察覺自己剛剛居然沒留一絲情面。甘永好心聲虧欠地提問:痛嗎?!”


王啟杰握住對方在自己臉上的手沒回答。細長的睫毛動了動,他很快也伸出自己另一只手,輕輕停留在甘永好的左臉頰那。壓低自己的聲調淡淡回答:“那你呢?”


甘永好反射性搖搖頭,想了想這反應不對也不合理對方更會不高興。他很快再次重重點頭。伸出自己雙手,抱住眼前的男人。甘永好閉上雙眼靜靜說道。

 

啟杰。”


給你吧。你要的證據。

這是我唯一現在想到的答案。――


沒有點燃燈光的寬大房間被黑暗重重卷席,窗外那場大雨瓢泼而下,發出激烈的風聲。掩飾下房內的畫面。雨夜下隔著透明玻璃的兩道黑影,推開、責罵、甚至憤怒反抗。隨即,他們交接,觸碰,擁抱。然后融合。


將自己的唇緊緊貼上對方溫熱的嘴唇那。舔舐轻咬。用齒帶舌,與對方不斷纏綿,吐氣。這是侵入性十足的情欲一吻。甘永好知道。


務求要彼此染上個別的沾濕熱度,甚至要對方生存的呼吸也沾染上屬于自己的味道。


被對方逼著往舒服柔軟的床上深陷起,無法逃開也不能合上嘴。舌尖在敏感的口腔內沾黏,挑撥。酥麻的感覺如波浪般洶涌沖擊著腦袋。吮咬,呻吟。激烈,洶湧地快讓他暈眩過去。不間斷被索求的嘴,唾液落下。煽情的氣息一下點燃了彼此肢體某處的熱度。


欲望蔓延。


I Need More。――


貪欲的舌濕潤的唇恣意舔舐住他的耳畔,落下細碎的輕咬夾雜濃郁情慾的喘息。在甘永好耳畔不斷呢喃低語。喃喃吐息輕輕呼喚,帶滿情欲。


溫熱大掌一直抵住自己的腦勺后,修長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上下輕輕撫弄。對方的手,那雙手的十指指尖,緩慢地跟隨著后頸端的美麗曲綫漸漸下滑,慢慢移動到后背部輕輕流連。屬于對方他獨有的吻直直吐氣落到自己已變得敏感的肌膚上,熾熱迷亂。


在凸出的喉結處饑渴般輕咬含住,舔舐細細的侧颈。留戀纖細的鎖骨處,依依不舍粘咬去。修長的指腹擦過甘永好已變得敏感的肌膚。那雙寬大而溫熱的手,從耳際落到后背,從胸前落到腰肢。不安分的手指停留到胸前某處一次次挑弄。這一切的一切,都惹得甘永好情不自禁渾身酥軟,颤抖不斷。


耽溺的愛撫與熟練的技巧。對方的輕輕觸碰,都能讓他腦子混亂至一片空白。現在的他,欲望填滿他的全身每一処的肌膚。更能明顯感受到腹部下的異常變化。那是男人都會有的正常反應。快速而瘋狂地,熱了起來。


甘永好下意識地用手蓋住自己的嘴,緊緊咬住自己下唇硬硬壓住狂亂的呼吸聲。他已經快被欲望駕馭,身體不斷渴求感受著他的愛撫與氣息。只差一步,就無法維持住那欲崩塌的理智之綫。


但那舞動般的惡質指尖,有意無意順著他的后背曲線慢慢下滑,落到更下面的入口……

突然感受到某處的侵入,甘永好猛然睜大自己的雙眼。他下意識地吐出一句清晰無比的單音;



現在占據他思緒想法地,只剩下王啟杰給自己的觸覺與其瘋狂的情感浪潮。――


如電流那樣激烈的衝擊,快速流竄至甘永好全身每處。

因此強烈的感覺直直逼向喉嚨,來不及攔截的呻吟隨之喊出。


甘永好本打算阻止自己喊出那滿帶情欲丟臉死人的聲調。但那一次比一次更強烈的刺激與欲望,讓嘴邊的呻吟無法成功壓制下。情欲的喘息沉沉低鳴,伴隨強烈艱難的呼吸與狂跳不斷的激烈心跳。帶上沙啞的喉音,他很是艱難地吐出那人的名字:


啟杰。。。”


那是現今正不斷刺激著他的,對方的名字。被他的身體、他的手、他的唇,甚至應說是被對方剛剛那點火的舉動惹得異常反常,也痛苦難耐。


不斷將衝擊帶給他的啟杰,本就讓人印象深刻的帥氣臉蛋,此刻佈滿情欲的表情。叹息般的耳语着,嗓音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低沉。那是具有魅力的聲音。只對他說了一句話:


“I Need More。”


我需要更多。――


雨聲停了。

朦朧之間,突然這么想著。


睜開沾滿水氣的雙眼,迷迷糊糊。有那么一秒,甘永好絲毫反應不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不過等雙眼看向床邊的鬧鐘,上面顯示出的7時35分的數字。他有些遲鈍的腦子迅速回復轉動。望望躺在他身邊的另一熟睡中的人。昨夜那一幕幕清晰地過分的畫面。很快無線重播。


-『你確實屬于我。』-那是王啟杰不斷與自己說的話。


握緊拳頭的手松開,握緊。沾有汗水的黑髮,偏佈吻痕的纖細頸項。喘息著的紅腫雙唇,次次泛出顫抖不成詞的細碎語調。


-『我要你只屬于我一人。』-在這里,就在這里。


加強的力道,潛熱的大手。溼熱即瘋狂。刺激穿透身體每一个細胞,帶給他觸電般頂點的深烙快感。這樣如浪般不禁的渴求。完全無法去阻止與壓抑。對方那不斷傾情的吐息,壓低了情欲的說話,聽入甘永好耳里簡直是最好的催情劑。


我要你。

我愛你,我愛你。


給我吧?


啊。。。”甘永好想著想著,越想越尷尬難為情。他捂住自己的嘴。想到昨晚的激情,他很快將自己深埋進雙肩內不知如何是好。啊啊,這些事多做也不見得會習慣啊。。。


在甘永好窩在自我思緒內不斷千旬百轉之際,他突然被某人大力拉住扯下。對方正確無比地往他的唇上落下一吻。與昨晚不同,這是個溫柔帶水的親昵接觸。


早安。”對方心情不錯地微笑道,而唇還在對方臉頰上游移。“你真早。”

早安。”禮貌地回應對方的那句早安,沒回避對方的碎吻。甘永好雙眼轉動一會,視線停留在放有自己服飾的沙發那。“不早了,我忘了開店,昨天也沒留話告訴家人一聲。他們肯定很擔心。”


昨晚朦朧間,依稀聽到遠處不真實的鈴聲。那是自己手機的響聲。

但是他那時根本沒心思能去接聽。整晚被王啟杰緊緊擁抱住。


想到這,更是尷尬摻雜內疚。這是他第一次將家里的事都忘記或沒能顧及其一。這是甘永好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所以你現在要走了吧?”王啟杰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打一個大大的哈欠。“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甘永好搖頭。“你也要上班吧。不需那么麻煩。我自己可以回去。”


聽著,王啟杰在心底暗嘆氣。見著他動作快速干凈利落地穿上衣服。他想:他昨晚還是太手下留情了嗎?怎么對方還能那么有精神走走跑跑?


本打算奔門而出的甘永好突然停下腳步。他站在門口那抬頭想了想,很快轉回頭走回王啟杰身邊。這動作不似趕時間中的甘永好會做的事,王啟杰疑惑。對方已伸手按住他的額頭貼上他自己的額邊。


啟杰。”甘永好笑起,笑得特別溫柔動人。“今晚有空嗎?”


我給你看證據。――


回到了餅店,里面如常熟悉的畫面。圍住圍裙的阿慶見著甘永好,放下手上的托盤很快走到頭面前指手畫腳一番。


管家仔,你昨天到哪里了?!又沒打電話回家也沒開店。擔心死我們了!你沒事吧?”


甘永好聽,一臉內疚與尷尬地輕笑。“昨晚有點事。對不起。害你們擔心。”

稍打量餅店周遭,發現不見一人。“荷媽呢?”

在廚房。”


甘永好聽,快步走到廚房外門上輕敲幾下。里面正有位女人揉著一面團,見著他。慈祥地朝他揚起一抹幸好你沒事的笑顏。她是位堅毅又溫柔的女性,是最疼愛自己孩子的母親。


荷媽?”淡笑呼喚著對方的名字。甘永好走進去,明亮的雙眼閃耀光芒。是不動搖的堅定。我有事想與你說。”

 

 

為了你,我開始舉步走向你。――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