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s
09.03
 鍾立文眉頭深鎖,一臉難得認真、思考般盯著眼前的衣櫃。

放置在衣櫃裡面的衣服,擺放整齊也有條理。

衣服、襯衫、西裝、西褲都分門別類一一排好。領帶、襪子與手錶古龍水也靜躺在固定地方。每一件都別著牌子,每件都是品牌之物。實在很容易看得出,衣櫃的主人非常自律與乾淨。而且,也有一定的品位與地位。


這些都是鍾立文只聽過沒買過的東西,他經常穿著地都是夜市購買的雜牌。


鍾立文每次都會冒冷汗想;他即使穿上身也就是所謂的『穿著龍袍也不似太子』吧。。。


隨時拿起一隻手錶,他打了個哈欠。



他們還真是哪都不搭嘛--

Read more
line-s
07.28
 **相隔一年,我來更文了。
可能有人不記得,可能有人說我現在自找麻煩。不過我仍然會保持緩慢速度更新。

 **手上寫完等候修飾的還有虧欠下章、ClownNight 番外四和斷章。


Read more
line-s
03.28

孤獨地成長,好寂寞。

孤獨地活著,好寂寞。

 

孤獨地直至死去,也好寂寞――

Read more
line-s
03.20

發生什么事?

 

阿亮!

 

剛剛好像聽到什么聲音,幾乎貫穿了 他的耳朵和心臟。

看到玻璃碎片劃過眼前,清楚看到飛灑的溫熱血液。那是誰的血?

 

阿亮!你忍耐一下!救護車就快到了!

 

立文的聲音。

 

身體無法移動分毫。只有痛楚是程亮此刻僅有能感受到的東西。排山倒海般的強烈傷痛,左邊位置迅速侵占全身。身體每一處神經清楚傳遞給他,是能讓人暈死過去的巨大痛楚。撕裂喉嚨甚至奪去呼吸。到底,發生什么事?他腦海一片空白,就連心臟跳動聲也仿佛失去

 

阿亮!!拜托你,再忍一 下!!

 

恍惚之間,聽到鐘立文的聲音。

 

阿亮!

 

但卻看不到他的臉。

 

阿亮!拜托你!

 

世界模糊不清,搖晃不定。就像快消失不見的幻覺,一切都只是海市蜃樓的假象。連他說的話,仿佛也會消失在空中。一點不剩。

 

阿亮!

 

這么想著,程亮動動手指,

茫然地伸出自己的手--

Read more
line-s
02.08

『我為啥會被你所殺?』--
這是程亮回答他的答案。

聰明的人,都會反被聰明誤啊。。。江世孝冷笑。將握在手 心內的紙張與照片點火燃燒掉。那些都是程亮與鐘立文在一起,或是程亮和李柏翹在一起的照片。

在一旁目睹的Laughing,沉默不語。

程亮以為自己那樣回答就沒事了?!難不成不知道,這樣的答 案,只會暴露出,我有所謂的『理由』能殺鐘立文了嗎?能下殺機的理由永遠只有一個。

就因為你是叛徒。

江世孝看看外面已黑下的夜空,再望望腕上的表。嗯,需回去陪 乖女兒吃晚餐了。起身,拉拉身上的西裝,他漫不經心說道。“Laughing,那么一切都交給你了。
。。。是的。孝哥。


走了幾步突然打住。江世孝想了想。程大狀還真可憐,無辜被卷入,你就稍微留個全尸讓他的家人能好好安葬他吧。”


你是知曉他在這世上已沒任何親人而有這親切的舉動嗎?過了一 會,Laughing點頭。

好的。

反正打從一開始,不管程亮他怎么回答你,其實你決定了的結果也只有一種吧--。Read more
line-s
01.30
CN-clown.jpg
請有意想參加此舞會的先生女士門,都穿上最華貴的燕尾服及最華麗的晚裝,
隨著笑臉小丑的帶領步入其中

穿過一次次地悲鳴洗禮,帶上名絕望的紅花,那時就會看到最美麗的葬禮。
盡情地笑吧,因為我們已無法回頭了。

Welcome?
Read more
line-s
01.28

『介意做個朋友嗎?』--

在法庭那時,不假思索跑去攔住程亮離去的腳步。
一時興起,或是所謂的鬼迷心竅。無可否認那時的鐘立文對程亮有了興趣,打算認識他。

但他和程亮本持著相同的想法:只需知曉對方名字,在街上遇到就點頭的『點頭之交』。拿了電話也只是看那天心情好還是遇到什么事的話,就打過去問問對方,還記得他嗎?要不要出來喝一杯?如此之類的普通,簡單又無聊的朋友。

鐘立文一直都這么想的。如果對方不是頑強地給他一張官方名片,如果對方不是明擺正擺他一道的話,如果不是一副得逞的表情。他,鐘立文也不會那么執著,也更壞心眼地經常打電話過去。

一句早安一聲晚安,玩得不亦樂乎。鐘立文想,這肯定是因為程亮的反應太好玩了。

他們兩人簡直能說用手機吵架。程亮一句夠了嗎接下來就是鐘立文回嘴的還沒,快吃飯時間了。午安喲。鐘立文每次一旦想到,對方一本正經的漂亮臉蛋會被他搞得氣結或火大的失控模樣,他就會莫名其妙覺得很高興。甚至覺得異常得意。

也因此,他越發沉迷而不能自拔。甚至覺得自己上癮了。

見好動兒鐘立文手機打不停電話聊不斷,甚至是拒絕掉他們的邀請。同事都認為他拍拖了。不斷激動說著他終于打算認真找另一半,終于舍得定下心來了。鐘立文每次聽著,都哈哈大笑答一句:是啊。我被迷得完全失了理智呢。

其實,也只是玩笑。不管是鐘立文還是其他人,都這么得知。因為他們都知道,對方是名男人。姓程名亮。與鐘立文一樣是確確實實的男子身。

拍拖?另一半?想都沒想過。他堂堂正正的男人,樣子也不差啊。他無需腦子無聊到跑去幻想自己和一個男人的xxoo吧?他有時間無聊到這種地步的話,他情愿花在抓賊份上去了。

『如果我會喜歡程亮,我怕太陽會自西邊升起了呢!』--

這是鐘立文曾大言不慚說過的話。

Read more
line-s
01.25
Untitled-1.jpg

【配對】王啟杰x甘永好     【戲劇】酒店風云x家好月圓

不知不覺間前方的路已變  不知不覺間  已經能繼續行走--... 

Read more
line-s
01.24

“Alfred” 

  

他的英文名字,就像是所謂的啟動器。 

  

從小就吃盡苦頭的他,發誓要靠自己的雙手往上爬。依靠自己拼命努力,也只能依靠自己的雙手和腦袋拼命活著。哭著渴望解脫就是臣服在悲哀的命運內,他母親就是命運,他父親就是解脫。他不要自己變成那樣。因此,他要活著。而且是確確實實盡情享受,命運控制在自己手里那般活著。不要軟弱下來,不要膽怯,振作,振作。反復不斷在心底深處,一次次這樣告訴自己。 

  

在自己與對方之間,不動聲色地維持在一定距離上,然后露出笑臉。說著最無關重要的話題,慢慢讓別人察覺到自己的『拒絕』,慢慢讓對方一步步離開。習慣地收起自己的脆弱,習慣地藏起自己的弱勢。掛上最完美的笑容維持最風度的禮貌。要的是沒人能察覺到他心的位置,拒絕全部人的碰觸。 

這已是本能『習慣』。
  

程大狀。” 

“Alfred” 

  

聽到空氣中浮現他的名字,就會下意識開始這本能。
  

常在心真的是個好女孩,她的出現讓程亮明白這點。會發現應該沒問題的自己,事業有成前途一片光明的自己,居然習慣了『隱藏』。長年累月的累積下,程亮也習慣了『掩飾』。隱藏起自己的渴望,不強求她的盼望進入。掩飾下自己的不喜歡與不悅,溫柔對待不是自己追求的她的種種要求。習慣真的是人類最大的弱點。程亮即使終于發現到自己的某部分欠缺,但他已不知道能如何去糾正了。那部分缺欠,已經是『程亮』的一部分-- 

  

他想:就這樣直至死去,也沒關系。 

  

『我對你只有一個想法。』 

  

『我只想過你能陪我一起,一世單身。』 

  

既然少了點東西,不能愛人也不懂如何去愛。不要糟蹋人,獨自一人吧?反正他也『習慣』了啊―― 

  

『阿亮。』 

  

『所以你可不能愛上別人哦。』 

『我們一起維持鉆石王老五身份吧?!』 

  

『一直到死為止―― 

  

所以,在程亮聽到鐘立文說的話時,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鐘立文面前擺了副什么表情的臉。 

  

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沒在笑。

Read more
line-s
01.17

嘟、嘟、嘟--。。。 

喀嚓。 


屬于他的手機鈴聲,熟悉的一排號碼,身邊最大的老虎。
Laughing見狀,瞇眼。他輕笑了下,隨即一派自然地走出喧鬧嘈雜的『MEGA』退到無人的漆黑走廊那。按住接聽按鈕的手指頓了數秒,才確實按下。

“喂?
“見著他了嗎? 

  

屬于某人的喉音,透過冰冷的手機傳入Laughing的耳里。Laughing每次聽到這把聲音,都不知道自己該牢記自己是臥底,還是該徹底忘記自己是臥底。

他憑靠墻壁,自褲袋內摸出一包香煙。悠哉悠哉地為自己點上一根煙才說道。 

  

“見到了。青靚白凈、高高瘦瘦又帶著斯文溫柔的氣質,還真想不到是名帥哥呢。吐出一口白煙的Laughing覺得自己沒說謊。程亮這人毫無疑問是貨真價實的帥哥。 

  

“只能說他搞GAY肯定讓很多女人哭啦。不過對男人而言可能是個驚喜咯?!”他那張臉簡直是男女通吃的類型。這點也沒說錯。 


“所以,阿文沒有撒謊?聽筒另一端的他只要重點。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說謊。 

  

Laughing揚起一抹笑容回答。在組織混了9年之久的他才不會上這么簡單的當。尤其是牽扯到是不是身份被懷疑的致命危險上。

“但那個死仔說喜歡男人這點,應該就不會在這份上說謊。還不怕被人笑?MEGA很多人都能作證。”奉旨去見證,用點小手段去確認也不為過吧。雖然那些小手段實際上是幫了鐘立文。

“那,你意見如何?房間內的那男人,聲線還是沒變過。猜不透對方到底是憤怒,還是不悅。 

  

就因為江世孝是這樣的角色,所以才需要他和阿文的靠近。

“老實說,孝哥。抽著煙的Laughing縮縮肩,雙眼看向骯臟的水溝,暗沉帶上冷漠。 

  

“他有那傾向管我屁事啊?可以幫我做事,可以幫『進興』做到事就行啦。管他是基佬還是戀童或戀尸?只要對象不是我或你就沒問題啦。

“。。。雖然說話很難聽,但無可否認Laughing說話是對的。

“那你打算如何?孝哥?趕他走,還是留下他?
  

聽筒的另一端,沉默。 

 

Read more
line-s
01.12

『喂喂,你聽過嗎?』 

『喂喂喂――... ...』 


 就當你欠我一次,鐘立文。―― 

  

七彩燈光不斷閃爍的世界,人群擁擠喧鬧不斷。 

柜臺搖酒聲,摻雜人言一道高歌。年輕而自甘墮落的一眾小伙群,放肆交談大聲譏笑過于誠實又充滿枷鎖的外界。這個被列為失敗人群集中地的世界,大律師程亮可是第一次到來見識。 望望沒響的手機,他在門口遲疑了會,終究還是穿著一身西裝跑進去。 

  

『喂喂,你聽說了沒?這是MEGA老大的爆大新聞啊。』  

  

算鐘立文欠程亮一次。 

牢牢記進你的腦子內。不能遺失不可忘記。要深深烙印進皮肉血骨內。―― 

  

『是啊,聽到了哦。驚爆啦。想不到MEGA的新仔老大居然那么猛哦。哈哈哈!』 

  

七彩燈光下,一堆掩飾不掉的污俗不堪語言難聽傳出。一次比一次提高音量,越加蔓延開去。讓八卦好奇的客戶們都聽進耳里。滿臉偷笑和譏笑,猶如自己找到了更垃圾的存在。對方比自己更該死去造福人群。一步步走進去卻在入口處不知所措的程亮,干脆又直接地聽進了那些俗不可耐的話語。 

  

『原來取向不對,不是我們說得無能哦,哈哈哈――料想不到他居然有那種趣啊。難怪一大堆女仔擠著胸部黏過去他也不感興趣啊。』 

『居然是同性戀,好惡心――』 

  

本打算就這樣往內踏去的腳步,猛然打住。 

  

我欠你一次,程亮。 ―― 

  

程亮記得那人。那是曾見過一次,貌似和鐘立文很要好的小伙子。但是他現在卻在這里大刺刺地宣揚鐘立文的事。圍繞他身邊的,記憶力很好的程亮也有印象。全是鐘立文的伙伴。年輕又叛逆。 

  

『是啊是啊,如果早知道他是那種人。我就不浪費力氣啦。想到就不爽了。』女孩不滿的嘟嘴,喝著一大杯的啤酒。『難得臉長的不賴,身材又高又瘦的,居然好那味。太浪費了啦。好不甘心!』 

  

『變態啊!想不到文哥居然是個變態!』 

『不知道他會不會也戀童呢。不知下次會不會要我們去找小男孩給他咧?!我不要啊--』 

  

。。。
  

原來,已經傳到連他們也知道了。
  

算鐘立文欠程亮一次。不會忘記不會放棄,更不會死去。 

不惜任何代價任何可能性,要留下來補償你。―― 

    

一言為定? 

  

 
Starry, Starry night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 

Read more
line-s
12.28
搁浅评论的配图
Read more
line-s
12.24

嘟嘟,嘟嘟―― 

  

對鐘立文來說,喜歡就是喜歡。 

  

Hello,我是Alfred. 

我現在很忙,請在嗶一聲之后留下口訊 我會幫你告訴他 拜拜――』 

  

該死!抱怨掛斷,然后再次重播。鐘立文右耳繼續重復等候主人按下接聽按鈕的噠聲。 

  

就好象,這么多種顏色你特別鐘情水藍,而眾多食物中你特別喜歡吃水餃,你愛雨天你喜歡百合你愛喝罐裝啤酒你討厭冰淇淋你喜歡笑聲你討厭寂寞。這一切的一切也是沒什理由的。你喜歡就是喜歡,如同鐘立文對程亮的感覺。沒最大原因沒所謂理由,簡單干脆。 

  

搞什么,快接電話啊。隨著電話響著越久,鐘立文他就越焦躁。緊握住機身的手越加握緊,用力。你在干什么?阿亮! 

  

你的心情告訴你你喜歡他,那就已夠啦。 

  

接電話啊!拜托! 

  

需要自己生活中全部的喜歡和討厭,都加上能信服的理由嗎? 

  

  

  

Starry, starry night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 

Read more
line-s
12.23

嘟――

 ”確定?”
是的。是我親眼看到的。”


他為人一向謹慎又多疑。
因為他聰明地知道,自己選擇生存的世界是如何污穢骯臟。簡直腐爛地讓人不堪入目。 


 ”見到那人時,文哥明顯變得很怪。故意不看對方臉這點不說,就算看對方的眼神也古怪的很。當然那人也是啦,兩個人眉目間都曖昧的很。說他們兩人不認識對方,根本就在開玩笑啦。”年輕小伙子添油加醋的報告著虛假的真實。反正死的人不是他,怕什么? 


 ”事后我已再三質問過文哥,想給他最后一次機會的。但他還繼續演戲說不認識。這還不肯定?” 

他為何這么執著於組織頭目的位置,為得就是要自己,能好好整頓或支配這無能組織的一切。還能更墮落就該徹底墮落下去。他不會學天哥那般軟弱,他要更多的權利更大的地位。他要『進興』無人能敵,就連皇家警察都不例外。他有自信自己能做到。 


為此,他不允許任何人阻礙自己── 


 ”我敢對天發誓啊,孝哥。他們肯定認識。而且也肯定有問題。”管他到底是不是有問題,找到機會就要好好把握。不然自己就不能上位。 


。。。呵。”果然如此?成熟男人獨有的沉穩喉音,靜靜在無人的書房內傳出一譏笑聲調。 “有沒查過,那人到底是什么人。” 


撒謊,不管理由是如何。

不去誠實,就謂不忠誠。江世孝一直如此肯定。猶如他的人生法則。 


 不忠誠,就是隨時隨地會背叛自己危害自己地位的危險人物。 如同曾是警察而原因未明加入自己組織的『鐘立文』。就是個未知的定時炸彈。 


 ”孝哥,不用查。那個人上過報紙,算知名人士呢。”
哦?” 


危險因子就要鏟除,心狠手辣又毫不留情。 


 ”他叫程亮。”


喀嚓――。。。 

  

 『Starry, starry night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 』

 

Read more
line-s
12.19
Read more
line-s
12.18

在研究所內的人都知道一條鐵則。那就是他們知道自己的頂頭上司是個怎樣的人。


他們那斯文帥氣,身材高挑又有才有權的天才物理教授。此時此刻仍用手上的粉筆在黑板那不斷寫著很多復雜的公式和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費解數據。他的書桌上鋪滿堆積如山的書本及紙張,凌亂擺放著。就連昂貴的墨水鋼筆也被隨意擺放在一邊。而那永遠帶著咖啡渍的白身馬克杯。更是盛滿已冷卻的黑咖啡。


研究人員們一致地看看日歷再望望景博,都下意識吞吞口水。


他們的教授,景博已連續4天熬夜沒合眼休息。

Read more
line
google Translate
Calendar
06 | 2018/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推荐贴纸
Profile。小簡介

JIE

知道世界是不公平比『公平』大爺,
知道自己是個郁悶病態的怪人一枚,

喜歡恐怖喜歡鬼喜歡哭聲喜歡飆車,
討厭膽小討厭笨蛋憎恨纖弱與眼淚,

總愛缺陷,鐘情遺憾,最愛回憶。
愛當透明鬼,喜歡黑暗安靜無聲。

初次見面,我叫JIE。
是個很神經質的怪人。

這小小地方的一切,都請不要隨意亂傳吧。
請保持這地方的一個宗旨:噓--。。。


Use tag。鏈接
Category。目錄
Comment。回覆
Link。外部鏈接
Admin Page
Counter。計算數字組
各地。到訪人流
free counters  
腳印。痕跡
Ads。休息廣告
授權條款。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無須停留。 by JIE。桀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Based on a work at 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Permission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license may be available at http://bleedinghere.blog126.fc2.com/.
back-to-top