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10.27
 “ 一旦眼前出現了某些“不想去相信”的事情,人類就都無法理出正確反應啊。 ”

-- 他笑說這一切。

Read more
line-s
09.16
  
捧著傘的胡杏兒,獨自一人憑靠馬路邊的欄杆處。

神秘的紫色眼眸緊閉不看,漂亮的臉頰低頭不望。穿著漆黑洋裝的她,低頭輕哼不知名的異國童謠。身上的淡淡香水味,蔓延周遭。不知為何,她具有這樣的『能力』。讓路過的人們,不管男女老少都下意識停下腳步,深深凝視著『她』。

胡杏兒沒感覺,她仍然閉上雙眼。
不將視線落到任何人身上。

左耳佩戴紫寶石鳥籠,有一下沒一下地搖晃。叮鈴鈴,若有似無的清脆鈴聲。
一直乖乖站在她腳邊的黑貓,瞄地叫了聲,人們驚醒般接受指示,繼續走動。

胡杏兒睜開眼,滿意地看著周遭的人安靜離開。她低下頭,用手不斷撫摸著那隻擁有漂亮綠寶石雙眼的黑貓。見自家的寵物露出舒服的表情後,她也露出淡淡微笑。

這只小玩意還真是不怕她呢--

“美麗的小姐。”

刮風帶塵,夾帶難聽的啼叫聲。周遭人們毫無感覺,但讓胡杏兒卻情不自禁摀住耳朵。

“不知是否,能邀請您與我共赴一場最棒的舞會呢?”


胡杏兒瞪大雙眼,緩緩回頭;
只見陳鍵鋒就站在眼前。

Read more
line-s
09.11


“哇,剛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你們剛剛看到嗎?!”
“大廈發出爆炸聲,人掉下來卻沒事!”
“看看!地面上那個大洞!”
“是不是世界末日了啊―― …”

一句接一句,七嘴八舌。刺耳的聲音在看戲群眾內不斷喧鬧吵雜,交頭接耳,好不熱鬧。

捧著傘,將自己藏在群眾內的胡杏兒,白皙的美麗容貌面無表情。眨眨烏黑明亮的紫眼眸,她點了點頭,慢慢一步步離開。

高跟鞋觸碰地面而發出一定的響聲,猶如某種催眠曲。不著一絲痕跡傳入每一個人的耳里。

“哎呀?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嗯?我剛剛在這裡幹甚麼?”
“好多人呢,拍戲嗎?”

伴隨越來越多疑惑的問題與謎團。胡杏兒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某處。

將一切都看在眼裡的陳鍵鋒,高高拋拋手上獲得的戰利品。他露出一彎笑意,是如常的愉悅。笑得即帥氣又滿足。感覺就好象終于尋找到自己找尋很久了的寶物。

“貌似有好戲上演呢。”
Read more
line-s
09.05
 Shall dance with me?

與我共舞嗎?



銀身十字架左右輕輕搖晃,靜躺在主人白皙的脖子內不間斷發出淡淡昏光。閃耀,隨即消失黑暗內。一下一下地,伴隨稍長的英式純白領帶與稍高純白衣領,與晚風翩翩起舞。

漂亮指尖劃過眼前帶到前方,只是簡單的幾個動作仍保持完美優雅的舉動,再再表現出他的氣質。胡杏兒想;無關血統、魔力甚至身份。這人也能輕而易舉地吸引全部見過他的人的目光吧?

對吳卓羲來說,眼前這人對他尤其有著最致命的吸引力。

控制著他每分每秒的呼吸與無時無刻的感情。


所以當吳卓羲伴隨黃宗澤趕到現場,親眼用雙眼確定齊百恒那驚天動地獲救情景時,他就知道了。比其他的誰都清楚知道。

峯他在這里。

就在這里。


Read more
line-s
01.30
CN-clown.jpg
請有意想參加此舞會的先生女士門,都穿上最華貴的燕尾服及最華麗的晚裝,
隨著笑臉小丑的帶領步入其中

穿過一次次地悲鳴洗禮,帶上名絕望的紅花,那時就會看到最美麗的葬禮。
盡情地笑吧,因為我們已無法回頭了。

Welcome?
Read more
line-s
01.18

“RAYMOND!”


晴朗無云的大白天,聽著吳卓羲貌似撕裂天際般地呼喚。捧著黑雨傘路過的胡杏兒停下腳步。


清秀白皙的一張臉,沉默不語。稀有的紫色眼眸看向吳卓羲。過了數秒,她才靜靜轉回身繼續舉步離開。那雙黑色的高跟鞋發出規律的腳步聲。漸漸消失無蹤。擦身而過的吳卓羲沒發現她,黃宗澤則見著了她。


閃耀金光的眼睛與紫色眼眸,因此對望著――

Read more
line-s
12.31

Iron cage of Paradises minor

鐵籠內的極樂鳥。


Read more
line-s
12.29

Farewell to sunlight

與陽光永別

Read more
line-s
12.27

You are a vampire who never knew what life was until it ran out in a big gush over your lips. 

一个吸血鬼永远不会知道生活意味着什么直到鲜血涌上你的双唇。


被我咬過的人,不會這么簡單就能變成吸血鬼。


你需經過飲血的洗禮,粘咬的初擁,及親吻的誓言。這名The Embrace的儀式后,才可以脫胎換骨變為名『VAMPIRE』的不死怪物。


知道嗎?RON。

Read more
line-s
12.22

Bright red roses, orchids purely in vain.Ruin, or to meet?
鮮艷紅玫瑰,純白白蘭花。葬送、還是迎接?

Read more
line-s
12.06
 Comedian clowns cheer loud the farce, is false and borer.
小丑們高聲歡呼的鬧劇,是虛假而無聊的。


“。。。KENNETH。不對。他怎么好像完全沒效果。”
 
林峯一只手不停拍著迷迷糊糊又貌似很痛苦的吳卓羲。另一只手則高高舉起,刮開一道小小痕跡的指尖正往對方那蒼白似死人的嘴唇那染上滴滴透明美麗的紅色水滴痕跡。 那是他的血。
 
站在稍遠處的馬國明一臉復雜。他的腳步不斷往后退,手更不斷按住自己的喉嚨處。面對剛剛林峯問他的問題。他完全沒心思與力氣回答。而林峯沒注意到。他直直凝視住吳卓羲,明亮的黑瞳填滿地是對方的身影。
 
“他好像完全喝不下嘛。”
 
林峯一邊繼續用手稍加力道地繼續拍打吳卓羲帥氣的臉蛋上。一邊心底不斷埋怨人類身體怎么這么差,不過就是咬了他那么一小口。需要會死了那么可怕嗎?!需要喝下他的血才能得救。不過現在麻煩的是,這人根本就喝不下嘛。 倒好了。林峯煩惱。該怎么辦才好呢?
 
他瞄瞄自己不斷滴下嬌艷血液的修長指尖,再望望沒喝到卻必須讓他吞下去的吳卓羲。他偏頭想了片刻。很快用自己的利牙在右手腕的動脈位置咬下,稍遠處的馬國明驚訝,卻不能也不敢靠近過去阻止林峯的舉止。
 
咬破外層的薄皮,血更多、更快地流入主人嘴內。一滴滴滑下白皙的手臂上。是刺鼻濃烈的血腥味。林峯含在嘴內沒吞下。他輕按住自己的嘴唇,低下頭。不猶豫、準確地在吳卓羲的唇邊上停留,然后喂他喝下屬于自己的血液。
 
--那是如美酒般甜美,也如罂粟般迷醉的吻。--
 
“活下來,不要死。” 這是迷蒙中,吳卓羲聽著最清楚最清晰的對方說話。
 
不要如父親母親和姐姐那樣,因他而逝為他而死。
選擇最痛苦的生存。
 
Read more
line-s
12.01
Little bright blood, delicacy likes fragrant thick red wine. 
Resembles the opium poppy let human become addicted deeply, wants not to. 
一滴滴的鮮艷血液,美味的猶如最香濃的紅酒讓人迷醉。
似罂粟般讓人深深上癮,欲罷不得。

“喂喂,你醒了嗎?醒了吧?人類。”
聽到的是那把牽動自己心魂的聲調。掙扎著睜開沉重眼皮,卻發現眼底白蒙一片。什么都是純潔的白。包括就在眼前的那人。也只見著朦朧的黑色身影。是那么地虛幻不真實。

眼睛啊 動吧。不能看到那抹身影,自己是多么地不舍得。
讓我看到他吧,每分每秒。。。。


Read more
line-s
11.27

“RAYMOND!不行!

 

這是朦朧中的一句話。

是他仍沒暈死過去前聽到的莫名對話。阻止下在前秒仍籠罩出住他地,那如雷般強烈的沖擊。

 

吳卓羲感覺自己全身都動不了,啊----…脖子,感覺好痛也很熱。他記得剛剛那人貌似咬了他。吸血鬼的他咬了自己,他是不是也會如同小說那樣,也變成吸血鬼?壓或就會就這樣,簡單死去?

 

Hallelujah

 

我只是咬了一小口而已。峯一臉困擾,美麗的睫毛微微皺起。怎么他就倒下了?

你的一小口對普通人類而言已經差不多能將他們吸成人乾了!馬國明感覺氣節。“RAYMOND!不要忘了你的血對很多人或吸血鬼而言,過于刺激了啊!

 

峯訝然,他還真的不知道事情這么嚴重。他望望在他身邊已倒下了的吳卓羲。

啊,他的睫毛好長哦。峯用手點點他的臉,他發現對方的臉也挺好看的。白皙的手情不自禁按住她冒出冷汗的額頭。峯眨眨眼:

 

那。。。他要怎么辦?

。。。

 

“KENNETH

 

Alive or dead?

 

Read more
line-s
11.25

- The world most fearful in sentiment, is called falling in love. -

――世界上最可怕的愛戀,是所謂的一見鐘情。――

Read more
line-s
11.24

My Lord. Please remits my heavy crime.

我的主 請赦免我那沈重的罪。

Read more
line-s
11.18
Read more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08 | 2018/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