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1.13

JO鮑最近很不開心。這是甘家上下都看得出的事實。

終究是自己的心血,終究對那女人還是有感情。他也是個有血有肉的性情中人。同床共枕那么多年,最后她卻落得如此下場,沒人能釋懷與接受。她女兒的秋不能,當然包括他這曾經的枕邊人。在廚房內卷起衣袖的甘泰祖,呆呆凝視著剛烘烤出來的熱騰騰月餅,想著入神。


游魂了的JO鮑,荷媽看在眼里。本來要他來餅店幫忙就是要他找點事做免得胡思亂想,不過看來還是白費心機了。荷媽瞄瞄鬧鐘,放下手上的筆。合上已整理完畢的賬簿,連同一堆資料一拼塞進背袋內。


管家仔,幫我看著店一下。”荷媽邊說邊脫掉身上的工作圍裙。“荷媽與JO鮑要出去一陣。”

嗯。好。”“嚇?”


剛打掃完廚房的甘永好洗干凈雙手,連同本發呆的JO鮑一起往前臺探頭。前者乖巧回應,后者驚慌疑惑。JO鮑摸摸頭。“阿荷,去哪里?”


要與你去銀行一趟。”荷媽拉拉自己衣服,也很習慣地幫JO鮑脫下手上難看的護肩。

嚇?為什么。”兩把聲音,一老一少一致傳出。契合得完美,也搞笑。

問問如果用『荷媽餅家』去向銀行當抵押的話,能湊到多少錢吧?你放心不下家好月圓是不是?”


兩人楞了。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不過很快,JO鮑回神了。“不用不用,我就拿『家好月圓』的股份去抵押就行了。不要動到荷媽餅家!”這可是你的心血啊!


家好月圓現在拿去抵押怕銀行也不敢收啊。”

。。。”頓然語塞。


而且啊,如果要比變賣掉家好月圓的20%股份,你舍不得嗎。”這可是你一生的心血了,不心疼誰人相信?荷媽淡笑。如果你真的舍得,你就不是甘泰祖了。


JO鮑不知應說什么,荷媽已拿起全部準備好了的文件夾等準備就緒。


沒問題。我相信的。我相信家好月圓不會那么快就倒。荷媽餅家也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沒了。你要相信,成事在人啊。家好月圓撐得下去,而阿紅也不會那么快倒下。”


JO鮑聽,欣慰之際也感到復雜。他下意識望了望身邊的甘永好。察覺到視線的甘永好笑得攤手,隨后更將手拍拍JO鮑的肩膀。贊成的舉動。從小到大在荷媽的教導字典內,面對正確決定,就沒理由去反對。“快點去吧?JO鮑,荷媽。小心銀行人多。”


聽到自己的乖孩子都這么說了,JO鮑煥然覺得自己的雙肩松下了。他轉頭看著荷媽,感激又感動。兩人相視一會,很快笑來。


多謝你,阿荷。”


甘永好見狀,笑得很是動容。

目送他們兩人的出去,他完全沒一絲憂慮。滿腦子都被一種很愉悅感動的心情包圍。


成事在人啊――。。。



章十九


衣著樸素的甘永好走下小巴,下意識打了個冷抖。夜冷人靜。街燈照耀無人使用的道路。安靜伴隨晚風過路。是個有點冷的夜晚。他拉拉身上單薄的深色外套,望望手腕上的表。加快腳步往面前不遠處的一座高級公寓跑去。


那是王啟杰的個人公寓,是他與甘永好的秘密場所。


熟練地與管理人點頭微笑,走進專屬的電梯到達目的地的樓層。摸出大門鑰匙,打開。甘永好呼喚一個名字:

啟杰?”


客廳只亮了盞昏黃浪漫的配燈,舒服的光線很是醉人。陽臺拉門打開。窗簾隨著風翩翩起舞。甘永好走到陽臺那關上拉門拉好窗簾,雙眼到處尋找主人身影。啟杰呢?不疑有他,甘永好往里面走去。


在書房方向,里面沒開燈,黑著一片。里面的電腦卻仍亮著刺眼的光。執行中的CPU系統顯示電腦仍在運作。旁邊一大堆堆積如山的文件資料,凌亂到處亂放。有些紙張更掉到地面上去。感覺就是一戰場。甘永好快速瞄了瞄無人在內的『戰場』一眼,很確定地往最盡頭的睡房輕步跑去。


王啟杰確實在睡房內。他正整個人躺在深藍大海色的床內沉沉入睡中。連甘永好的那聲呼喚都聽不到。


他很累。連續幾天沒日沒夜為酒店與家好月圓而絞盡腦汁。無可避免他這凡人也就累去了。到剛剛為止,他的神經線都仍拉地緊緊的。幸好,一通大局已定的電話通知,讓他煥然松下口氣。草草為自己批上睡衣,連紐扣也不打算扣上即倒床就睡。


本來他是打算,在甘永好來到前小睡一下而已。。。


啟杰?”


但事情永遠有不能掌控的時候。――


甘永好戰戰兢兢走進睡房內。小心翼翼地再次叫他的名字:

啟杰?”


里面沒回應。如客廳與書房一樣。是暗沉又無光。不過透過寬大的落地玻璃外的燈光照耀,房里的一切還算能看到。他也就能看到王啟杰此時,正閉上雙眼赤裸上身埋進深藍被子內沉穩安眠著。


甘永好他稍張嘴訝然,他很難得會看到王啟杰熟睡的模樣。他一直給他感覺就是精神奕奕打不死的超人。開口閉口不是酒店公事家人母親外就是。。。甘永好想著想,即快步到床邊。一步步爬上綿綿的被面,輕手輕腳靠近床上那人的眼前。


他沒去開燈,連桌燈也看似沒考慮打開的打算。但雖沒開燈,但甘永好還是能清楚看到王啟杰的睡臉。用手稍微撥開好看卻礙事的頭髮,為了能更看清眼下人的睡容。甘永好更彎下自己身子低去距離高度去凝視住對方。眨眨明亮的雙眼,不斷上下仔細打量。


帥氣瀟灑的臉頰帶著疲憊又消不去的神色。深又黑的黑眼圈圍繞眼底。規律傳出的呼吸聲,沉而亮。想到最近除了『家好月圓』占據社會版頭外,就連皇廷酒店也同時占據了經濟大版面。里面是一連串高級的宣傳會。明星助陣、上流社交活動、交流舞會與記者會等等一個新聞接一個新聞地陸續刊登出來。甘永好也總算知道為何他現在能看到這男人的睡臉了。


他累了。――


甘永好伸出手小心翼翼探探對方的額頭,確定對方沒發燒生病才著實松口氣。雙手落到臉頰兩旁,隨即不舍得離開那樣停下。低下頭靠過去碰著對方額頭的甘永好想;他是真的累了吧。


他可是一個酒店的CEO呢。整個酒店上上下下全靠他獨自一人在撐啊。他怎么可能還有時間去理會一間小不起眼的餅店?自己終究還是太多想了吧?!而且,他要『家好月圓』來干什么?!難不成只因為想要吃月餅嗎?


甘永好想到自己是抱著打算質問對方的心情而來時,情不自禁覺得對此人感覺虧欠。他的唇漸漸在王啟杰的嘴邊輕落下,伴隨一句夢語:


辛苦了。”


對不起,懷疑了你。――


啪嚓。


打開燈,『戰場』的書房立刻暴露在燈光下。亂七八糟的桌面,滿地捏碎的紙張。掉落的筆,運行中的電腦。甘永好看到這凄慘的畫面,只覺深深無奈,也很佩服王啟杰的辦事能力與超強適應能力。


慢慢一張張自地上撿起資料與紙張,甘永好很稱職地開始整理起『戰場』。對他來說,環境過于骯臟真的很讓他受不了。何況即使等王啟杰那大少爺醒來的話,他可能就不允許自己去弄,而他本身也不懂可能更不會去收拾。倒不如趁他還在睡時,稍微幫他弄干凈點。這些都是重要的資料不是?


打算細心的為王啟杰分別整理分類全部資料的甘永好,將全部都放整齊到架子或公文袋里再放回電腦旁邊位置。動作干凈利落完全不拖泥帶水,不消片刻,書房即被他打理的干干凈凈井井有條。而看著仍執行中的電腦。他偏頭考慮了片刻,決定關上。


反正他醒了也不打算讓他看下去了。


移動鼠標,打算將文檔全部保存好關掉時,煥然發現到一個文檔里面有一英文名稱很熟悉。


Moonlight Resonance


甘永好楞。家好月圓?

怎么會在王啟杰的電腦內看到這名字?!


Shares assignment,股份分配


看到這行字,甘永好猛然倒抽口氣。他雖讀書不多,但也不是傻子。他知道這文檔是什么東西。這是家好月圓部分股票轉移簽約書副本,上面清清楚楚有著紅姨的簽名,而下面,也清清楚楚地記錄下持有者為王啟杰的簽名。


這都是怎么回事?甘永好不明白。完全不明白。


叮---------


此時電腦旁的電話響起。但響了一聲,即很快地切換到電話留言狀況。看來是王啟杰故事的,甘永好皺眉。他還沒自剛剛的震撼內回過神來,就被那通電話勾起更不解的好奇心。因為印象中的王啟杰,平常事不會特地讓電話轉去做留言記錄。除非他需要作為口頭證據。這是他曾說的安全謹慎。


證據?


甘永好快手快腳走到電話那按下播放按鈕。頓時,整個書房都傳出某一男人精神奕奕的聲音。


『王先生,已經遵照您的吩咐。連同家好月圓的股份,以全部納進您的私人戶口內。』--


什么?


『而將鐘笑荷女士拿來銀行做抵押的荷媽餅家,以50%的股份轉賣給您作為投資所用了。不日內請找律師確認。謝謝。』--


甘永好完全無法相信。

剛剛那滿口經紀口氣的男人是說了什么?


連同家好月圓的股份,以全部納進您的私人戶口內。---


意思是,家好月圓的股份,都被王啟杰買下了?


將鐘笑荷女士拿來銀行做抵押的荷媽餅家,以50%的股份轉賣給您作為投資所用了。--


今天荷媽回來的時候,笑呵呵說銀行答應他們用荷媽餅家做抵押去貸款了。。。難道?!


是只能授權給別人,還是也能用于買賣交易?――

這世界上很多東西都能用錢買到的。――

不過如果如家好月圓這等家族祖業的生意,內股應該不值錢吧?――


除非另有目的。


會不會是幫荷媽你們的人啊。。。哈哈哈。


甘永好煥然明白了,他頓然明白為何家好月圓突然被傳食物中毒,被傳內訌救急危險等等。這一切都是王啟杰的故意所為。他想拿下家好月圓,包括荷媽的店一起。





原來終究是你,全部事情都因你而起。――

 

Comments: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10 | 2017/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